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不要因为厕所降低医院的品位   

2012-08-02 09:31:00|  分类: 医生哥谈医院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院厕所卫生问题曝光之后,公众反应强烈,医院的员工反应也很强烈。网上也有很多医院员工说:“我们的厕所也很脏”。为什么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而我们一直不引以为然,为什么非要等到媒体的曝光才恍然大悟呢?我想起了一句话:“久居茅厕不闻其臭,久居兰室不闻其香”,说的就是一种潜移默化,习以为常的意思。

我几天前一篇博客说到:“当要破坏一个旧制度没有信心的时候,也许是我们习惯了旧制度,对旧制度一种眷恋,从而产生的一种情感的纠葛。什么是情感,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产生的态度体验。体验其实就是最重要的关键词。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所持的态度体验,表现为一种情绪和一种行为。” 所脏凭啥能评三甲?   《医院厕所调查》追踪    “三级医院评审既然要求要有卫生的厕所,医院没做到,为何还能评上三级?”新快报连日追踪报道医院厕所事件后,昨日有网友由此发出质疑。对此,参与医院等级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一是评审时医院厕所确实干净;二是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厕所这一项仅占很小比重。   “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   ——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针对网友的质疑,本报也由此向有关部门发出四问。   ●一问:评审团有没有去看过厕所?   问: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内的三级医院评审由广东省卫生厅医政处负责,还有其组织的专家团做为评审团,每个医院的评审时间为三天。难道在这三天里,评审团都没去看过医院的厕所?   答:作为主管医政,且参与了医院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他们评审时确实看过医院厕所。“很坦率地说,评审的时候厕所是最干净的。”廖新波表示,他本人平时也去看过医院厕所,没有评审时那么干净,确实部分医院存在脏乱的问题。“平时我发现了都会跟医院说,要他们改进。”   ●二问:平时不干净,为何还能评上?   问:既然知道平时卫生状况不好,为何一些医院还能评上?   答:“这是因为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廖新波解析,整个三级医院评审的考核指标有很多,厕所只是其中一个小环节。“如果全部的评审总分是1000分,那厕所也只是占了1-2分。所以即使厕所不干净,也不足以改变整个评审结果。”   ●三问:能否加大厕所评分的比重?   问:既然知道医院厕所卫生的重要性,而其所占比分如此低,为何不加大其分数比重呢?   答:廖新波认为,医院厕所的卫生不好反映了其管理不善,也是医院目前普遍“重技术、轻服务”的一个侧面反映。“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廖新波认为,整个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时间的过程,因此他个人不建议单独为厕所一项加大评审的分值比重。   ●四问:目前发现了问题,为何不处罚?   问:虽然目前不会加大厕所的分值比重,但既然发现了媒体曝光的问题属实,为何不予以处罚?   答:廖新波表示,处罚需要依法处罚,然而目前并未有一条法律规定,医院厕所不干净,该如何处罚。“就像控烟一样,没有立法前,只能劝阻,没有http://t.cn/zW9zD3p

 

    媒体曝光之后,很多医院的领导是重视的。我想也没有一个院的院长会为此指责媒体,毕竟是自己没有做好。但是,我们在院长的沉默背后还隐约看到不服气的“抵触”情绪。其中有说,公共厕所是政府“养”起来的,没有“自负盈亏”的成本问题。我觉得表面上是很有道理,实际上难以自圆其说。我们都知道,目前的公立医院表面上是政府举办,实际上与其他行业一样在一个市场竞争的环境下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甚至上是自负盈亏。既然与其他行业一样,那么我们医院管理者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市场上赢得口碑。又如何使医院体现自身使命呢?如同网友所言,卫生部门都不讲卫生怎能说得过去呢?

