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给爱国卫生运动插上科学的翅膀   

2015-02-26 17:56:00|  分类: 杂谈,爱卫运动,pg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下儿童因饮用不洁净水或生活环境恶劣卫生而死于腹泻病。因厕所问题引起的疾病每年给印度造成超过500亿美元损失。这是直接的案例。去年广州登革热大流行已经给广州这座卫生城市蒙上一层阴影。 其次,处理的手段必须是科学性的。我不是水处理专家,谁景华的手段是多样性的,关键是哪一种是经济有效。我了解到一种技术解决生活习惯和经济发展带来水污水的处理问题,即: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In Situ Selective Activationof PGPR(ISSA PGPR)。它已经在一些国家和我们一些地方已经采用并取得较好的效果。PGPR,也指聚蓖麻油酸甘油酯,是指生存在植物根圈范围中,对植物生长有促进或对病原菌有拮抗作用的有益的细菌统称。 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的核心在于快速高效激活环境中的有益微生物(大多为PGPR),通过低端微生物的快速繁殖来加速食物链的形成并快速改善高端生物的生长环境,大大加速“食物链”的效果。原位生态修复技术被激活的是环境中的微生物,不用投放别的微生物,不受地理、温度及其他环境因素影响。它可以就地把污染物转化为微生物及其他生物的“食物”,由传统的“转移、对抗”变成“和谐、利用”。包括底泥和河湖床中的富营养物质,生物除淤,基本不用清淤。称之为整个生态系统的修复。这种修复快速高效,效果持续,一到两个月消除黑臭,三到六个月恢复生态,恢复环境的自净能力。综合成本低,运行简单,不需要清淤及土建工程,大大降低治污投入。保持无二次污染生态环境。应用范围广,可以针对蓝藻,黑臭河流,重金属污染,土壤生态修复。 总的是保证了生态治理“三生共赢”:不影响治理区域的生产、生活,通过生态治理,实现“三生共赢”(生产、生活、生态)。通过有益微生物的选择性激活,恢复和增强水环境的自净能力,让污染物就地解决,从传统的“对抗性”解决办法转变到“和谐利用”的方法。 这种技术的作用机理可以概括为:1.分——介绍选择性激活泌植物促生物质。许多PGPR种类能分泌不同的促生物质,包括植物激素、维生素、氨基酸、其它活性有机小分子及衍生物等。2.改善植物根际的营养环境。PGPR在植物根际的聚集,它们旺盛的代谢作用加强了土壤中有机物的分解,促进了植物营养元素的矿化,增加了对作物营养的供应。3.对作物病害的生物控制作用。这是近几年倍受科学家关注的一个热点。已有的研究证实PGPR具有减轻、降低许多作物病害发生的作用。PGPR的生物病害调控机制主要是能够产生抗生素、胞外溶解酶、氰化物和铁载体,还有可能是改变根圈微环境平衡,促进作物生长。也发现一些作物接种PGPR后,有关作物病害防御的化合物水平上升。4.对污染物的降解。新近的研究发现表明,许多属的PGPR类群具有降解污染物的作用,亦有人称之为“生物治疗”作用。5.对豆科植物结瘤的促生作用。也有人称这类PGPR微生物为结瘤促生根际细菌。即是某些PGPR菌的存在,可促进根瘤菌在豆科植物结瘤数量及瘤干重的增加。 也许有关部门已经知道这种技术,也许我多此一举,就权当我们对水卫生的关注吧——日行一善。也许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PGPR原位生态修复水处理技术

今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拿起扫帚去打扫公共卫生了,谓之: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但查了纸质媒体和部分网络媒体,却没有一点动静,使我想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句台词。窃以为,既是全民爱国卫生运动,就必须是人人知晓,大家一起行动,大张旗鼓。当然,我们不希望“大扫除”成为一年一度的珠江畅游秀,不希望劳民伤财,也不希望“以污治污”——用新的污染治理旧的污染。我们搞卫生不是一时一次就可以解决,必须是长期的,制度性的和科学性的。我认为科学性更为治本的有效法宝。

 

