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官员开博需要什么的心态  

2011-03-23 14:06: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时而造成负面影响,引起上面领导的不满;同时也怕自己被网民盯上,一旦如言语不当等被关注甚至被“人肉”。二是负有管理网络之责但经常感觉力不从心的文化宣传等部门官员。

时而造成负面影响,引起上面领导的不满;同时也怕自己被网民盯上,一旦如言语不当等被关注甚至被“人肉”。二是负有管理网络之责但经常感觉力不从心的文化宣传等部门官员。   网络成为新“秀场”,坦荡官员不怕骂   然而,也有不少官员在网络上“如鱼得水”,微博、博客等成了他们的新“秀场”。如广东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博客“医生哥波子”,其内容因常涉及医疗领域尖锐问题而备受关注和争议;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更是一位“网络红人”,其不论是网络还是实际工作中经常能制造出吸引眼球的网络热点。   在江西,也有一批基层党政领导在网络博客尝到了“网络问政”的“甜头”。2008年7月至今,江西省有70多位县长、县委书记先后实名开博,他们开博的初衷是“问政”。   2010年12月16日,江西评选出十大网民最喜爱的“民生博客”,全南县委书记李恭进的博客就是其中之一。李恭进说,博客能迅速及时地反映民情民意,这对我们的干部转变工作作风很有好处,开博后,感觉县里的信访量都下来了不少。“通过网络反映问题,群众免去了受打击报复的顾虑,官员也减少了当面冲突的尴尬,双方可以直接、灵活地解决问题。因此,我还鼓励乡镇干部通过网络这个手段和形式去解决与百姓的问题。”   针对一些官员怕网的心态,李恭进说:“行得正、坐得稳,心中无敌就能无敌于天下,自己不倒谁都打不倒。有了监督,我们公平公正透明做事的底气更足了。当批评不需要在伪装下进行时,我们的民主氛围才能形成。”   上栗县县委书记刘建萍的博客也是其中之一。刘建萍说:“现代干部不能回避网络,必须主动迎接并为我所用,要勇于面对复杂的问题、承担各种压力,要经得起群众‘拍砖’,听得进不同的意见。当前,政府决策经常在网上受到质疑,但我们是接触一线的基层干部,在一些地方没有经验可循的情况下,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只要我们靠着良心、党性去坚持,没有什么可怕的。”   官员心声:不要让不实网络监督毁了干群交流的好渠道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维护公平、伸张正义,但同样也可以颠倒黑白、以讹传讹。近年来,一些在网络上炒作得热火朝天的所谓网络监督事件,最终都被证明是子虚乌有,纯属网络推手或别有用心者恶意操弄所为,引起了人们对网络监督作用的反思。采访中,不少官员表示,网络监督同样需要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运行。   实名开博的江西赣州市上犹县县长何舜平说:“对于网络,我们应该坦然面对。对实事求是的网络监督我们欢迎,但对那些不实的网络监督我们感到茫然。网络监督  网络成为新“秀场”,坦荡官员不怕骂

  然而,也有不少官员在网络上“如鱼得水”,微博、博客等成了他们的新“秀场”。如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广东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博客“医生哥波子”,其内容因常涉及医疗领域尖锐问题而备受关注和争议;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更是一位“网络红人”,其不论是网络还是实际工作中经常能制造出吸引眼球的网络热点。

  在江西,也有一批基层党政领导在网络博客尝到了“网络问政”的“甜头”。2008年7月至今,江西省有70多位县长、县委书记先后实名开博,他们开博的初衷是“问政”。

  2010年12月16日,江西评选出十大网民最喜爱的“民生博客”,全南县委书记李恭进的博客就是其中之一。李恭进说,博客能迅速及时地反映民情民意,这对我们的干部转变工作作风很有好处,开博后,感觉县里的信访量都下来了不少。“通过网络反映问题,群众免去了受打击报复的顾虑,官员也减少了当面冲突的尴尬,双方可以直接、灵活地解决问题。因此,我还鼓励乡镇干部通过网络这个手段和形式去解决与百姓的问题。”