 

开罚。”廖新波表示,虽然“无法可依”是一个尴尬,但医院管理层不应放松,而应该自行设定相关院规。“医院厕所卫生没做好,主管后勤的领导就需检讨,并按院规处罚有关的人员。”廖新波说。 关于医院厕所卫生我的几篇主要微博: 医院尤其是三级医院厕所卫生的问题最近被媒体再次曝光,好事!厕所是一个单位的名片,在当今狠抓服务质量的时候都不能使医院厕所的卫生水平达到一般公共厕所的水平,我们还有理由说得过去吗?我们确实要问:管理是如何抓的?医院管理与其他行业有不同,但厕所的管理不同点应该是更清洁! 这两天报纸所披露的三级医院的厕所问题应该引起管理者的重视。医院管理是一门专门学问,不是医学技术所可以代替的,是需要专门的学习。医院的非医技性的管理做得好,可以提升医院的影响力,可以使医院的成本大大降低。 网友说:中山眼科中心急诊居然见到洗手池上方不但有洗手液,还有易抽纸巾,我还第一次在公立医院见到如此装备,顿觉惊奇不已,心想这里的大夫的白大褂不用当抹手布了。我说:为什么同样是三级医院,别人能够做到,我们做不到?还真的不要以各种理由搪塞了。 @天津梧桐居士:医院厕所管理关键一是院领导的重视,二是医院具体管理部门的执行力,管好并不难,天津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厕所大家可以去看看。门诊部及病房的卫生间供应卫生纸、洗手液,无异味。我说:欢迎推介更多好的厕所管理的好的医院,标杆管理正当时!    当记者问到我们卫生行政部门有没有“法”监督和约束时,我还真的感觉到“小题大做”。我说,你自家的卫生间需要别人来监督和约束吗?厕所卫生问题并不是“小题大做”,是因为这是直接影响了医院的声誉和反映出医院的管理水平;没有必要立法约束,是因为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

    今天,媒体穷追不舍,把医院的厕所推向医院等级评审的高度和质量评估的高度来认识,我认为完全如此!凡开医院与诊所者,厕所卫生是第一评判印象。我想,谁不知道医院评估时把厕所变成“化妆间”呢?但是如何使医院的厕所成为就诊者平时的“休息间restroom”呢?一是靠自觉,二是靠监督。倘若一个医院的厕所卫生是靠第三方来监督的,这个医院的医院文化是很差劲的。但是,如果要监督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如:在满意度调查的时候,增加“你对该医院的厕所卫生有如何印象(好中差)”一个动态的的调查。这个调查最主要的作用有二:对主管后勤负责人的考核;对承包部门的考核。至于如何处理,这就是各家医院的事了。但是这个结果是公开的,一所脏凭啥能评三甲?   《医院厕所调查》追踪    “三级医院评审既然要求要有卫生的厕所,医院没做到,为何还能评上三级?”新快报连日追踪报道医院厕所事件后,昨日有网友由此发出质疑。对此,参与医院等级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一是评审时医院厕所确实干净;二是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厕所这一项仅占很小比重。   “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   ——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针对网友的质疑,本报也由此向有关部门发出四问。   ●一问:评审团有没有去看过厕所?   问: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内的三级医院评审由广东省卫生厅医政处负责,还有其组织的专家团做为评审团,每个医院的评审时间为三天。难道在这三天里,评审团都没去看过医院的厕所?   答:作为主管医政,且参与了医院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他们评审时确实看过医院厕所。“很坦率地说,评审的时候厕所是最干净的。”廖新波表示,他本人平时也去看过医院厕所,没有评审时那么干净,确实部分医院存在脏乱的问题。“平时我发现了都会跟医院说,要他们改进。”   ●二问:平时不干净,为何还能评上?   问:既然知道平时卫生状况不好,为何一些医院还能评上?   答:“这是因为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廖新波解析,整个三级医院评审的考核指标有很多,厕所只是其中一个小环节。“如果全部的评审总分是1000分,那厕所也只是占了1-2分。所以即使厕所不干净,也不足以改变整个评审结果。”   ●三问:能否加大厕所评分的比重?   问:既然知道医院厕所卫生的重要性,而其所占比分如此低,为何不加大其分数比重呢?   答:廖新波认为,医院厕所的卫生不好反映了其管理不善,也是医院目前普遍“重技术、轻服务”的一个侧面反映。“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廖新波认为,整个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时间的过程,因此他个人不建议单独为厕所一项加大评审的分值比重。   ●四问:目前发现了问题,为何不处罚?   问:虽然目前不会加大厕所的分值比重,但既然发现了媒体曝光的问题属实,为何不予以处罚?   答:廖新波表示,处罚需要依法处罚,然而目前并未有一条法律规定,医院厕所不干净,该如何处罚。“就像控烟一样,没有立法前,只能劝阻,没有个公开的第三方调查的结果所产生的作用一定比行政管理的处罚强得多

