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会写论文的不一定受欢迎的医生  

2011-02-13 19:40:00|  分类: 医生哥谈医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了香港乃至国际著名的香港眼科专家梁顺潮教授,他说,在香港的教学医院里,如果想呆下去和谋一个职位就必须有SCI文章,但是在非教学医院就没有这个要求。可见衡量人才的尺度不一样。 SCI文章可以造假,那么影响因子和引用次数就不会造假了吧? 业内人士说:影响因子也会造假,不好的结果修改了,或干脆编造了,没有趋势的让它有趋势英文不好的花钱雇人写,你怎么能查得出来呢?至于引用,托自己熟悉的朋友引用,如果中国人引用的不算,那就托老外引。花钱吗,没有办不了的事。所花出的钱比起得到的好处少很多,何乐而不为?再者说,如果一个人发表的东西是错的,很多人写文章时都要当靶子批驳一番,这样引用率高了,那人的成果岂不是好东西了吗?可笑了吧? 专家们担心:大量Made in China的假SCI论文,无论是数量上的还是质量上的,早晚会集中暴露出来,而现在暴露的仅是冰山一角。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造假的成本远远低于造真的成本这就像盗版书屡禁不止一样的道理。 我的结论:改善学术生态,必须从职称晋升改革开始!提高医生用心搞医术,必须从职称晋升桎梏中解放出来!

会写论文的不一定受欢迎的医生 过完年了,卫生部各部门的会议随即全面铺开。今年的医政与医管会议合在一起开,会议的主题一定是离不开今年公立医院改革的工作布置,可能是围绕公立医院改革中期评估来开展。公立医院改革的九项任务到底完成的如何呢?我本人心中没有底。以我的观点,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没有明晰,公立医院改革就如同“新药装旧瓶”,“药”是新政,“瓶”是体制。就目前公立医院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我们都语焉不详。要做到谨本详始确实也很难,只有一直摸着石头不过河——试试这试试那。 除了我们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不知其详之外,我们的绩效工资也是一项非常艰苦的改革,如何实现“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而不为一宿三餐忙碌“薄利多销”呢?确实是头疼事!在这里我不谈神医生积极性的问题,我就谈一下学术与医术的激励关系处理不当会引起学术腐败的问题。 我在修改广东省公立医院改革实施意见的时候,加了一条“职称评审重在临床的技能表现,探讨取消高级职称卫生技术人员晋升的科研项目的要求。建立以服务质量、服务数量、服务效率、员工满意度、医德医风和岗位责任为基础的绩效考核制度和岗位绩效分配制度”不知道这一条是否可以通过众多的“关隘”。为什么我会这么想的? 因为一种僵化的认识制度依然没有眉目。论文依然是衡量一个人的“水平”的量具。靠论文晋升职称应该是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从“科学的春天”开始,论文成为晋升最重要的考核指标,也成为几乎“唯一”的硬指标。在那科学的春天里,确实激发大家搞科研的积极性,论文的质量应该也比较高。但是,随着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浓厚,科学技术越来越高,“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少,因此“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懂市场的规律。因此,假论文、假学术应运而生,甚至成为一门新兴的职业!殊不知,方舟子越来越有生意可做就是看准了这个“市场”。凭良心试问一下:我们医学论文每年产生多少篇?其中有多少篇有人看的?有多少篇作者自己可以说得清楚所写的?这些“论文”也好,“科研”也好无会写论文的不一定受欢迎的医生

 

    过完年了,卫生部各部门的会议随即全面铺开。今年的医政与医管会议合在一起开,会议的主题一定是离不开今年公立医院改革的工作布置,可能是围绕公立医院改革中期评估来开展。公立医院改革的九项任务到底完成的如何呢?我本人心中没有底。以我的观点,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没有明晰,公立医院改革就如同“新药装旧瓶”,“药”是新政,“瓶”是体制。就目前公立医院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我们都语焉不详。要做到谨本详始确实也很难,只有一直摸着石头不过河——试试这试试那。

