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患者幸福,医生就幸福  

2013-01-09 09:19: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系中,有人说医生不对,有人说患者不对,都不是,其实医患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也都有合理的地方。某种程度下,医患双方都是弱者,今年我越发感到如此。 这其中有对医生的不理解。医生被杀,居然有人说“该杀”。兴宁的两位医生见义勇为保护患者和医务人员免受精神病患者的狂砍,居然有人不问青红皂白,说是“该杀”。这不是仇视社会、逆反心态么?何况他们在患者口碑里都是很好的医生。很让人气愤,这是我最不高兴的事情。 我之前在媒体说过,中国医生的社会地位还不如非洲的。在非洲,医生是受到尊重的,在薪酬制度里是最高的一等,虽然非洲很穷,哪怕是穷,也不会穷到医生。我们没有这种奢望,但争取的是一种平等——人格尊严的平等,医生要尊重患者的尊严,患者也要尊重医生的尊严。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年12月11日突破了300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2012年11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关系中,有人说医生不对,有人说患者不对,都不是,其实医患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也都有合理的地方。某种程度下,医患双方都是弱者,今年我越发感到如此。 这其中有对医生的不理解。医生被杀,居然有人说“该杀”。兴宁的两位医生见义勇为保护患者和医务人员免受精神病患者的狂砍,居然有人不问青红皂白,说是“该杀”。这不是仇视社会、逆反心态么?何况他们在患者口碑里都是很好的医生。很让人气愤,这是我最不高兴的事情。 我之前在媒体说过,中国医生的社会地位还不如非洲的。在非洲,医生是受到尊重的,在薪酬制度里是最高的一等,虽然非洲很穷,哪怕是穷,也不会穷到医生。我们没有这种奢望,但争取的是一种平等——人格尊严的平等,医生要尊重患者的尊严,患者也要尊重医生的尊严。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1211日突破了300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年12月11日突破了300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2012年11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患者幸福,医生就幸福 - 廖新波 - 医生哥波子”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201211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年12月11日突破了300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2012年11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年12月11日突破了300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2012年11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年12月11日突破了300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2012年11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关系中,有人说医生不对,有人说患者不对,都不是,其实医患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也都有合理的地方。某种程度下,医患双方都是弱者,今年我越发感到如此。 这其中有对医生的不理解。医生被杀,居然有人说“该杀”。兴宁的两位医生见义勇为保护患者和医务人员免受精神病患者的狂砍,居然有人不问青红皂白,说是“该杀”。这不是仇视社会、逆反心态么?何况他们在患者口碑里都是很好的医生。很让人气愤,这是我最不高兴的事情。 我之前在媒体说过,中国医生的社会地位还不如非洲的。在非洲,医生是受到尊重的,在薪酬制度里是最高的一等,虽然非洲很穷,哪怕是穷,也不会穷到医生。我们没有这种奢望,但争取的是一种平等——人格尊严的平等,医生要尊重患者的尊严,患者也要尊重医生的尊严。

  在医患关系中,有人说医生不对,有人说患者不对,都不是,其实医患双方都有不对的地方,也都有合理的地方。某种程度下,医患双方都是弱者,今年我越发感到如此。

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  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 这其中有对医生的不理解。医生被杀,居然有人说“该杀”。兴宁的两位医生见义勇为保护患者和医务人员免受精神病患者的狂砍,居然有人不问青红皂白,说是“该杀”。这不是仇视社会、逆反心态么?何况他们在患者口碑里都是很好的医生。很让人气愤,这是我最不高兴的事情。

不是回避矛盾。我觉得在微博里沟通也是很重要的。 2012年,从我工作来谈,从大众的幸福来谈,我思考的是如何使我们的医生、护士、患者在一个和谐的氛围里获得幸福,不生病、看好病,不被打、不被骂。今年,我的新想法就是要更加巩固医疗保障网,更加关注医疗安全。前一个是如何解决“看病贵”,后一个是解决“怎么看好病”。 今年发生的医患冲突中,恶性事件不断,而且也比较严重,这是我最难过的,比如广东兴宁的“杀医”事件。作为一个主管医疗卫生的官员,很有悲感,也有责任感在驱使自己来年要更积极工作,更广泛与群众保持密切联系。我呼吁了这么多年,面对了那么多问题,大家也不是说不知道。但是怎么解决呢,不是一个人去解决的,要大家一起,各部门一起去解决。制度不改,不管医患哪一方单独努力,都很难去平衡和化解这种矛盾。 今年医患冲突事件频发的原因很多,有制度引起的,有服务引起的,也有医患不信任引起的,也有期望值过高的,部分患者和家属对医疗本质认识不透彻,以为医生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或者医生淡漠,遇到不高兴的事情,双方矛盾就激化了;加上社会问题在医疗行为里也表现出来,没钱、工作压力大,甚至是家庭问题,尤其是对小孩的过分宠爱,所以在儿科里打骂医生的情况比较多。当然医生中也有不良行为,有社会的不良现象在医疗领域的反映,但那些现象不是医院里特有的。 在医患

没有医生把治不好病人的病作为快乐之本,也没有医生将病人当做罪犯来看待!这是《南都周刊》2012年年底盘点幸福的一篇“贺年”采访文章——2012年你幸福了吗? 幸福没有标准,也没有固定的公式。2012年,我的幸福可能和大家有些不一样。 我的微博粉丝在2012年12月11日突破了300万,可能很快就305万了(现在是327万)。我的微博开了两年多,粉丝一直平稳增长,但增长最多的是今年。我在微博世界里,获得更多人的认同,这就是我的一种幸福感。 我的微博内容是医疗医改、人生哲理相结合,突出“医”这个字。粉丝量大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病有所医”的话题是大家都关注的。2012年11月,“美丽中国”成为热词,我在微博里也说过,要“美丽中国”,其中一个就是要“病有所医”——“病有所医”也是种幸福。 同时,我的微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也给我一种压力,但它也使我更加深入了解认识医疗领域出现的问题,甚至可以触及到各个角落。在微博里有很多基层的人,他们平时连“高官”都没有见过的,我们直接对话,在平等的条件下,大家可以各抒己见,他们把心中的话告诉我,对工作有莫大的启迪和帮助。 此外,这也让我思考如何在微博发挥正能量的问题,如伺加强沟通。粉丝多了,沟通责任就更重大,习主席说要讲真话,不讲客套话,实事求是,要直面存在的问题,找出解决方法而    我之前在媒体说过,中国医生的社会地位还不如非洲的。在非洲,医生是受到尊重的,在薪酬制度里是最高的一等,虽然非洲很穷,哪怕是穷,也不会穷到医生。我们没有这种奢望,但争取的是一种平等——人格尊严的平等,医生要尊重患者的尊严,患者也要尊重医生的尊严。

  评论这张
 
阅读(11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