科学性,包括了很多方面。 ——介绍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水处理技术 今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拿起扫帚去打扫公共卫生了,谓之: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但查了纸质媒体和部分网络媒体,却没有一点动静,使我想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句台词。窃以为,既是全民爱国卫生运动,就必须是人人知晓,大家一起行动,大张旗鼓。当然,我们不希望“大扫除”成为一年一度的珠江畅游秀,不希望劳民伤财,也不希望“以污治污”——用新的污染治理旧的污染。我们搞卫生不是一时一次就可以解决,必须是长期的,制度性的和科学性的。我认为科学性更为治本的有效法宝。 科学性,包括了很多方面。首先,思维观念必须是科学性的。不生产污染源是最首要的科学思维。通过大扫除清洁公共环境也是必要权益手段,但是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更是重要的。社会的公共卫生,必须从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做起,从家庭教养开始。中国的卫生状况虽优越某人口大国,但比起贫穷的年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为世界作出了典范,解决了贫穷的不卫生带来传染病;但是,也给世界带来担忧, GDP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中国牺牲了环境与资源、甚至牺牲了一代人换来经济的发展”并非耸人听闻。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GDP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健康与和谐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一书中,用世界视角作序写道:“如果我们不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的未来充满金融、经济、社会和环境灾难(它们最终将是人类的灾难),难么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决定我们的社会组织和我们的公共政策的准则。”他预测,一场价值观的革命将来来临。我这里不说太远,我们是否解决当务之急的水安全的问题呢? 某国有一半人口因为没有公共厕所不得不在室外公共场所解手,仅因为这种恶习,就造成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传染病频发。这些传染病大多都是与水卫生有关。据说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首先,思维观念必须是科学性的。不生产污染源是最首要的科学思维。通过大扫除清洁公共环境也是必要权益手段,但是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更是重要的。社会的公共卫生,必须从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做起,从家庭教养开始。中国的卫生状况虽优越某人口大国,但比起贫穷的年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为世界作出了典范,解决了贫穷的不卫生带来传染病;但是,也给世界带来担忧, GDP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中国牺牲了环境与资源、甚至牺牲了一代人换来经济的发展”并非耸人听闻。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以下儿童因饮用不洁净水或生活环境恶劣卫生而死于腹泻病。因厕所问题引起的疾病每年给印度造成超过500亿美元损失。这是直接的案例。去年广州登革热大流行已经给广州这座卫生城市蒙上一层阴影。 其次,处理的手段必须是科学性的。我不是水处理专家,谁景华的手段是多样性的,关键是哪一种是经济有效。我了解到一种技术解决生活习惯和经济发展带来水污水的处理问题,即: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In Situ Selective Activationof PGPR(ISSA PGPR)。它已经在一些国家和我们一些地方已经采用并取得较好的效果。PGPR,也指聚蓖麻油酸甘油酯,是指生存在植物根圈范围中,对植物生长有促进或对病原菌有拮抗作用的有益的细菌统称。 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的核心在于快速高效激活环境中的有益微生物(大多为PGPR),通过低端微生物的快速繁殖来加速食物链的形成并快速改善高端生物的生长环境,大大加速“食物链”的效果。原位生态修复技术被激活的是环境中的微生物,不用投放别的微生物,不受地理、温度及其他环境因素影响。它可以就地把污染物转化为微生物及其他生物的“食物”,由传统的“转移、对抗”变成“和谐、利用”。包括底泥和河湖床中的富营养物质,生物除淤,基本不用清淤。称之为整个生态系统的修复。这种修复快速高效,效果持续,一到两个月消除黑臭,三到六个月恢复生态,恢复环境的自净能力。综合成本低,运行简单,不需要清淤及土建工程,大大降低治污投入。保持无二次污染生态环境。应用范围广,可以针对蓝藻,黑臭河流,重金属污染,土壤生态修复。 总的是保证了生态治理“三生共赢”:不影响治理区域的生产、生活,通过生态治理,实现“三生共赢”(生产、生活、生态)。通过有益微生物的选择性激活,恢复和增强水环境的自净能力,让污染物就地解决,从传统的“对抗性”解决办法转变到“和谐利用”的方法。 这种技术的作用机理可以概括为:1.分GDP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健康与和谐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一书中,用世界视角作序写道:“如果我们不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的未来充满金融、经济、社会和环境灾难(它们最终将是人类的灾难),难么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决定我们的社会组织和我们的公共政策的准则。”他预测,一场价值观的革命将来来临。我这里不说太远,我们是否解决当务之急的水安全的问题呢? 