会写论文的不一定受欢迎的医生 过完年了,卫生部各部门的会议随即全面铺开。今年的医政与医管会议合在一起开,会议的主题一定是离不开今年公立医院改革的工作布置,可能是围绕公立医院改革中期评估来开展。公立医院改革的九项任务到底完成的如何呢?我本人心中没有底。以我的观点,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没有明晰,公立医院改革就如同“新药装旧瓶”,“药”是新政,“瓶”是体制。就目前公立医院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我们都语焉不详。要做到谨本详始确实也很难,只有一直摸着石头不过河——试试这试试那。 除了我们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不知其详之外,我们的绩效工资也是一项非常艰苦的改革,如何实现“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而不为一宿三餐忙碌“薄利多销”呢?确实是头疼事!在这里我不谈神医生积极性的问题,我就谈一下学术与医术的激励关系处理不当会引起学术腐败的问题。 我在修改广东省公立医院改革实施意见的时候,加了一条“职称评审重在临床的技能表现,探讨取消高级职称卫生技术人员晋升的科研项目的要求。建立以服务质量、服务数量、服务效率、员工满意度、医德医风和岗位责任为基础的绩效考核制度和岗位绩效分配制度”不知道这一条是否可以通过众多的“关隘”。为什么我会这么想的? 因为一种僵化的认识制度依然没有眉目。论文依然是衡量一个人的“水平”的量具。靠论文晋升职称应该是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从“科学的春天”开始,论文成为晋升最重要的考核指标,也成为几乎“唯一”的硬指标。在那科学的春天里,确实激发大家搞科研的积极性,论文的质量应该也比较高。但是,随着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浓厚,科学技术越来越高,“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少,因此“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懂市场的规律。因此,假论文、假学术应运而生,甚至成为一门新兴的职业!殊不知,方舟子越来越有生意可做就是看准了这个“市场”。凭良心试问一下:我们医学论文每年产生多少篇?其中有多少篇有人看的?有多少篇作者自己可以说得清楚所写的?这些“论文”也好,“科研”也好无

   除了我们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不知其详之外,我们的绩效工资也是一项非常艰苦的改革,如何实现“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而不为一宿三餐忙碌“薄利多销”呢?确实是头疼事!在这里我不谈神医生积极性的问题,我就谈一下学术与医术的激励关系处理不当会引起学术腐败的问题。

    我在修改广东省公立医院改革实施意见的时候,加了一条“职称评审重在临床的技能表现,探讨取消高级职称卫生技术人员晋升的科研项目的要求。建立以服务质量、服务数量、服务效率、员工满意度、医德医风和岗位责任为基础的绩效考核制度和岗位绩效分配制度”不知道这一条是否可以通过众多的“关隘”。为什么我会这么想的?

会写论文的不一定受欢迎的医生 过完年了,卫生部各部门的会议随即全面铺开。今年的医政与医管会议合在一起开,会议的主题一定是离不开今年公立医院改革的工作布置,可能是围绕公立医院改革中期评估来开展。公立医院改革的九项任务到底完成的如何呢?我本人心中没有底。以我的观点,公立医院的公益性没有明晰,公立医院改革就如同“新药装旧瓶”,“药”是新政,“瓶”是体制。就目前公立医院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我们都语焉不详。要做到谨本详始确实也很难,只有一直摸着石头不过河——试试这试试那。 除了我们的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不知其详之外,我们的绩效工资也是一项非常艰苦的改革,如何实现“调动医生的积极性”而不为一宿三餐忙碌“薄利多销”呢?确实是头疼事!在这里我不谈神医生积极性的问题,我就谈一下学术与医术的激励关系处理不当会引起学术腐败的问题。 我在修改广东省公立医院改革实施意见的时候,加了一条“职称评审重在临床的技能表现,探讨取消高级职称卫生技术人员晋升的科研项目的要求。建立以服务质量、服务数量、服务效率、员工满意度、医德医风和岗位责任为基础的绩效考核制度和岗位绩效分配制度”不知道这一条是否可以通过众多的“关隘”。为什么我会这么想的? 因为一种僵化的认识制度依然没有眉目。论文依然是衡量一个人的“水平”的量具。靠论文晋升职称应该是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从“科学的春天”开始,论文成为晋升最重要的考核指标,也成为几乎“唯一”的硬指标。在那科学的春天里,确实激发大家搞科研的积极性,论文的质量应该也比较高。但是,随着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浓厚,科学技术越来越高,“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少,因此“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懂市场的规律。因此,假论文、假学术应运而生,甚至成为一门新兴的职业!殊不知,方舟子越来越有生意可做就是看准了这个“市场”。凭良心试问一下:我们医学论文每年产生多少篇?其中有多少篇有人看的?有多少篇作者自己可以说得清楚所写的?这些“论文”也好,“科研”也好无