时而造成负面影响,引起上面领导的不满;同时也怕自己被网民盯上,一旦如言语不当等被关注甚至被“人肉”。二是负有管理网络之责但经常感觉力不从心的文化宣传等部门官员。   网络成为新“秀场”,坦荡官员不怕骂   然而,也有不少官员在网络上“如鱼得水”,微博、博客等成了他们的新“秀场”。如广东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的博客“医生哥波子”,其内容因常涉及医疗领域尖锐问题而备受关注和争议;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更是一位“网络红人”,其不论是网络还是实际工作中经常能制造出吸引眼球的网络热点。   在江西,也有一批基层党政领导在网络博客尝到了“网络问政”的“甜头”。2008年7月至今,江西省有70多位县长、县委书记先后实名开博,他们开博的初衷是“问政”。   2010年12月16日,江西评选出十大网民最喜爱的“民生博客”,全南县委书记李恭进的博客就是其中之一。李恭进说,博客能迅速及时地反映民情民意,这对我们的干部转变工作作风很有好处,开博后,感觉县里的信访量都下来了不少。“通过网络反映问题,群众免去了受打击报复的顾虑,官员也减少了当面冲突的尴尬,双方可以直接、灵活地解决问题。因此,我还鼓励乡镇干部通过网络这个手段和形式去解决与百姓的问题。”   针对一些官员怕网的心态,李恭进说:“行得正、坐得稳,心中无敌就能无敌于天下,自己不倒谁都打不倒。有了监督,我们公平公正透明做事的底气更足了。当批评不需要在伪装下进行时,我们的民主氛围才能形成。”   上栗县县委书记刘建萍的博客也是其中之一。刘建萍说:“现代干部不能回避网络,必须主动迎接并为我所用,要勇于面对复杂的问题、承担各种压力,要经得起群众‘拍砖’,听得进不同的意见。当前,政府决策经常在网上受到质疑,但我们是接触一线的基层干部,在一些地方没有经验可循的情况下,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只要我们靠着良心、党性去坚持,没有什么可怕的。”   官员心声:不要让不实网络监督毁了干群交流的好渠道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维护公平、伸张正义,但同样也可以颠倒黑白、以讹传讹。近年来,一些在网络上炒作得热火朝天的所谓网络监督事件,最终都被证明是子虚乌有,纯属网络推手或别有用心者恶意操弄所为,引起了人们对网络监督作用的反思。采访中,不少官员表示,网络监督同样需要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运行。   实名开博的江西赣州市上犹县县长何舜平说:“对于网络,我们应该坦然面对。对实事求是的网络监督我们欢迎,但对那些不实的网络监督我们感到茫然。网络监督  针对一些官员怕网的心态,李恭进说:“行得正、坐得稳,心中无敌就能无敌于天下,自己不倒谁都打不倒。有了监督,我们公平公正透明做事的底气更足了。当批评不需要在伪装下进行时,我们的民主氛围才能形成。”

  上栗县县委书记刘建萍的博客也是其中之一。刘建萍说:“现代干部不能回避网络,必须主动迎接并为我所用,要勇于面对复杂的问题、承担各种压力,要经得起群众‘拍砖’,听得进不同的意见。当前,政府决策经常在网上受到质疑,但我们是接触一线的基层干部,在一些地方没有经验可循的情况下,必须‘摸着石头过河’,只要我们靠着良心、党性去坚持,没有什么可怕的。”

  官员心声:不要让不实网络监督毁了干群交流的好渠道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

  网络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维护公平、伸张正义,但同样也可以颠倒黑白、以讹传讹。近年来,一些在网络上炒作得热火朝天的所谓网络监督事件,最终都被证明是子虚乌有,纯属网络推手或别有用心者恶意操弄所为,引起了人们对网络监督作用的反思。采访中,不少官员表示,网络监督同样需要在法律和道德的框架内运行。

