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官员博客的知诚痴勤善  

2012-02-21 20:56: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开博七年有感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大凡阅读我博客和微博都应该知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的含义。理解我开博还必须有的一种胸襟:博客乃个性发挥之园地。若望自己不自害害人,须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否则满眼都是仇敌、矛盾,人间永远都有嫉妒、愤怒、怀疑、贪心与傲慢。说,关闭微博比开微博还要难。事实上,微博官员也好,官员微博也好,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好、很开明,所以很多人都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用好微博,确实是可以给政府加分的。我们没有必要去避忌它,而是要熟悉它、关注它、驾驭它。 但是,官员开微博,不能哗众取宠,要守住本职和本质,这是最关键的,因为里面包含着责任和良心。如果想把它当做一个政治阶梯,那就完全错了。同样,如果有人想升官,要走开博这条路,我劝他还是悠着点,慎重为妙。 最后,我根据我7年开博的经历总结为五个字:知、诚、痴、勤、善。 知,知识也。博客与微博都是精英聚集地,没有一定知识,而且知识不广,你难以席地而坐。知,除了知识知道,就是“知道”。知道也许比知识重要。 诚,心诚也。平起平坐,不分官阶,坦诚相见。只有你是心诚的,哪怕说错话,大家都会原谅。 痴,痴迷也。迷恋,对事业的迷恋与忠诚;对网友爱护与尊重。如果有一日无网心不安的感觉,你一定会爱上它和驾驭它。 勤,勤快也。每日更新,紧扣自己的本职工作于社会热点问题,对事物的反应迅速。 善,和善也。宽容是善,爱护是善,谅解是善。君子贤而能容罢,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粹而能容杂。包容就是忘却,忘却的是悲伤,忧愁与仇恨。 我的过去得到您的包容与理解才如此精彩。您的包容使您在我心目中伟大!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今天,是我不太开心的一天,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恰好,今天,身边的人不看好的时候,也正值“两会”即将召开之日,一家权威媒体约我谈谈开博“7年之痒”(讲笑),他们约我谈一下开博七年的感受。那我就借今天的心情谈一下。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2008年盛夏,当我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回来后,东方卫视采访完我的“英雄事迹”后,采访了我的博客“生涯”,记者要我用最后一句话来概括,我脱口而出:“没门!”年轻貌美的记者打了一个突之后会意地笑了,“你是否解释一下‘没门’?”

