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  

2012-07-06 14:33:00|  分类: 他山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该文如是说:

     10,067。 然后,科学家们告诉研究对象组里其他人的估计数字。这样,学生们就可以根据组里其他人的反馈调整自己随后的估计。结果令人失望。突然之间,估计的区间明显变窄;人们在无意识地彼此模仿。最终他们放大了自己的误差,而不是彼此抵消误差,正因为如此,每一轮都造成估计的数字误差更大。尽管这些研究对象更有自信认为自己是正确的──知道别人的想法让他们更加安心──这种自信却用错了地方。 科学家们将这种现象称为“社会影响效应”。在报告中,科学家们说,近年来这种效应变得越来越普遍。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民意调查、Facebook、有线新闻和Twitter的时代。我们不断地遇到其他人的想法,群体会告诉自己该怎么想。 在一个理想的世界中,所有这些信息都将完善我们的想法。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观点将转化成各种思想和集体智慧。不过,看起来事实并非如此。 看看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家埃文斯(James Evans)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在研究中,他对过去50年中发表的3,400万篇学术文章进行了分析。尽管期刊数字化令寻找这些信息变得容易多了──大部分文章现在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埃文斯却发现,伴随数字化而来的是引用文章范围的收窄。由于搜索引擎按照被引用次数排列文章,学者们往往会专注于排在前面的文章,造成对知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10,067。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然后,科学家们告诉研究对象组里其他人的估计数字。这样,学生们就可以根据组里其他人的反馈调整自己随后的估计。结果令人失望。突然之间,估计的区间明显变窄;人们在无意识地彼此模仿。最终他们放大了自己的误差,而不是彼此抵消误差,正因为如此,每一轮都造成估计的数字误差更大。尽管这些研究对象更有自信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知道别人的想法让他们更加安心──这种自信却用错了地方。

   科学家们将这种现象称为“社会影响效应”。在报告中,科学家们说,近年来这种效应变得越来越普遍。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斥着民意调查、Facebook、有线新闻和Twitter的时代。我们不断地遇到其他人的想法,群体会告诉自己该怎么想。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在一个理想的世界中,所有这些信息都将完善我们的想法。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观点将转化成各种思想和集体智慧。不过,看起来事实并非如此。

    看看芝加哥大学社会学家埃文斯(James Evans)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在研究中,他对过去50年中发表的3,400万篇学术文章进行了分析。尽管期刊数字化令寻找这些信息变得容易多了──大部分文章现在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埃文斯却发现,伴随数字化而来的是引用文章范围的收窄。由于搜索引擎按照被引用次数排列文章,学者们往往会专注于排在前面的文章,造成对知名度较低的研究的忽视,即使是相关的研究。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我们生活的时代看似一切皆可得,但我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可能是在阅读同样的东西。随大流的诱惑力是很难抗拒的。

名度较低的研究的忽视,即使是相关的研究。 我们生活的时代看似一切皆可得,但我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有可能是在阅读同样的东西。随大流的诱惑力是很难抗拒的。 这项研究揭示了我们彼此超级联系的生活的不利方面。那么多重要的机构有赖于公民独立思考的能力,有赖于他们抗拒最新潮流或泡沫的能力。正因为如此,就像我们的国父们所意识到的,培养言论自由、百家争鸣非常重要。 然而,尽管网络培养了新形式的集体行为,它也助长了新型集体愚昧。在我们适应信息过剩、将我们的想法“外包”给名人、学者和Facebook好友之际,集体想法现在更加普遍。我们只是引用别人引用过的东西,而不是独立思考。 我们应该警惕这类影响。保护集体智慧的唯一方法是保护个人的独立性。    这项研究揭示了我们彼此超级联系的生活的不利方面。那么多重要的机构有赖于公民独立思考的能力,有赖于他们抗拒最新潮流或泡沫的能力。正因为如此,就像我们的国父们所意识到的,培养言论自由、百家争鸣非常重要。

    然而,尽管网络培养了新形式的集体行为,它也助长了新型集体愚昧。在我们适应信息过剩、将我们的想法“外包”给名人、学者和Facebook好友之际,集体想法现在更加普遍。我们只是引用别人引用过的东西,而不是独立思考

最近在读华尔街日报《独立思维才能造就集体智慧》一文,也在看电视剧《下海》旷大成集资和陈志平在处理拖欠工人工资的那个场面,不同的阶层有不同的根植文化,但是暗示的文化与随大流的文化大同小异,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化也越来越多地由集体行为所推动。不是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多追星族,尤其在越是没有“文化”的人群,越是空虚、越是不求甚解的环境下,这种追逐文化更强烈。“八毛门”的始末就是一种“不求甚解”的追逐文化的表现。当今这个年代,我们需要更多善于独立思考的人。 该文如是说: 好消息是集体智慧确实存在。当一群人被问到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时,比如说,估计一下罐子里的弹球数,或是纽约市的谋杀率,人们的失误往往会彼此抵消。结果就造成平均答案常常出人意料地准确。 不过,坏消息是:集体智慧是一种脆弱得难以置信的现象。一群聪明人与一群盲从之流仅有一步之遥。更糟糕的是,瑞士科学家进行的一项新研究显示,现代生活的互相联系性可能开始使我们更难以从集体智慧中获益了。 试验很简单。研究人员召集了144位瑞士大学生,安排他们坐在彼此隔绝的工作隔间中,然后让他们回答各种问题,比如住在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在很多情况下,事实证明集体智慧是正确的。比如,当问他们苏黎世的新移民有多少时,学生们估计的中值为10,000。正确答案是    我们应该警惕这类影响。保护集体智慧的唯一方法是保护个人的独立性

  评论这张
 
阅读(10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