某国有一半人口因为没有公共厕所不得不在室外公共场所解手,仅因为这种恶习,就造成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传染病频发。这些传染病大多都是与水卫生有关。据说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以下儿童因饮用不洁净水或生活环境恶劣卫生而死于腹泻病。因厕所问题引起的疾病每年给印度造成超过 ——介绍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水处理技术 今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拿起扫帚去打扫公共卫生了,谓之: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但查了纸质媒体和部分网络媒体,却没有一点动静,使我想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句台词。窃以为,既是全民爱国卫生运动,就必须是人人知晓,大家一起行动,大张旗鼓。当然,我们不希望“大扫除”成为一年一度的珠江畅游秀,不希望劳民伤财,也不希望“以污治污”——用新的污染治理旧的污染。我们搞卫生不是一时一次就可以解决,必须是长期的,制度性的和科学性的。我认为科学性更为治本的有效法宝。 科学性,包括了很多方面。首先,思维观念必须是科学性的。不生产污染源是最首要的科学思维。通过大扫除清洁公共环境也是必要权益手段,但是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更是重要的。社会的公共卫生,必须从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做起,从家庭教养开始。中国的卫生状况虽优越某人口大国,但比起贫穷的年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为世界作出了典范,解决了贫穷的不卫生带来传染病;但是,也给世界带来担忧, GDP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中国牺牲了环境与资源、甚至牺牲了一代人换来经济的发展”并非耸人听闻。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GDP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健康与和谐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一书中,用世界视角作序写道:“如果我们不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的未来充满金融、经济、社会和环境灾难(它们最终将是人类的灾难),难么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决定我们的社会组织和我们的公共政策的准则。”他预测,一场价值观的革命将来来临。我这里不说太远,我们是否解决当务之急的水安全的问题呢? 某国有一半人口因为没有公共厕所不得不在室外公共场所解手,仅因为这种恶习,就造成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传染病频发。这些传染病大多都是与水卫生有关。据说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500亿美元损失。这是直接的案例。去年广州登革热大流行已经给广州这座卫生城市蒙上一层阴影。

 

其次,处理的手段必须是科学性的。我不是水处理专家,谁景华的手段是多样性的,关键是哪一种是经济有效。我了解到一种技术解决生活习惯和经济发展带来水污水的处理问题,即: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In Situ Selective Activationof PGPRISSA PGPR)。它已经在一些国家和我们一些地方已经采用并取得较好的效果。泌植物促生物质。许多PGPR种类能分泌不同的促生物质,包括植物激素、维生素、氨基酸、其它活性有机小分子及衍生物等。2.改善植物根际的营养环境。PGPR在植物根际的聚集,它们旺盛的代谢作用加强了土壤中有机物的分解,促进了植物营养元素的矿化,增加了对作物营养的供应。3.对作物病害的生物控制作用。这是近几年倍受科学家关注的一个热点。已有的研究证实PGPR具有减轻、降低许多作物病害发生的作用。PGPR的生物病害调控机制主要是能够产生抗生素、胞外溶解酶、氰化物和铁载体,还有可能是改变根圈微环境平衡,促进作物生长。也发现一些作物接种PGPR后,有关作物病害防御的化合物水平上升。4.对污染物的降解。新近的研究发现表明,许多属的PGPR类群具有降解污染物的作用,亦有人称之为“生物治疗”作用。5.对豆科植物结瘤的促生作用。也有人称这类PGPR微生物为结瘤促生根际细菌。即是某些PGPR菌的存在,可促进根瘤菌在豆科植物结瘤数量及瘤干重的增加。 也许有关部门已经知道这种技术,也许我多此一举,就权当我们对水卫生的关注吧——日行一善。也许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PGPR,也指聚蓖麻油酸甘油酯,是指生存在植物根圈范围中,对植物生长有促进或对病原菌有拮抗作用的有益的细菌统称。 ?给爱国卫生运动插上科学的翅膀 - 廖新波 - 医生哥波子

——介绍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水处理技术 今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拿起扫帚去打扫公共卫生了,谓之: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但查了纸质媒体和部分网络媒体,却没有一点动静,使我想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句台词。窃以为,既是全民爱国卫生运动,就必须是人人知晓,大家一起行动,大张旗鼓。当然,我们不希望“大扫除”成为一年一度的珠江畅游秀,不希望劳民伤财,也不希望“以污治污”——用新的污染治理旧的污染。我们搞卫生不是一时一次就可以解决,必须是长期的,制度性的和科学性的。我认为科学性更为治本的有效法宝。 科学性,包括了很多方面。首先,思维观念必须是科学性的。不生产污染源是最首要的科学思维。通过大扫除清洁公共环境也是必要权益手段,但是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更是重要的。社会的公共卫生,必须从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做起,从家庭教养开始。中国的卫生状况虽优越某人口大国,但比起贫穷的年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为世界作出了典范,解决了贫穷的不卫生带来传染病;但是,也给世界带来担忧, GDP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中国牺牲了环境与资源、甚至牺牲了一代人换来经济的发展”并非耸人听闻。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GDP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健康与和谐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一书中,用世界视角作序写道:“如果我们不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的未来充满金融、经济、社会和环境灾难(它们最终将是人类的灾难),难么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决定我们的社会组织和我们的公共政策的准则。”他预测,一场价值观的革命将来来临。我这里不说太远,我们是否解决当务之急的水安全的问题呢? 某国有一半人口因为没有公共厕所不得不在室外公共场所解手,仅因为这种恶习,就造成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传染病频发。这些传染病大多都是与水卫生有关。据说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