        是呀,官员开博比一般的人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博客、微博不是一个领奖台,更多的是审判台,因为你的额头清楚地写着“人民公仆”。06年到08年,就经历了多少门?97年卫生部宣布医改新方案年底出台,我说没有两三年出不了,制造了“出台门”;08年年28,冰封连州,相应省委号召送温暖,唯一的一把伞没有为戴着斗笠的老农档微雨,而移到我头上,制造了“打伞门”;08年汶川大地震我带领111医疗队员冒死进入映秀镇,粮草断绝,在村民的乞求下我亲自操刀解决队员生存问题,制造了“杀猪门”;为了缓解医患矛盾,普及医学科学知识,教育医护人员,我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门诊误诊50%,住院误诊30%,制造了“误诊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呀!我是那么的公开,我的一言一行是这么的透明,官与民之间没有门;我的心扉是敞开的,我与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着。。。。。。防人之门没有了。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官员微博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开明,所以很多人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也许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认识我是从“误诊门”开始。那天,正是“误诊门”盛嚣尘上,汪洋书记问起:“你们卫生厅有位副厅长说门诊误诊50%,住院问诊30%,你们如何看。”我脸上泛红说:“书记,对不起,那位副厅长正是我,为您惹麻烦了。”汪洋书记和蔼地说,没有什么,学术讨论嘛。可是,对于这个“门”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人云亦云、不求甚解的领导态度就不一样了,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开博七年有感 大凡阅读我博客和微博都应该知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的含义。理解我开博还必须有的一种胸襟:博客乃个性发挥之园地。若望自己不自害害人,须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否则满眼都是仇敌、矛盾,人间永远都有嫉妒、愤怒、怀疑、贪心与傲慢。 今天,是我不太开心的一天,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恰好,今天,身边的人不看好的时候,也正值“两会”即将召开之日,一家权威媒体约我谈谈开博“7年之痒”(讲笑),他们约我谈一下开博七年的感受。那我就借今天的心情谈一下。 2008年盛夏,当我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回来后,东方卫视采访完我的“英雄事迹”后,采访了我的博客“生涯”,记者要我用最后一句话来概括,我脱口而出:“没门!”年轻貌美的记者打了一个突之后会意地笑了,“你是否解释一下‘没门’?” 是呀,官员开博比一般的人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博客、微博不是一个领奖台,更多的是审判台,因为你的额头清楚地写着“人民公仆”。06年到08年,就经历了多少门?97年卫生部宣布医改新方案年底出台,我说没有两三年出不了,制造了“出台门”;08年年28,冰封连州,相应省委号召送温暖,唯一的一把伞没有为戴着斗笠的老农档微雨,而移到我头上,制造了“打伞门”;08年汶川大地震我带领111医疗队员冒死进入映秀镇,粮草断绝,在村民的乞求下我亲自操刀解决队员生存问题,制造了“杀猪门”;为了缓解医患矛盾,普及医学科学知识,教育医护人员,我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门诊误诊50%,住院误诊30%,制造了“误诊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呀!我是那么的公开,我的一言一行是这么的透明,官与民之间没有门;我的心扉是敞开的,我与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着。。。。。。防人之门没有了。 官员微博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开明,所以很多人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也许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认识我是从“误诊门”开始。那天,正是“误诊门”盛嚣尘上,汪洋书记问起:“你们卫生厅有位副厅长说门诊误诊50%,住院问诊30%,你们如何看。”我脸上泛红说:“书记,对不起,那位副厅长正是我,为您惹麻烦了。”汪洋书记和蔼地说,没有什么,学术讨论嘛。可是,对于这个“门”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人云亦云、不求甚解的领导态度就不一样了,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现实的我与微博中的我,几乎无两样,有人说我“硬颈,也有说我执着。但是可以用一句       现实的我与微博中的我,几乎无两样,有人说我“硬颈,也有说我执着。但是可以用一句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开博七年有感 大凡阅读我博客和微博都应该知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的含义。理解我开博还必须有的一种胸襟:博客乃个性发挥之园地。若望自己不自害害人,须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否则满眼都是仇敌、矛盾,人间永远都有嫉妒、愤怒、怀疑、贪心与傲慢。 今天,是我不太开心的一天,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恰好,今天,身边的人不看好的时候,也正值“两会”即将召开之日,一家权威媒体约我谈谈开博“7年之痒”(讲笑),他们约我谈一下开博七年的感受。那我就借今天的心情谈一下。 2008年盛夏,当我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回来后,东方卫视采访完我的“英雄事迹”后,采访了我的博客“生涯”,记者要我用最后一句话来概括,我脱口而出:“没门!”年轻貌美的记者打了一个突之后会意地笑了,“你是否解释一下‘没门’?” 是呀,官员开博比一般的人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博客、微博不是一个领奖台,更多的是审判台,因为你的额头清楚地写着“人民公仆”。06年到08年,就经历了多少门?97年卫生部宣布医改新方案年底出台,我说没有两三年出不了,制造了“出台门”;08年年28,冰封连州,相应省委号召送温暖,唯一的一把伞没有为戴着斗笠的老农档微雨,而移到我头上,制造了“打伞门”;08年汶川大地震我带领111医疗队员冒死进入映秀镇,粮草断绝,在村民的乞求下我亲自操刀解决队员生存问题,制造了“杀猪门”;为了缓解医患矛盾,普及医学科学知识,教育医护人员,我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门诊误诊50%,住院误诊30%,制造了“误诊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呀!我是那么的公开,我的一言一行是这么的透明,官与民之间没有门;我的心扉是敞开的,我与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着。。。。。。防人之门没有了。 