    因为一种僵化的认识制度依然没有眉目。论文依然是衡量一个人的“水平”的量具。靠论文晋升职称应该是我国改革开放初期,从“科学的春天”开始,论文成为晋升最重要的考核指标,也成为几乎“唯一”的硬指标。在那科学的春天里,确实激发大家搞科研的积极性,论文的质量应该也比较高。但是,随着市场化的程度越来越浓厚,科学技术越来越高,“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少,因此“会”写和“懂搞”科研的人越来越懂市场的规律。因此,假论文、假学术应运而生,甚至成为一门新兴的职业!殊不知,方舟子越来越有生意可做就是看准了这个“市场”。凭良心试问一下:我们医学论文每年产生多少篇?其中有多少篇有人看的?有多少篇作者自己可以说得清楚所写的?这些“论文”也好,“科研”也好无非就是一块敲门砖!

了香港乃至国际著名的香港眼科专家梁顺潮教授,他说,在香港的教学医院里,如果想呆下去和谋一个职位就必须有SCI文章,但是在非教学医院就没有这个要求。可见衡量人才的尺度不一样。 SCI文章可以造假,那么影响因子和引用次数就不会造假了吧? 业内人士说:影响因子也会造假,不好的结果修改了,或干脆编造了,没有趋势的让它有趋势英文不好的花钱雇人写,你怎么能查得出来呢?至于引用,托自己熟悉的朋友引用,如果中国人引用的不算,那就托老外引。花钱吗,没有办不了的事。所花出的钱比起得到的好处少很多,何乐而不为?再者说,如果一个人发表的东西是错的,很多人写文章时都要当靶子批驳一番,这样引用率高了,那人的成果岂不是好东西了吗?可笑了吧? 专家们担心:大量Made in China的假SCI论文,无论是数量上的还是质量上的,早晚会集中暴露出来,而现在暴露的仅是冰山一角。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造假的成本远远低于造真的成本这就像盗版书屡禁不止一样的道理。 我的结论:改善学术生态,必须从职称晋升改革开始!提高医生用心搞医术,必须从职称晋升桎梏中解放出来!

    会写论文的是群众欢迎的好医生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但是谁敢轻视论文?连乡村医生也不敢不写论文。年前在乡下调研,有一位县级医院的院长非常自豪地说,我们也有几篇sci文章。什么叫SCI呢,有人戏称为STUPID CHINESE IDEA。我并没有讥笑他们的意思,相反同情的感觉油然而生。现在不论是哪一级医生,只要晋升就得有论文。而且现在论文的等级在向国际化迈进,什么SCI热在全国所有医疗机构火起来,几近成获得重奖的“硬指标”。但是与此俱来的造假也成风。不久前,南方某大学两位讲师因发表70篇SCI论文造假,一时“名声大噪”。更有人以此对着院士大门跃跃欲试。学术造假与学术腐败已不是个案。学术腐败正像官场上的腐败和环境污染一样,得到治理的毕竟是少数,而且是没有关系的少数!继续“犯上作乱”层出不穷!