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的核心在于快速高效激活环境中的有益微生物(大多为PGPR),通过低端微生物的快速繁殖来加速食物链的形成并快速改善高端生物的生长环境,大大加速“食物链”的效果。原位生态修复技术被激活的是环境中的微生物,不用投放别的微生物,不受地理、温度及其他环境因素影响。它可以就地把污染物转化为微生物及其他生物的“食物”,由传统的“转移、对抗”变成“和谐、利用”。包括底泥和河/湖床中的富营养物质,生物除淤,基本不用清淤。称之为整个生态系统的修复。这种修复快速高效,效果持续,一到两个月消除黑臭,三到六个月恢复生态,恢复环境的自净能力。综合成本低,运行简单,不需要清淤及土建工程,大大降低治污投入。保持无二次污染生态环境。应用范围广,可以针对蓝藻,黑臭河流,重金属污染,土壤生态修复。

以下儿童因饮用不洁净水或生活环境恶劣卫生而死于腹泻病。因厕所问题引起的疾病每年给印度造成超过500亿美元损失。这是直接的案例。去年广州登革热大流行已经给广州这座卫生城市蒙上一层阴影。 其次,处理的手段必须是科学性的。我不是水处理专家,谁景华的手段是多样性的,关键是哪一种是经济有效。我了解到一种技术解决生活习惯和经济发展带来水污水的处理问题,即: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In Situ Selective Activationof PGPR(ISSA PGPR)。它已经在一些国家和我们一些地方已经采用并取得较好的效果。PGPR,也指聚蓖麻油酸甘油酯,是指生存在植物根圈范围中,对植物生长有促进或对病原菌有拮抗作用的有益的细菌统称。 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技术的核心在于快速高效激活环境中的有益微生物(大多为PGPR),通过低端微生物的快速繁殖来加速食物链的形成并快速改善高端生物的生长环境,大大加速“食物链”的效果。原位生态修复技术被激活的是环境中的微生物,不用投放别的微生物,不受地理、温度及其他环境因素影响。它可以就地把污染物转化为微生物及其他生物的“食物”,由传统的“转移、对抗”变成“和谐、利用”。包括底泥和河湖床中的富营养物质,生物除淤,基本不用清淤。称之为整个生态系统的修复。这种修复快速高效,效果持续,一到两个月消除黑臭,三到六个月恢复生态,恢复环境的自净能力。综合成本低,运行简单,不需要清淤及土建工程,大大降低治污投入。保持无二次污染生态环境。应用范围广,可以针对蓝藻,黑臭河流,重金属污染,土壤生态修复。 总的是保证了生态治理“三生共赢”:不影响治理区域的生产、生活,通过生态治理,实现“三生共赢”(生产、生活、生态)。通过有益微生物的选择性激活,恢复和增强水环境的自净能力,让污染物就地解决,从传统的“对抗性”解决办法转变到“和谐利用”的方法。 这种技术的作用机理可以概括为:1.分总的是保证了生态治理“三生共赢”:不影响治理区域的生产、生活,通过生态治理,实现“三生共赢”(生产、生活、生态)。通过有益微生物的选择性激活,恢复和增强水环境的自净能力,让污染物就地解决,从传统的“对抗性”解决办法转变到“和谐利用”的方法。