近日媒体对官员微博和官方微博有很大兴趣,在鼓励他们上博和开博。其实开博容易,上博难,上博说话更难!微博,并不是所有的人和部门都可以开的。在之前有有过很多感受。也专门为官员开博在社会公众论坛上演讲。我开博已经有5年了,对于我又有一种“关博”难的感觉。最近中新社为为配合全国“两会”对我进行了采访。采访的内容我改天全文给大家。今天先复习在一份权威杂志《半月谈》记者心目中的一些官员网络对他们生活、工作影响及对待网络的真实心态。其实,即使是谈,有的还是避而不谈,有的因曾陷入“网络言论风暴”怕谈,有的则因“网络问政”尝到甜头侃侃而谈……既爱又恨、既恋又怕是当前官员们对待网络的普遍心态。这也是我对昨天某网记者的回复。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在看看我最近与新浪微博网友在利比亚问题的“激战”,颇有意思。大家可以回答我:为什么官员不能有普通网民的“待遇”?   爱网络怕是非,一些官员很矛盾   如今,作为有知识、有身份的官员群体,没有接触过网络的几乎没有了,许多人一天也离不开网络。但是,利用网络微博等开展工作或与网民探讨公共话题,还属于少数官员的“吃螃蟹”之举。记者采访发现,这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网络监督产生的威慑力令其有些“敬而远之”。   近年来诸多的网络热点事件表明,网络舆论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发源地和放大器,在监督方面更是一时风头无二。比如,官员因一句触犯众怒的“雷语”就可能遭到“人肉搜索”,仕途大受影响;一张“天价香烟照片”一上网就拖出一个贪官;一份“公务员出国考察费用清单”被网上传播后,几名干部受到纪律处分……   江西万载县委书记陈晓平一个多月前就因一句雷人语陷入一场“网络风暴”,这使他面对记者关于网络的采访“避之唯恐不及”。2010年11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于建嵘在其微博上发文,称其与陈在饭桌上交谈时,陈一句“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令其顿时“离席而去”。此博文发表后,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一时间陈晓平面临“千夫所指”。于建嵘说,网络时代,地方官员不能再肆无忌惮、无所顾忌。   著名社会学家陆学艺说:“三种官员最怕网,一种是不太干净、心里不坦荡的;一种是不敏感、不称职的,话都不会说,常说粗话的;一种是网络运用不熟练的官员。”他认为,现代型干部应是开明、易于接受新事物、善于应用互联网的。   江西省委宣传部网宣办主任刘浩则认为,两类官员最怕网络,一是相当一部分地方党政领导,怕的是一旦“失火”,“灭火”不及  实名开博的江西赣州市上犹县县长何舜平说:“对于网络,我们应该坦然面对。对实事求是的网络监督我们欢迎,但对那些不实的网络监督我们感到茫然。网络监督、网络舆论如果捕风捉影,会给个人和政府造成不良影响。”

  实名开博的江西婺源县县长贺瑞虎说:“对于网络,我们应发挥其积极作用,这为畅通民意提供了一条捷径,也打通了我们接受监督的一个渠道。但是,对于往往会形成社会热点的网络监督,我们是有担心的,主要是看到网上不乏一些断章取义、歪曲事实的所谓网络监督事件,令人防不胜防。最令人痛心的是少数媒体也跟风炒作,使一些事情的负面效应不断放大,这会令基层工作陷入被动,付出许多不必要的代价。”

  一些基层官员认为,官员面对网络监督应有平常心,不宜过度反应,更不应利用“跨省追捕”等行政权力打击报复。但另一方面,官员也是普通人,作为官员有责任有义务接受网络监督,而作为普通人也应该享有隐私权等受法律保护的权利。然而,一些捕风捉影的所谓网络监督事件往往在“仇官仇富”心态指引下,将一些官员的工作生活内容歪曲展示,甚至肆意侵犯其隐私权,事后虽证明与事实不符,却也无法追究肇事者责任,令相关官员深受伤害。对此,一些官员建议,有关部门应加强对网络监督的管理和引导,传统媒体应在辨别新闻事实方面发挥更多正面作用,而网民、网络媒体等也应该加强自律,对一些恶意炒作的网络监督时刻保持警惕和辨别力,这样才能让网络在干群沟通与交流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半月谈记者李美娟)

  评论这张
 
阅读(89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