非就是一块敲门砖! 会写论文的是群众欢迎的好医生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但是谁敢轻视论文?连乡村医生也不敢不写论文。年前在乡下调研,有一位县级医院的院长非常自豪地说,我们也有几篇sci文章。什么叫SCI呢,有人戏称为STUPID CHINESE IDEA。我并没有讥笑他们的意思,相反同情的感觉油然而生。现在不论是哪一级医生,只要晋升就得有论文。而且现在论文的等级在向国际化迈进,什么SCI热在全国所有医疗机构火起来,几近成获得重奖的“硬指标”。但是与此俱来的造假也成风。不久前,南方某大学两位讲师因发表70篇SCI论文造假,一时“名声大噪”。更有人以此对着院士大门跃跃欲试。学术造假与学术腐败已不是个案。学术腐败正像官场上的腐败和环境污染一样,得到治理的毕竟是少数,而且是没有关系的少数!继续“犯上作乱”层出不穷! 有人这么说:大环境污染了,小环境很难保持清净。当全社会都认钱时,知识分子也不会安于贫困。更严重的是,科研体制要你表SCI文章,且每年一评估,你就不敢慢慢等有好的成果出来再去投稿发表。其实,在我们众多的好医生中,不乏论文少医技好的医生,他们有很多到退休还是主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因为按照目前的晋升机制他们不可能被晋升。我好几个同学对职称和学位就是看的很淡很淡,以致在医院的“安排”下“搞”几个题目,“弄”几篇文章。当然,他们比不起现在的博士生毕业,他们写起论文来“驾轻就熟”,两三年就又几篇甚至10篇的SCI论文。 说到这里,再次请大家注意了:我并不反对搞学术研究。我主张的是真正的搞学术研究,在一个教学医院,一个大型医院学术研究是他们一向重要的任务!也是一个财源!更是医院走向高峰的实力表现!但是不是谁都要、必须要搞科研处文章!尤其是对于一个基层医院来说简直就是劳命伤财,败坏风气!如果说发表SCI文章有令人羡慕的物质奖励,这是无可非议!但是作为晋升的阶梯就大可不必!医术与学术在某种程度是相辅相成,但是在具体看病的层次上和分工上又并非如此!我昨天接待

    有人这么说:大环境污染了,小环境很难保持清净。当全社会都认钱时,知识分子也不会安于贫困。更严重的是,科研体制要你表SCI文章,且每年一评估,你就不敢慢慢等有好的成果出来再去投稿发表。其实,在我们众多的好医生中,不乏论文少医技好的医生,他们有很多到退休还是主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因为按照目前的晋升机制他们不可能被晋升。我好几个同学对职称和学位就是看的很淡很淡,以致在医院的“安排”下“搞”几个题目,“弄”几篇文章。当然,他们比不起现在的博士生毕业,他们写起论文来“驾轻就熟”,两三年就又几篇甚至10篇的SCI论文。

 

了香港乃至国际著名的香港眼科专家梁顺潮教授,他说,在香港的教学医院里,如果想呆下去和谋一个职位就必须有SCI文章,但是在非教学医院就没有这个要求。可见衡量人才的尺度不一样。 SCI文章可以造假,那么影响因子和引用次数就不会造假了吧? 业内人士说:影响因子也会造假,不好的结果修改了,或干脆编造了,没有趋势的让它有趋势英文不好的花钱雇人写,你怎么能查得出来呢?至于引用,托自己熟悉的朋友引用,如果中国人引用的不算,那就托老外引。花钱吗,没有办不了的事。所花出的钱比起得到的好处少很多,何乐而不为?再者说,如果一个人发表的东西是错的,很多人写文章时都要当靶子批驳一番,这样引用率高了,那人的成果岂不是好东西了吗?可笑了吧? 专家们担心:大量Made in China的假SCI论文,无论是数量上的还是质量上的,早晚会集中暴露出来,而现在暴露的仅是冰山一角。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造假的成本远远低于造真的成本这就像盗版书屡禁不止一样的道理。 我的结论:改善学术生态,必须从职称晋升改革开始!提高医生用心搞医术,必须从职称晋升桎梏中解放出来!

    说到这里,再次请大家注意了:我并不反对搞学术研究。我主张的是真正的搞学术研究,在一个教学医院,一个大型医院学术研究是他们一向重要的任务!也是一个财源!更是医院走向高峰的实力表现!但是不是谁都要、必须要搞科研处文章!尤其是对于一个基层医院来说简直就是劳命伤财,败坏风气!如果说发表SCI文章有令人羡慕的物质奖励,这是无可非议!但是作为晋升的阶梯就大可不必!医术与学术在某种程度是相辅相成,但是在具体看病的层次上和分工上又并非如此!我昨天接待了香港乃至国际著名的香港眼科专家梁顺潮教授,他说,在香港的教学医院里,如果想呆下去和谋一个职位就必须有SCI文章,但是在非教学医院就没有这个要求。可见衡量人才的尺度不一样。

 