这种技术的作用机理可以概括为: ——介绍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水处理技术 今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拿起扫帚去打扫公共卫生了,谓之: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但查了纸质媒体和部分网络媒体,却没有一点动静,使我想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句台词。窃以为,既是全民爱国卫生运动,就必须是人人知晓,大家一起行动,大张旗鼓。当然,我们不希望“大扫除”成为一年一度的珠江畅游秀,不希望劳民伤财,也不希望“以污治污”——用新的污染治理旧的污染。我们搞卫生不是一时一次就可以解决,必须是长期的,制度性的和科学性的。我认为科学性更为治本的有效法宝。 科学性,包括了很多方面。首先,思维观念必须是科学性的。不生产污染源是最首要的科学思维。通过大扫除清洁公共环境也是必要权益手段,但是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更是重要的。社会的公共卫生,必须从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做起,从家庭教养开始。中国的卫生状况虽优越某人口大国,但比起贫穷的年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为世界作出了典范,解决了贫穷的不卫生带来传染病;但是,也给世界带来担忧, GDP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中国牺牲了环境与资源、甚至牺牲了一代人换来经济的发展”并非耸人听闻。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GDP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健康与和谐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一书中,用世界视角作序写道:“如果我们不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的未来充满金融、经济、社会和环境灾难(它们最终将是人类的灾难),难么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决定我们的社会组织和我们的公共政策的准则。”他预测,一场价值观的革命将来来临。我这里不说太远,我们是否解决当务之急的水安全的问题呢? 某国有一半人口因为没有公共厕所不得不在室外公共场所解手,仅因为这种恶习,就造成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传染病频发。这些传染病大多都是与水卫生有关。据说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1.分泌植物促生物质。许多PGPR种类能分泌不同的促生物质,包括植物激素、维生素、氨基酸、其它活性有机小分子及衍生物等。2.改善植物根际的营养环境。PGPR在植物根际的聚集,它们旺盛的代谢作用加强了土壤中有机物的分解,促进了植物营养元素的矿化,增加了对作物营养的供应。3.对作物病害的生物控制作用。这是近几年倍受科学家关注的一个热点。已有的研究证实PGPR具有减轻、降低许多作物病害发生的作用。 ——介绍选择性激活PGPR原位生态修复水处理技术 今天,我们单位的人都拿起扫帚去打扫公共卫生了,谓之:开展全民爱国卫生运动。但查了纸质媒体和部分网络媒体,却没有一点动静,使我想起“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句台词。窃以为,既是全民爱国卫生运动,就必须是人人知晓,大家一起行动,大张旗鼓。当然,我们不希望“大扫除”成为一年一度的珠江畅游秀,不希望劳民伤财,也不希望“以污治污”——用新的污染治理旧的污染。我们搞卫生不是一时一次就可以解决,必须是长期的,制度性的和科学性的。我认为科学性更为治本的有效法宝。 科学性,包括了很多方面。首先,思维观念必须是科学性的。不生产污染源是最首要的科学思维。通过大扫除清洁公共环境也是必要权益手段,但是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更是重要的。社会的公共卫生,必须从社会的基本单位家庭做起,从家庭教养开始。中国的卫生状况虽优越某人口大国,但比起贫穷的年代中国,可以说没有太大的改变。我们为世界作出了典范,解决了贫穷的不卫生带来传染病;但是,也给世界带来担忧, GDP发展带来的环境污染和资源耗竭。“中国牺牲了环境与资源、甚至牺牲了一代人换来经济的发展”并非耸人听闻。从公共卫生的视角来看,GDP发展带来了更多的健康与和谐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也是世界的问题。法国总统萨科齐在《对我们生活的误测》一书中,用世界视角作序写道:“如果我们不希望我们、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的未来充满金融、经济、社会和环境灾难(它们最终将是人类的灾难),难么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生活、消费和生产方式。我们必须改变决定我们的社会组织和我们的公共政策的准则。”他预测,一场价值观的革命将来来临。我这里不说太远,我们是否解决当务之急的水安全的问题呢? 某国有一半人口因为没有公共厕所不得不在室外公共场所解手,仅因为这种恶习,就造成霍乱、痢疾、甲型肝炎和伤寒等传染病频发。这些传染病大多都是与水卫生有关。据说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PGPR的生物病害调控机制主要是能够产生抗生素、胞外溶解酶、氰化物和铁载体,还有可能是改变根圈微环境平衡,促进作物生长。也发现一些作物接种PGPR后,有关作物病害防御的化合物水平上升。4.对污染物的降解。新近的研究发现表明,许多属的PGPR类群具有降解污染物的作用,亦有人称之为“生物治疗”作用。5.对豆科植物结瘤的促生作用。也有人称这类PGPR微生物为结瘤促生根际细菌。即是某些PGPR菌的存在,可促进根瘤菌在豆科植物结瘤数量及瘤干重的增加。

也许有关部门已经知道这种技术,也许我多此一举,就权当我们对水卫生的关注吧——日行一善。也许我们不能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