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呼唤爱心,铸造诚信  

2011-12-02 13:10: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呼唤爱心,铸造诚信 - 廖新波 - 医生哥波子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议题1】 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议题2】  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范以锦:媒体首先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曾颖如:广东精神更多起源于民间。政府一直提倡的广东精神是敢为人先、开放包容、兼容并蓄、敬业奉献。新时期的广东精神是什么?我想更多应该是改革、创新,几个民间的志愿者朋友还提出了互助、幸福、博爱。 廖新波:我认为应该是诚信。但各人价值观不一样,公约数就不一样了。回归到算术,“1”就是最大的公约数,就我所管的领域而言,我认为健康就是“1”。 范以锦:在我看来这个最大公约数是包容。广东改革开放之后有大量外来人口涌入,成了陌生人社会,陌生人社会的矛盾肯定非常多,但如果社会包容摩擦就会减少。广东的包容心是有基础的,有传统的。 顾作义:汪洋书记提出要讨论广东人精神,最近我们也已经在网上开始讨论,省委宣传部牵头在做这件事了。目前的概括五花八门,包括敢为人先、诚实守信、开放包容等,还有人提出是淡定。讨论过程也是思考、教育的过程,集中了大家的智慧。现在,大家从经济层面到政治层面、到道德层面、到文化层面等不同层面提出来,最终,我们还是要听听群众的意见,听听专家意见。 【精彩语录】 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范以锦 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本版撰文南方日报记者曹斯雷雨见习记者赖竞超毕嘉琪 本版摄影南方日报记者王辉 统筹南方日报首席记者梅志清

    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我们的确要思考媒体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顾作义

    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

    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不弘扬、不传播,好风气就不可能在社会传播开来。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揭露假丑恶要深挖出社会原因,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觉得,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范以锦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廖新波