官员微博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开明,所以很多人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也许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认识我是从“误诊门”开始。那天,正是“误诊门”盛嚣尘上,汪洋书记问起:“你们卫生厅有位副厅长说门诊误诊50%,住院问诊30%,你们如何看。”我脸上泛红说:“书记,对不起,那位副厅长正是我,为您惹麻烦了。”汪洋书记和蔼地说,没有什么,学术讨论嘛。可是,对于这个“门”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人云亦云、不求甚解的领导态度就不一样了,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现实的我与微博中的我,几乎无两样,有人说我“硬颈,也有说我执着。但是可以用一句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说,关闭微博比开微博还要难。事实上,微博官员也好,官员微博也好,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好、很开明,所以很多人都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用好微博,确实是可以给政府加分的。我们没有必要去避忌它,而是要熟悉它、关注它、驾驭它。 但是,官员开微博,不能哗众取宠,要守住本职和本质,这是最关键的,因为里面包含着责任和良心。如果想把它当做一个政治阶梯,那就完全错了。同样,如果有人想升官,要走开博这条路,我劝他还是悠着点,慎重为妙。 最后,我根据我7年开博的经历总结为五个字:知、诚、痴、勤、善。 知,知识也。博客与微博都是精英聚集地,没有一定知识,而且知识不广,你难以席地而坐。知,除了知识知道,就是“知道”。知道也许比知识重要。 诚,心诚也。平起平坐,不分官阶,坦诚相见。只有你是心诚的,哪怕说错话,大家都会原谅。 痴,痴迷也。迷恋,对事业的迷恋与忠诚;对网友爱护与尊重。如果有一日无网心不安的感觉,你一定会爱上它和驾驭它。 勤,勤快也。每日更新,紧扣自己的本职工作于社会热点问题,对事物的反应迅速。 善,和善也。宽容是善,爱护是善,谅解是善。君子贤而能容罢,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粹而能容杂。包容就是忘却,忘却的是悲伤,忧愁与仇恨。 我的过去得到您的包容与理解才如此精彩。您的包容使您在我心目中伟大!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开博七年有感 大凡阅读我博客和微博都应该知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的含义。理解我开博还必须有的一种胸襟:博客乃个性发挥之园地。若望自己不自害害人,须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否则满眼都是仇敌、矛盾,人间永远都有嫉妒、愤怒、怀疑、贪心与傲慢。 今天,是我不太开心的一天,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恰好,今天,身边的人不看好的时候,也正值“两会”即将召开之日,一家权威媒体约我谈谈开博“7年之痒”(讲笑),他们约我谈一下开博七年的感受。那我就借今天的心情谈一下。 2008年盛夏,当我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回来后,东方卫视采访完我的“英雄事迹”后,采访了我的博客“生涯”,记者要我用最后一句话来概括,我脱口而出:“没门!”年轻貌美的记者打了一个突之后会意地笑了,“你是否解释一下‘没门’?” 是呀,官员开博比一般的人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博客、微博不是一个领奖台,更多的是审判台,因为你的额头清楚地写着“人民公仆”。06年到08年,就经历了多少门?97年卫生部宣布医改新方案年底出台,我说没有两三年出不了,制造了“出台门”;08年年28,冰封连州,相应省委号召送温暖,唯一的一把伞没有为戴着斗笠的老农档微雨,而移到我头上,制造了“打伞门”;08年汶川大地震我带领111医疗队员冒死进入映秀镇,粮草断绝,在村民的乞求下我亲自操刀解决队员生存问题,制造了“杀猪门”;为了缓解医患矛盾,普及医学科学知识,教育医护人员,我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门诊误诊50%,住院误诊30%,制造了“误诊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呀!我是那么的公开,我的一言一行是这么的透明,官与民之间没有门;我的心扉是敞开的,我与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着。。。。。。防人之门没有了。 官员微博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开明,所以很多人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也许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认识我是从“误诊门”开始。那天,正是“误诊门”盛嚣尘上,汪洋书记问起:“你们卫生厅有位副厅长说门诊误诊50%,住院问诊30%,你们如何看。”我脸上泛红说:“书记,对不起,那位副厅长正是我,为您惹麻烦了。”汪洋书记和蔼地说,没有什么,学术讨论嘛。可是,对于这个“门”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人云亦云、不求甚解的领导态度就不一样了,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现实的我与微博中的我,几乎无两样,有人说我“硬颈,也有说我执着。但是可以用一句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说,关闭微博比开微博还要难。事实上,微博官员也好,官员微博也好,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好、很开明,所以很多人都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用好微博,确实是可以给政府加分的。我们没有必要去避忌它,而是要熟悉它、关注它、驾驭它。 但是,官员开微博,不能哗众取宠,要守住本职和本质,这是最关键的,因为里面包含着责任和良心。如果想把它当做一个政治阶梯,那就完全错了。同样,如果有人想升官,要走开博这条路,我劝他还是悠着点,慎重为妙。 最后,我根据我7年开博的经历总结为五个字:知、诚、痴、勤、善。 知,知识也。博客与微博都是精英聚集地,没有一定知识,而且知识不广,你难以席地而坐。知,除了知识知道,就是“知道”。知道也许比知识重要。 诚,心诚也。平起平坐,不分官阶,坦诚相见。只有你是心诚的,哪怕说错话,大家都会原谅。 痴,痴迷也。迷恋,对事业的迷恋与忠诚;对网友爱护与尊重。如果有一日无网心不安的感觉,你一定会爱上它和驾驭它。 勤,勤快也。每日更新,紧扣自己的本职工作于社会热点问题,对事物的反应迅速。 善,和善也。宽容是善,爱护是善,谅解是善。君子贤而能容罢,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粹而能容杂。包容就是忘却,忘却的是悲伤,忧愁与仇恨。 我的过去得到您的包容与理解才如此精彩。您的包容使您在我心目中伟大!       现在对我来说,关闭微博比开微博还要难。事实上,微博官员也好,官员微博也好,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好、很开明,所以很多人都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用好微博,确实是可以给政府加分的。我们没有必要去避忌它,而是要熟悉它、关注它、驾驭它。