 

   关于今天新快报报道我的回应,我就不再重复,原文摘录如下:

医院厕所卫生问题曝光之后,公众反应强烈,医院的员工反应也很强烈。网上也有很多医院员工说:“我们的厕所也很脏”。为什么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而我们一直不引以为然,为什么非要等到媒体的曝光才恍然大悟呢?我想起了一句话:“久居茅厕不闻其臭,久居兰室不闻其香”,说的就是一种潜移默化,习以为常的意思。 我几天前一篇博客说到:“当要破坏一个旧制度没有信心的时候,也许是我们习惯了旧制度,对旧制度一种眷恋,从而产生的一种情感的纠葛。什么是情感,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产生的态度体验。体验其实就是最重要的关键词。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所持的态度体验,表现为一种情绪和一种行为。” http:t.cnzW9zD3p 媒体曝光之后,很多医院的领导是重视的。我想也没有一个院的院长会为此指责媒体,毕竟是自己没有做好。但是,我们在院长的沉默背后还隐约看到不服气的“抵触”情绪。其中有说,公共厕所是政府“养”起来的,没有“自负盈亏”的成本问题。我觉得表面上是很有道理,实际上难以自圆其说。我们都知道,目前的公立医院表面上是政府举办,实际上与其他行业一样在一个市场竞争的环境下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甚至上是自负盈亏。既然与其他行业一样,那么我们医院管理者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市场上赢得口碑。又如何使医院体现自身使命呢?如同网友所言,卫生部门都不讲卫生怎能说得过去呢? 当记者问到我们卫生行政部门有没有“法”监督和约束时,我还真的感觉到“小题大做”。我说,你自家的卫生间需要别人来监督和约束吗?厕所卫生问题并不是“小题大做”,是因为这是直接影响了医院的声誉和反映出医院的管理水平;没有必要立法约束,是因为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 今天,媒体穷追不舍,把医院的厕所推向医院等级评审的高度和质量评估的高度来认识,我认为完全如此!凡开医院与诊所者,厕所卫生是第一评判印象。我想,谁不知道医院评估时把厕所变成“化妆间”呢?但是如何使医院的厕所成为就诊者平时的“休息间restroom”呢?一是靠自觉,二是靠监督。倘若一个医院的厕所卫生是靠第三方来监督的,这个医院的医院文化是很差劲的。但是,如果要监督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如:在满意度调查的时候,增加“你对该医院的厕所卫生有如何印象(好中差)”一个动态的的调查。这个调查最主要的作用有二:对主管后勤负责人的考核;对承包部门的考核。至于如何处理,这就是各家医院的事了。但是这个结果是公开的,一个公开的第三方调查的结果所产生的作用一定比行政管理的处罚强得多! 关于今天新快报报道我的回应,我就不再重复,原文摘录如下: 医院厕医院厕所脏凭啥能评三甲?

  《医院厕所调查》追踪

   “三级医院评审既然要求要有卫生的厕所,医院没做到,为何还能评上三级?”新快报连日追踪报道医院厕所事件后,昨日有网友由此发出质疑。对此,参与医院等级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一是评审时医院厕所确实干净;二是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厕所这一项仅占很小比重。

  “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

  ——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针对网友的质疑,本报也由此向有关部门发出四问。

  ●一问:评审团有没有去看过厕所?