非就是一块敲门砖! 会写论文的是群众欢迎的好医生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但是谁敢轻视论文?连乡村医生也不敢不写论文。年前在乡下调研,有一位县级医院的院长非常自豪地说,我们也有几篇sci文章。什么叫SCI呢,有人戏称为STUPID CHINESE IDEA。我并没有讥笑他们的意思,相反同情的感觉油然而生。现在不论是哪一级医生,只要晋升就得有论文。而且现在论文的等级在向国际化迈进,什么SCI热在全国所有医疗机构火起来,几近成获得重奖的“硬指标”。但是与此俱来的造假也成风。不久前,南方某大学两位讲师因发表70篇SCI论文造假,一时“名声大噪”。更有人以此对着院士大门跃跃欲试。学术造假与学术腐败已不是个案。学术腐败正像官场上的腐败和环境污染一样,得到治理的毕竟是少数,而且是没有关系的少数!继续“犯上作乱”层出不穷! 有人这么说:大环境污染了,小环境很难保持清净。当全社会都认钱时,知识分子也不会安于贫困。更严重的是,科研体制要你表SCI文章,且每年一评估,你就不敢慢慢等有好的成果出来再去投稿发表。其实,在我们众多的好医生中,不乏论文少医技好的医生,他们有很多到退休还是主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因为按照目前的晋升机制他们不可能被晋升。我好几个同学对职称和学位就是看的很淡很淡,以致在医院的“安排”下“搞”几个题目,“弄”几篇文章。当然,他们比不起现在的博士生毕业,他们写起论文来“驾轻就熟”,两三年就又几篇甚至10篇的SCI论文。 说到这里,再次请大家注意了:我并不反对搞学术研究。我主张的是真正的搞学术研究,在一个教学医院,一个大型医院学术研究是他们一向重要的任务!也是一个财源!更是医院走向高峰的实力表现!但是不是谁都要、必须要搞科研处文章!尤其是对于一个基层医院来说简直就是劳命伤财,败坏风气!如果说发表SCI文章有令人羡慕的物质奖励,这是无可非议!但是作为晋升的阶梯就大可不必!医术与学术在某种程度是相辅相成,但是在具体看病的层次上和分工上又并非如此!我昨天接待

   SCI文章可以造假,那么影响因子和引用次数就不会造假了吧? 业内人士说:影响因子也会造假,不好的结果修改了,或干脆编造了,没有趋势的让它有趋势英文不好的花钱雇人写,你怎么能查得出来呢?至于引用,托自己熟悉的朋友引用,如果中国人引用的不算,那就托老外引。花钱吗,没有办不了的事。所花出的钱比起得到的好处少很多,何乐而不为?再者说,如果一个人发表的东西是错的,很多人写文章时都要当靶子批驳一番,这样引用率高了,那人的成果岂不是好东西了吗?可笑了吧?

 

了香港乃至国际著名的香港眼科专家梁顺潮教授,他说,在香港的教学医院里,如果想呆下去和谋一个职位就必须有SCI文章,但是在非教学医院就没有这个要求。可见衡量人才的尺度不一样。 SCI文章可以造假,那么影响因子和引用次数就不会造假了吧? 业内人士说:影响因子也会造假,不好的结果修改了,或干脆编造了,没有趋势的让它有趋势英文不好的花钱雇人写,你怎么能查得出来呢?至于引用,托自己熟悉的朋友引用,如果中国人引用的不算,那就托老外引。花钱吗,没有办不了的事。所花出的钱比起得到的好处少很多,何乐而不为?再者说,如果一个人发表的东西是错的,很多人写文章时都要当靶子批驳一番,这样引用率高了,那人的成果岂不是好东西了吗?可笑了吧? 专家们担心:大量Made in China的假SCI论文,无论是数量上的还是质量上的,早晚会集中暴露出来,而现在暴露的仅是冰山一角。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造假的成本远远低于造真的成本这就像盗版书屡禁不止一样的道理。 我的结论:改善学术生态,必须从职称晋升改革开始!提高医生用心搞医术,必须从职称晋升桎梏中解放出来!

    专家们担心:大量Made in China的假SCI论文,无论是数量上的还是质量上的,早晚会集中暴露出来,而现在暴露的仅是冰山一角。从经济学角度来看,造假的成本远远低于造真的成本这就像盗版书屡禁不止一样的道理。

 

    我的结论:改善学术生态,必须从职称晋升改革开始!提高医生用心搞医术,必须从职称晋升桎梏中解放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19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