医学术语“镜影现象”来说明两者的关系。换句话说,微博是我现实观点的延续,因为在现实中是无法完整表达个人想法的,毕竟还有规矩、层级和潜规则,又或是照顾面子的情理。但在微博中,我可以没有禁忌和顾虑。 如果说我开微博是为了博晋升,那是很可笑的。我2004年2月进入卫生厅人副厅长进入第九个年头了,其中经历过人生难有的汶川救灾,我为什么像大家噤若寒蝉地过着微微是诺的官场日子呢?为什么要自讨无趣地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政治包袱和风险。 压力肯定有。曾有上级领导告诉我,有些事情我支持你,但你不要通过微博、博客在网上发表,可以通过内参来反映。当然不理解、不认同的声音也有。在一次公开会议上,领导就当面说过。但领导说一句话,看你怎么听,而不要总琢磨是什么意思,我会先想是不是我的事实有问题。 很多时候,我很阿Q。在我的微博上,写了很多做人的哲理,有些是个人感悟,有些是看书的心得。主要是在告诉别人同时也是自己:要放得下,如果放不下,就太累了。 当然,还要看得开。在官场,谁不想往上走?作为官员,到了如今的位置,虽然像我这样在“博海”混迹多年,也总免不了有一些担惊受怕。 相比来自官场压力,我担心更多的是误读。来自网民的误读可以说的清楚,不然我不会有如此多的网络荣誉与200万的粉丝群;但是来自领导和同事误读就糟糕很多,尤其是不读原文的不求甚解,他可以给你把事情无限地扩展,扩大,这种偏见一旦形成确是根深蒂固。 至于说,同行怕不怕呢?当然也怕。提起“医生哥波子”谁不知道是广东省卫生厅廖新波呢?因此,有时候可能出现卫生厅被代表,医疗队伍被代表的情况。如果说我的话过分了,或者言过其实了,会引起民众的反感,甚至形成对立。这与我开微博的初衷是相违背的。因为我开博的目的不是形成对立,而是把问题拿出来讨论,在平台上形成沟通,从不理解到理解、到支持,把反对者变成支持者,把不文明的人变成文明人。当然要达到支持确实很难,但我希望最起码做到理解。 我觉得,来到这个位置上,就应该表达,掌握好话语权。为什么不尽量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说理想呢?在如今这样的官员政治生态里,在整体噤若寒蝉的环境中,用好话语权比唯唯诺诺、不表达自己的主张好一点。 现在官员是很苦的,不要以为很风光,能够说话是很幸福的事情。我并不把微博当作是一种游戏,而是工作以外的一份工作,是在另外一个战场、工作场合里做事。不过,说我的微博是官方的,我不认同。一直以来我都当它是私人园地,是表达个人心情的港湾。 现在对我来     但是,官员开微博,不能哗众取宠,要守住本职和本质,这是最关键的,因为里面包含着责任和良心。如果想把它当做一个政治阶梯,那就完全错了。同样,如果有人想升官,要走开博这条路,我劝他还是悠着点,慎重为妙。