  问: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内的三级医院评审由广东省卫生厅医政处负责,还有其组织的专家团做为评审团,每个医院的评审时间为三天。难道在这三天里,评审团都没去看过医院的厕所?

  答:作为主管医政,且参与了医院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他们评审时确实看过医院厕所。“很坦率地说,评审的时候厕所是最干净的。”廖新波表示,他本人平时也去看过医院厕所,没有评审时那么干净,确实部分医院存在脏乱的问题。“平时我发现了都会跟医院说,要他们改进。”

  ●二问:平时不干净,为何还能评上?

医院厕所卫生问题曝光之后,公众反应强烈,医院的员工反应也很强烈。网上也有很多医院员工说:“我们的厕所也很脏”。为什么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而我们一直不引以为然,为什么非要等到媒体的曝光才恍然大悟呢?我想起了一句话:“久居茅厕不闻其臭,久居兰室不闻其香”,说的就是一种潜移默化,习以为常的意思。 我几天前一篇博客说到:“当要破坏一个旧制度没有信心的时候,也许是我们习惯了旧制度,对旧制度一种眷恋,从而产生的一种情感的纠葛。什么是情感,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产生的态度体验。体验其实就是最重要的关键词。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所持的态度体验,表现为一种情绪和一种行为。” http:t.cnzW9zD3p 媒体曝光之后,很多医院的领导是重视的。我想也没有一个院的院长会为此指责媒体,毕竟是自己没有做好。但是,我们在院长的沉默背后还隐约看到不服气的“抵触”情绪。其中有说,公共厕所是政府“养”起来的,没有“自负盈亏”的成本问题。我觉得表面上是很有道理,实际上难以自圆其说。我们都知道,目前的公立医院表面上是政府举办,实际上与其他行业一样在一个市场竞争的环境下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甚至上是自负盈亏。既然与其他行业一样,那么我们医院管理者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市场上赢得口碑。又如何使医院体现自身使命呢?如同网友所言,卫生部门都不讲卫生怎能说得过去呢? 当记者问到我们卫生行政部门有没有“法”监督和约束时,我还真的感觉到“小题大做”。我说,你自家的卫生间需要别人来监督和约束吗?厕所卫生问题并不是“小题大做”,是因为这是直接影响了医院的声誉和反映出医院的管理水平;没有必要立法约束,是因为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 今天,媒体穷追不舍,把医院的厕所推向医院等级评审的高度和质量评估的高度来认识,我认为完全如此!凡开医院与诊所者,厕所卫生是第一评判印象。我想,谁不知道医院评估时把厕所变成“化妆间”呢?但是如何使医院的厕所成为就诊者平时的“休息间restroom”呢?一是靠自觉,二是靠监督。倘若一个医院的厕所卫生是靠第三方来监督的,这个医院的医院文化是很差劲的。但是,如果要监督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如:在满意度调查的时候,增加“你对该医院的厕所卫生有如何印象(好中差)”一个动态的的调查。这个调查最主要的作用有二:对主管后勤负责人的考核;对承包部门的考核。至于如何处理,这就是各家医院的事了。但是这个结果是公开的,一个公开的第三方调查的结果所产生的作用一定比行政管理的处罚强得多! 关于今天新快报报道我的回应,我就不再重复,原文摘录如下: 医院厕

  问:既然知道平时卫生状况不好,为何一些医院还能评上?

  答:“这是因为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廖新波解析,整个三级医院评审的考核指标有很多,厕所只是其中一个小环节。“如果全部的评审总分是1000分,那厕所也只是占了1-2分。所以即使厕所不干净,也不足以改变整个评审结果。”

  ●三问:能否加大厕所评分的比重?

  问:既然知道医院厕所卫生的重要性,而其所占比分如此低,为何不加大其分数比重呢?