    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

    ——曾颖如

而在前段时间,小悦悦事件、南海弃婴事件严重冲击了社会道德底线,挑战了人们的道德良知,也极大伤害了广东在海外的形象。但广东不乏好人好事,羊城接力救人事件就是最好的例证,接力救人已引起南粤的爱心共振。12月30日,我被邀请参加南方传媒的访谈。有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以锦、团省委副书记曾颖如和我参加,我冠以一个特殊的名字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生哥波子”)廖新波,主持人是留学英国新闻专业的靓女曹斯。 【议题1】此次广东两万人接力救助柯达颖让许多人作出了“心灵的选择”。恰逢“小悦悦”事件发生不久,嘉宾们认为,尽管因社会结构深刻变化,人与人的信任感存在“打折”情况,但大部分广东人内心充满爱,“两万好心人”的爱心接力是对“18位冷漠者”行为的反思,也进一步激励、激发了人们的善举。 南方日报:各位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这次救人接力活动。能否谈谈体会? 曾颖如:当时我们和大学生企业家协商之后觉得这样的群体、案例非常值得关注,就将第一笔资金送到医院。接下来的几天,在南方日报媒体责任的引领下,我们团省委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其中,现在在广东掀起了一股爱的浪潮,让我深有感触,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了广东人博爱的精神,这是非常好的善举。 廖新波:这次媒体起了一个很好的推动作用,虽然善举是社会的自发行动,但是作为主流媒体也好,政府也好,应该要积极的推动。我在微博里转发了这件事,不转我放心不下。虽然我暂时没机会捐钱,但我有150万的粉丝,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可能起的作用会更大。 南方日报:接力救人过程中“弃考哥”、“献血姐”举动感人。他们都是普通百姓,传递出的爱心让人很温暖,嘉宾们如何评价他们的善举? 顾作义:“弃考哥”有自己的价值判断。他的行为让我想到,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人追求的可能不是自己所需要,心灵的宁静和满足等有精神价值的方面往往被忽视了。 范以锦:救人跟国考相比,当然救人重要。“弃考哥”做出了牺牲,也体现了价值,一方面是他个人的价值,另一方面是他这种精神传播出去之后产生的社会价值,所以我赞同他这样做。 南方日报:很多人的善举触动我们的心灵。刚才提到“小悦悦事件”,南方日报网友也在提问,为何两万热心人在广东,18位冷漠者也在广东? 廖新波:一个社会里什么人都会有,有恶人也有善人,有冷漠者也有热心人。我们不求价值观统一,但求善为本、善为先。因此,对热心人我们要鼓励,对行恶者要鞭打和谴责,但对不行善的人,要用平和的心态对待。 曾颖如:“小悦悦事件”事件反映了广东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在道德教育上还存在困难和问题。但从这次救助达颖爱心传递事件来看,大部分人的内心是充满爱的。 范以锦:尽管在实行市场经济后,对这方面有消极影响,但广东人大体上充满爱。此次抢救达颖,各个阶层都动员起来,是爱的涌动。从另一个层面看,这也是对“小悦悦事件”的反思。相信大部分人本来就充满爱心,只是需要人去激励。因此,在反思“小悦悦”事件的节点上,一些冷漠的人也能被激发,加入到爱心大潮中。 顾作义:不能说最有爱心的在广东、最冷漠的也在广东。若进行深层次思考,广东经济比较发达,社会结构变化深刻,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转型后,人与人的信任感会变差,这就是我们下一步要抓的,如何进行公民社会建设的问题。不过,广东更早面对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契机,让我们探讨今后如何重建信任、重建诚信的问题。 【议题2】省委书记汪洋在全省文化改革发展工作会议上一句“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引发网络热议。嘉宾们认为,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媒体要把握平衡,不能丢掉专业精神,宣扬真善美时量要够,揭露假丑恶时要讲透,才能达到弘扬社会正气的目的。毕竟,媒体发挥舆论监督职能的最终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南方日报:好孩子为什么是被夸出来的?为什么要夸? 范以锦:好孩子是被夸出来的,良好社会风气是弘扬出来的。孩子天性善良,想积极向善,但需要激励,你将他的事迹弘扬出去,全社会都知道有这个好孩子。汪洋书记讲的这个好孩子是个比喻,他指的是现在的社会风气。中华民族民风淳朴,你要去挖掘、弘扬才能在社会上传播。 顾作义:我们需要正面的引导,包括在工作中,我们越是批评下属他们就觉得越没劲。我们这个社会每天都会有消极的方面,所以我们更要找正面的东西起示范作用。看到美好的东西我们的心情也会很舒畅,这个美好正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曾颖如:每一个人最爱的是什么?爱的就是我们的孩子。汪书记说好孩子是夸出来的,如果媒体将每一个人当作孩子去爱的话,一定会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 廖新波:记得第一次见汪洋书记时他说,卫生厅最近有一位厅长提出门诊看病误诊50%、住院误诊30%,你怎么看呢?我当场说,报告书记,此人正是我,对不起,我惹麻烦了。没想到汪书记说,没事,大家一起讨论。 还有一次,汪书记对我说,新波,最近粉丝大增吧?我受到很大鼓舞。而如果对我说,要注意啊,你是系统内的人啊。这就是不同的效果,可见“夸”是很重要的。 南方日报:说到“夸”,作为媒体的我们似乎更有“夸”的阵地。各位嘉宾认为如今媒体在“夸”的问题上,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范以锦:媒体首先    本版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雷雨 见习记者 赖竞超 毕嘉琪