      最后,我根据我7年开博的经历总结为五个字:知、诚、痴、勤、善。

说,关闭微博比开微博还要难。事实上,微博官员也好,官员微博也好,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好、很开明,所以很多人都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用好微博,确实是可以给政府加分的。我们没有必要去避忌它,而是要熟悉它、关注它、驾驭它。 但是,官员开微博,不能哗众取宠,要守住本职和本质,这是最关键的,因为里面包含着责任和良心。如果想把它当做一个政治阶梯,那就完全错了。同样,如果有人想升官,要走开博这条路,我劝他还是悠着点,慎重为妙。 最后,我根据我7年开博的经历总结为五个字:知、诚、痴、勤、善。 知,知识也。博客与微博都是精英聚集地,没有一定知识,而且知识不广,你难以席地而坐。知,除了知识知道,就是“知道”。知道也许比知识重要。 诚,心诚也。平起平坐,不分官阶,坦诚相见。只有你是心诚的,哪怕说错话,大家都会原谅。 痴,痴迷也。迷恋,对事业的迷恋与忠诚;对网友爱护与尊重。如果有一日无网心不安的感觉,你一定会爱上它和驾驭它。 勤,勤快也。每日更新,紧扣自己的本职工作于社会热点问题,对事物的反应迅速。 善,和善也。宽容是善,爱护是善,谅解是善。君子贤而能容罢,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粹而能容杂。包容就是忘却,忘却的是悲伤,忧愁与仇恨。 我的过去得到您的包容与理解才如此精彩。您的包容使您在我心目中伟大!      知,知识也。博客与微博都是精英聚集地,没有一定知识,而且知识不广,你难以席地而坐。知,除了知识知道,就是“知道”。知道也许比知识重要。

——开博七年有感 大凡阅读我博客和微博都应该知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的含义。理解我开博还必须有的一种胸襟:博客乃个性发挥之园地。若望自己不自害害人,须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否则满眼都是仇敌、矛盾,人间永远都有嫉妒、愤怒、怀疑、贪心与傲慢。 今天,是我不太开心的一天,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恰好,今天,身边的人不看好的时候,也正值“两会”即将召开之日,一家权威媒体约我谈谈开博“7年之痒”(讲笑),他们约我谈一下开博七年的感受。那我就借今天的心情谈一下。 2008年盛夏,当我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回来后,东方卫视采访完我的“英雄事迹”后,采访了我的博客“生涯”,记者要我用最后一句话来概括,我脱口而出:“没门!”年轻貌美的记者打了一个突之后会意地笑了,“你是否解释一下‘没门’?” 是呀,官员开博比一般的人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博客、微博不是一个领奖台,更多的是审判台,因为你的额头清楚地写着“人民公仆”。06年到08年,就经历了多少门?97年卫生部宣布医改新方案年底出台,我说没有两三年出不了,制造了“出台门”;08年年28,冰封连州,相应省委号召送温暖,唯一的一把伞没有为戴着斗笠的老农档微雨,而移到我头上,制造了“打伞门”;08年汶川大地震我带领111医疗队员冒死进入映秀镇,粮草断绝,在村民的乞求下我亲自操刀解决队员生存问题,制造了“杀猪门”;为了缓解医患矛盾,普及医学科学知识,教育医护人员,我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门诊误诊50%,住院误诊30%,制造了“误诊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呀!我是那么的公开,我的一言一行是这么的透明,官与民之间没有门;我的心扉是敞开的,我与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着。。。。。。防人之门没有了。 官员微博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开明,所以很多人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也许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认识我是从“误诊门”开始。那天,正是“误诊门”盛嚣尘上,汪洋书记问起:“你们卫生厅有位副厅长说门诊误诊50%,住院问诊30%,你们如何看。”我脸上泛红说:“书记,对不起,那位副厅长正是我,为您惹麻烦了。”汪洋书记和蔼地说,没有什么,学术讨论嘛。可是,对于这个“门”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人云亦云、不求甚解的领导态度就不一样了,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现实的我与微博中的我,几乎无两样,有人说我“硬颈,也有说我执着。但是可以用一句     诚,心诚也。平起平坐,不分官阶,坦诚相见。只有你是心诚的,哪怕说错话,大家都会原谅。