  答:廖新波认为,医院厕所的卫生不好反映了其管理不善,也是医院目前普遍“重技术、轻服务”的一个侧面反映。“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廖新波认为,整个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时间的过程,因此他个人不建议单独为厕所一项加大评审的分值比重。

所脏凭啥能评三甲?   《医院厕所调查》追踪    “三级医院评审既然要求要有卫生的厕所,医院没做到,为何还能评上三级?”新快报连日追踪报道医院厕所事件后,昨日有网友由此发出质疑。对此,参与医院等级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一是评审时医院厕所确实干净;二是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厕所这一项仅占很小比重。   “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   ——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针对网友的质疑,本报也由此向有关部门发出四问。   ●一问:评审团有没有去看过厕所?   问:记者了解到,广东省内的三级医院评审由广东省卫生厅医政处负责,还有其组织的专家团做为评审团,每个医院的评审时间为三天。难道在这三天里,评审团都没去看过医院的厕所?   答:作为主管医政,且参与了医院评审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坦言,他们评审时确实看过医院厕所。“很坦率地说,评审的时候厕所是最干净的。”廖新波表示,他本人平时也去看过医院厕所,没有评审时那么干净,确实部分医院存在脏乱的问题。“平时我发现了都会跟医院说,要他们改进。”   ●二问:平时不干净,为何还能评上?   问:既然知道平时卫生状况不好,为何一些医院还能评上?   答:“这是因为评审并不是采取‘一票否决制’。”廖新波解析,整个三级医院评审的考核指标有很多,厕所只是其中一个小环节。“如果全部的评审总分是1000分,那厕所也只是占了1-2分。所以即使厕所不干净,也不足以改变整个评审结果。”   ●三问:能否加大厕所评分的比重?   问:既然知道医院厕所卫生的重要性,而其所占比分如此低,为何不加大其分数比重呢?   答:廖新波认为,医院厕所的卫生不好反映了其管理不善,也是医院目前普遍“重技术、轻服务”的一个侧面反映。“医院的服务目前还跟不上,这涉及到很多方面,例如挂号、医生态度等等,厕所是其中一个方面。它的改变需要领导层转变观念,学习先进的管理办法。”廖新波认为,整个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时间的过程,因此他个人不建议单独为厕所一项加大评审的分值比重。   ●四问:目前发现了问题,为何不处罚?   问:虽然目前不会加大厕所的分值比重,但既然发现了媒体曝光的问题属实,为何不予以处罚?   答:廖新波表示,处罚需要依法处罚,然而目前并未有一条法律规定,医院厕所不干净,该如何处罚。“就像控烟一样,没有立法前,只能劝阻,没有

  ●四问:目前发现了问题,为何不处罚?

  问:虽然目前不会加大厕所的分值比重,但既然发现了媒体曝光的问题属实,为何不予以处罚?

  答:廖新波表示,处罚需要依法处罚,然而目前并未有一条法律规定,医院厕所不干净,该如何处罚。“就像控烟一样,没有立法前,只能劝阻,没有开罚。”廖新波表示,虽然“无法可依”是一个尴尬,但医院管理层不应放松,而应该自行设定相关院规。“医院厕所卫生没做好,主管后勤的领导就需检讨,并按院规处罚有关的人员。”廖新波说。

 

    关于医院厕所卫生我的几篇主要微博:

医院厕所卫生问题曝光之后,公众反应强烈,医院的员工反应也很强烈。网上也有很多医院员工说:“我们的厕所也很脏”。为什么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而我们一直不引以为然,为什么非要等到媒体的曝光才恍然大悟呢?我想起了一句话:“久居茅厕不闻其臭,久居兰室不闻其香”,说的就是一种潜移默化,习以为常的意思。 我几天前一篇博客说到:“当要破坏一个旧制度没有信心的时候,也许是我们习惯了旧制度,对旧制度一种眷恋,从而产生的一种情感的纠葛。什么是情感,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产生的态度体验。体验其实就是最重要的关键词。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所持的态度体验,表现为一种情绪和一种行为。” http:t.cnzW9zD3p 媒体曝光之后,很多医院的领导是重视的。我想也没有一个院的院长会为此指责媒体,毕竟是自己没有做好。但是,我们在院长的沉默背后还隐约看到不服气的“抵触”情绪。其中有说,公共厕所是政府“养”起来的,没有“自负盈亏”的成本问题。我觉得表面上是很有道理,实际上难以自圆其说。我们都知道,目前的公立医院表面上是政府举办,实际上与其他行业一样在一个市场竞争的环境下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甚至上是自负盈亏。既然与其他行业一样,那么我们医院管理者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市场上赢得口碑。又如何使医院体现自身使命呢?如同网友所言,卫生部门都不讲卫生怎能说得过去呢? 当记者问到我们卫生行政部门有没有“法”监督和约束时,我还真的感觉到“小题大做”。我说,你自家的卫生间需要别人来监督和约束吗?厕所卫生问题并不是“小题大做”,是因为这是直接影响了医院的声誉和反映出医院的管理水平;没有必要立法约束,是因为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 今天,媒体穷追不舍,把医院的厕所推向医院等级评审的高度和质量评估的高度来认识,我认为完全如此!凡开医院与诊所者,厕所卫生是第一评判印象。我想,谁不知道医院评估时把厕所变成“化妆间”呢?但是如何使医院的厕所成为就诊者平时的“休息间restroom”呢?一是靠自觉,二是靠监督。倘若一个医院的厕所卫生是靠第三方来监督的,这个医院的医院文化是很差劲的。但是,如果要监督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如:在满意度调查的时候,增加“你对该医院的厕所卫生有如何印象(好中差)”一个动态的的调查。这个调查最主要的作用有二:对主管后勤负责人的考核;对承包部门的考核。至于如何处理,这就是各家医院的事了。但是这个结果是公开的,一个公开的第三方调查的结果所产生的作用一定比行政管理的处罚强得多! 关于今天新快报报道我的回应,我就不再重复,原文摘录如下: 医院厕

 

     医院尤其是三级医院厕所卫生的问题最近被媒体再次曝光,好事!厕所是一个单位的名片,在当今狠抓服务质量的时候都不能使医院厕所的卫生水平达到一般公共厕所的水平,我们还有理由说得过去吗?我们确实要问:管理是如何抓的?医院管理与其他行业有不同,但厕所的管理不同点应该是更清洁!

 

    这两天报纸所披露的三级医院的厕所问题应该引起管理者的重视。医院管理是一门专门学问,不是医学技术所可以代替的,是需要专门的学习。医院的非医技性的管理做得好,可以提升医院的影响力,可以使医院的成本大大降低。

开罚。”廖新波表示,虽然“无法可依”是一个尴尬,但医院管理层不应放松,而应该自行设定相关院规。“医院厕所卫生没做好,主管后勤的领导就需检讨,并按院规处罚有关的人员。”廖新波说。 关于医院厕所卫生我的几篇主要微博: 医院尤其是三级医院厕所卫生的问题最近被媒体再次曝光,好事!厕所是一个单位的名片,在当今狠抓服务质量的时候都不能使医院厕所的卫生水平达到一般公共厕所的水平,我们还有理由说得过去吗?我们确实要问:管理是如何抓的?医院管理与其他行业有不同,但厕所的管理不同点应该是更清洁! 这两天报纸所披露的三级医院的厕所问题应该引起管理者的重视。医院管理是一门专门学问,不是医学技术所可以代替的,是需要专门的学习。医院的非医技性的管理做得好,可以提升医院的影响力,可以使医院的成本大大降低。 网友说:中山眼科中心急诊居然见到洗手池上方不但有洗手液,还有易抽纸巾,我还第一次在公立医院见到如此装备,顿觉惊奇不已,心想这里的大夫的白大褂不用当抹手布了。我说:为什么同样是三级医院,别人能够做到,我们做不到?还真的不要以各种理由搪塞了。 @天津梧桐居士:医院厕所管理关键一是院领导的重视,二是医院具体管理部门的执行力,管好并不难,天津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厕所大家可以去看看。门诊部及病房的卫生间供应卫生纸、洗手液,无异味。我说:欢迎推介更多好的厕所管理的好的医院,标杆管理正当时!