    本版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王辉

要积极传播真善美,另外就是对假丑恶进行揭露。但现在的媒体正面报道做得怎样呢?广东的总体情况还不错,但量不够,贴近性不够,真正能引起震动的、得到大家认可的、引起社会反响的还不多。 其实,揭露假丑恶目的也是为了弘扬真善美。但有一些媒体人非常喜欢为揭露而揭露,通过这些事来吸引眼球。假丑恶的确要揭露,但是你更要深挖出社会原因,要把它做透,而不要变成假丑恶的展示。比如有的媒体报道见死不救又不将问题说透,结果让整个社会都以为我去救人最后会吃亏。 顾作义:如今,媒体弘扬真善美的力度的确不够。最近,批评假恶丑的频率、密度太过于集中了,今天爆炸,明天事故,后天又有新的社会问题,让人很没安全感。有时候媒体还会过度炒作,比如“开房门”就是,哪怕批评也是要尊重人家的隐私啊。我们的确要思考批评的量、度、频率、时机、时效等。最近我们准备在媒体搞一些专栏,讲发生在身边的可亲可敬的好人故事,这样可以加大营造向善气场的力度。 廖新波:吸引眼球可以,但要与事实相符,否则就哗众取宠了。媒体的社会责任感很重要,不要不求甚解、以讹传讹,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八毛门”,与事实不符的,居然成为惊天动地的世界奇闻,这在传播学上是成功的,但误导了群众,影响是不良的。 南方日报:我们的网友发问,媒体不是有一项重要职能是进行舆论监督吗?正面宣传和舆论监督如何平衡? 顾作义:舆论监督与正面宣传并不矛盾。只要监督报道的出发点还是为“善”,最终目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把它搞死”。 曾颖如:媒体既要弘扬主流,的确也要发挥监督的作用。我认为,主流媒体应该起一个引导作用,弘扬核心价值观,带动爱心传递。 范以锦:舆论监督还是应该大力支持,但是不是说对舆论监督存在的问题我们就可以不去总结和反思呢?舆论监督需要平衡。哪一个地方出现了问题,大家找媒体,然后一连串问题来了,“小悦悦事件”变成了佛山的冷漠,发生医疗问题,就把整个医疗系统的人都骂了,发生城管问题,将整个城管系统都骂了。这就是站在弱势群体角度上不顾一切地谴责。媒体需要平衡,在一个地方不断发现问题时,既要挖掘这些问题,也要对好的地方进行肯定。佛山最近也发生了老船长救人事件,佛山媒体进行了大力宣传,我想这是对的,媒体不能丢掉专业精神。 【议题3:】“弃考哥”、“献血姐”不愿意面对镜头,这虽是他们宝贵的品性,却也让人困惑:是否做好事不得好报,反而会惹火上身?嘉宾们认为,如今,做好人成本太高的现象的确存在,因此必须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同时,在努力营造向善气场的同时,我们也正寻找能体现和传承广东特质的广东精神最大公约数,包容、诚信成为嘉宾们的热词 南方日报:有网友表示困惑,做了好事会遭到非议,被说成作秀,更严重的是像彭宇案那样,扶了老人却被认为是肇事者,现在是不是有点“做好事不得好报”、“做好事惹火上身”? 范以锦:现象的产生有以下几个原因,一个是社会上的确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人,帮助了他他还反咬一口。有的人做好事捐了款,最后却被诈骗找上门。大家认为当好人成本代价太高,司法部门应该尤其注意对这类问题的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有人讽刺“弃考哥”,说他在作秀。这样的话,对整个社会风气伤害很大。 另外,媒体应该多报道好人有好报,毕竟,救了人却被说成伤害人的现象非常少,我们不能将个别的现象扩大到整个社会。 顾作义:我们要形成一个好人有好报、坏人受惩罚的机制,要从政策、荣誉等方面激励好人。所以,我们搞了关爱道德模范活动,一些道德模范做了好事,比如见义勇后留下后遗症,生活或工作有困难,我们就要关爱他们、帮助他们,发动社会资助他们,不能让好人没有好报。 曾颖如:我们更鼓励人们在做好事过程中求得自己的提升、成长和快乐,而不要太考虑回报。毕竟,内心的付出同时能获得内心的快乐。 廖新波:的确,我们除了自己做好人还要影响别人做好人。我是主管献血的,我带头去献血了。其实我献血一次、两次算什么呢,但是我可以影响一大批人啊。我不怕人家说我作秀,我正是要作秀来号召所有领导干部作秀,献血有益健康,助人为乐,你会感到很幸福。通过这样的一种行为去感染人,影响一大批人向善,是很棒的事情。 南方日报:影响、引导人们向善也回应了我们今天的主题。曾书记,您认为一个向善社会的标志体现在哪里? 曾颖如:如果整个社会,从媒体到政府、到公众的内心精神对善是认可的,是追求真善美的,这就是一个向善的社会、前进的社会、发展的社会,是我们共同追求的。 顾作义:文明办的职责就是要培养一个向善的社会。社会风气是否向善,跟我们的党风、政风是否向善都有很大关系。 南方日报:都希望生活在向善的气场中,那么广东的当务之急是什么? 顾作义:还是要建立信任感和诚信。社会在剧烈的变动之后,政府公信力,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都在下降,重建这种信任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突出问题。 范以锦:逆反心理是长期积累下来的。媒体在此时就要发挥职能,积极宣传向善的方面,将逆反心理扭转过来。相关的部 门也可以通过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来将向善的精神弘扬起来。 南方日报:的确,如今社会人们的思想、价值复杂多元,究竟在广东这一片土地上,什么才是广东精神的“最大公约数”?这对社会和谐稳定有什么意义?

    统筹 南方日报首席记者 梅志清

  评论这张
 
阅读(244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