     痴,痴迷也。迷恋,对事业的迷恋与忠诚;对网友爱护与尊重。如果有一日无网心不安的感觉,你一定会爱上它和驾驭它。

      勤,勤快也。每日更新,紧扣自己的本职工作于社会热点问题,对事物的反应迅速。
 

——开博七年有感 大凡阅读我博客和微博都应该知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这句话的含义。理解我开博还必须有的一种胸襟:博客乃个性发挥之园地。若望自己不自害害人,须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否则满眼都是仇敌、矛盾,人间永远都有嫉妒、愤怒、怀疑、贪心与傲慢。 今天,是我不太开心的一天,为什么人们总喜欢以一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对待身边的人和事。恰好,今天,身边的人不看好的时候,也正值“两会”即将召开之日,一家权威媒体约我谈谈开博“7年之痒”(讲笑),他们约我谈一下开博七年的感受。那我就借今天的心情谈一下。 2008年盛夏,当我从汶川大地震震中——映秀镇回来后,东方卫视采访完我的“英雄事迹”后,采访了我的博客“生涯”,记者要我用最后一句话来概括,我脱口而出:“没门!”年轻貌美的记者打了一个突之后会意地笑了,“你是否解释一下‘没门’?” 是呀,官员开博比一般的人承受的压力要大得多!博客、微博不是一个领奖台,更多的是审判台,因为你的额头清楚地写着“人民公仆”。06年到08年,就经历了多少门?97年卫生部宣布医改新方案年底出台,我说没有两三年出不了,制造了“出台门”;08年年28,冰封连州,相应省委号召送温暖,唯一的一把伞没有为戴着斗笠的老农档微雨,而移到我头上,制造了“打伞门”;08年汶川大地震我带领111医疗队员冒死进入映秀镇,粮草断绝,在村民的乞求下我亲自操刀解决队员生存问题,制造了“杀猪门”;为了缓解医患矛盾,普及医学科学知识,教育医护人员,我引用了一位专家的文章,门诊误诊50%,住院误诊30%,制造了“误诊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呀!我是那么的公开,我的一言一行是这么的透明,官与民之间没有门;我的心扉是敞开的,我与大家开诚布公地交谈着。。。。。。防人之门没有了。 官员微博之所以能生存,跟政治环境有莫大的相关。广东的政治环境很开明,所以很多人羡慕廖新波在广东的存在。 也许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认识我是从“误诊门”开始。那天,正是“误诊门”盛嚣尘上,汪洋书记问起:“你们卫生厅有位副厅长说门诊误诊50%,住院问诊30%,你们如何看。”我脸上泛红说:“书记,对不起,那位副厅长正是我,为您惹麻烦了。”汪洋书记和蔼地说,没有什么,学术讨论嘛。可是,对于这个“门”不同的领导就有不同的看法,对于人云亦云、不求甚解的领导态度就不一样了,大有兴师问罪之势。 现实的我与微博中的我,几乎无两样,有人说我“硬颈,也有说我执着。但是可以用一句     善,和善也。宽容是善,爱护是善,谅解是善。君子贤而能容罢,知而能容愚,博而能容浅,粹而能容杂。包容就是忘却,忘却的是悲伤,忧愁与仇恨。

     我的过去得到您的包容与理解才如此精彩。您的包容使您在我心目中伟大!

 


  评论这张
 
阅读(7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