 

    网友说:中山眼科中心急诊居然见到洗手池上方不但有洗手液,还有易抽纸巾,我还第一次在公立医院见到如此装备,顿觉惊奇不已,心想这里的大夫的白大褂不用当抹手布了。我说:为什么同样是三级医院,别人能够做到,我们做不到?还真的不要以各种理由搪塞了。

 

医院厕所卫生问题曝光之后,公众反应强烈,医院的员工反应也很强烈。网上也有很多医院员工说:“我们的厕所也很脏”。为什么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而我们一直不引以为然,为什么非要等到媒体的曝光才恍然大悟呢?我想起了一句话:“久居茅厕不闻其臭,久居兰室不闻其香”,说的就是一种潜移默化,习以为常的意思。 我几天前一篇博客说到:“当要破坏一个旧制度没有信心的时候,也许是我们习惯了旧制度,对旧制度一种眷恋,从而产生的一种情感的纠葛。什么是情感,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是否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产生的态度体验。体验其实就是最重要的关键词。情感是人对客观事物所持的态度体验,表现为一种情绪和一种行为。” http:t.cnzW9zD3p 媒体曝光之后,很多医院的领导是重视的。我想也没有一个院的院长会为此指责媒体,毕竟是自己没有做好。但是,我们在院长的沉默背后还隐约看到不服气的“抵触”情绪。其中有说,公共厕所是政府“养”起来的,没有“自负盈亏”的成本问题。我觉得表面上是很有道理,实际上难以自圆其说。我们都知道,目前的公立医院表面上是政府举办,实际上与其他行业一样在一个市场竞争的环境下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甚至上是自负盈亏。既然与其他行业一样,那么我们医院管理者要考虑的是如何在市场上赢得口碑。又如何使医院体现自身使命呢?如同网友所言,卫生部门都不讲卫生怎能说得过去呢? 当记者问到我们卫生行政部门有没有“法”监督和约束时,我还真的感觉到“小题大做”。我说,你自家的卫生间需要别人来监督和约束吗?厕所卫生问题并不是“小题大做”,是因为这是直接影响了医院的声誉和反映出医院的管理水平;没有必要立法约束,是因为本来应该做好的事情。 今天,媒体穷追不舍,把医院的厕所推向医院等级评审的高度和质量评估的高度来认识,我认为完全如此!凡开医院与诊所者,厕所卫生是第一评判印象。我想,谁不知道医院评估时把厕所变成“化妆间”呢?但是如何使医院的厕所成为就诊者平时的“休息间restroom”呢?一是靠自觉,二是靠监督。倘若一个医院的厕所卫生是靠第三方来监督的,这个医院的医院文化是很差劲的。但是,如果要监督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如:在满意度调查的时候,增加“你对该医院的厕所卫生有如何印象(好中差)”一个动态的的调查。这个调查最主要的作用有二:对主管后勤负责人的考核;对承包部门的考核。至于如何处理,这就是各家医院的事了。但是这个结果是公开的,一个公开的第三方调查的结果所产生的作用一定比行政管理的处罚强得多! 关于今天新快报报道我的回应,我就不再重复,原文摘录如下: 医院厕

    @天津梧桐居士:医院厕所管理关键一是院领导的重视,二是医院具体管理部门的执行力,管好并不难,天津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的厕所大家可以去看看。门诊部及病房的卫生间供应卫生纸、洗手液,无异味。我说:欢迎推介更多好的厕所管理的好的医院,标杆管理正当时!

  评论这张
 
阅读(47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