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官员真名上网为何如此尴尬?  

2011-01-16 22:27: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难以与群众对接?我们受群众欢迎的官员为什么反而因此影响了升迁? 美国学者曼纽尔·卡斯特在《网络社会的崛起》一书中认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信息时代的支配性功能与过程日益以网络组织起来。网络构建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形态,而网络化逻辑的扩散实质性地改变了生产、经验、权力与文化过程中的操作和结果。虽然社会组织的网络形式已经存在于其他时空中,新信息技术范式却为其渗透扩张遍及整个社会结构提供了特质基础。 网络社会通常被认为是虚拟社会,但当网民超过4亿时,当“网络逻辑”正在渗透并改变现实生活逻辑时,我们还能说这是个完全虚拟的社会吗?我们还能如此反看官员的网络形象吗?官员真名上网为何如此尴尬?

羊城晚报首席评论 何 龙

官员真名上网为何如此尴尬? 羊城晚报首席评论 何 龙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什么难以与群众对接?我们受群众欢迎的官员为什么反而因此影响了升迁? 官员在网上开博客或者开微博,大都尝到网上和现实中的酸甜苦辣。对这些“味觉”,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品味得最为深切。他近日在题为《官员博客与民众关心的那些事儿》的讲座中说:“我开博已经将近5年,可不能说我与上面保持一致,我讲的都是一些民众关心的事儿。我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如果墨守官规,我想这样的博客就失去原有的魅力与意义了。” 廖新波的话让我们明显感觉到,在五味杂陈的网络经验中,酸苦辣应该远在甜味之上。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对这种况味体察一点也不比廖新波弱。这个宣传部门的官员在新浪微博里几度改名,几度宣布退出微博又“重出江湖”,显示了他“欲说还休”而又“欲休还说”的矛盾状态。 官员现身上网为何如此多艰?这里面有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 网络是一个超空间、跨阶级的众说纷纭的公众平台,由于可以匿名和隐身,由于言说者超脱了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什么难以与群众对接?我们受群众欢迎的官员为什么反而因此影响了升迁?

    官员在网上开博客或者开微博,大都尝到网上和现实中的酸甜苦辣。对这些“味觉”,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品味得最为深切。他近日在题为《官员博客与民众关心的那些事儿》的讲座中说:“我开博已经将近5年,可不能说我与上面保持一致,我讲的都是一些民众关心的事儿。我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如果墨守官规,我想这样的博客就失去原有的魅力与意义了。”

   廖新波的话让我们明显感觉到,在五味杂陈的网络经验中,酸苦辣应该远在甜味之上。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对这种况味体察一点也不比廖新波弱。这个宣传部门的官员在新浪微博里几度改名,几度宣布退出微博又“重出江湖”,显示了他“欲说还休”而又“欲休还说”的矛盾状态。

    官员现身上网为何如此多艰?这里面有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

言说对象的权力边界,由于有无数看不见的旁观者,网民的言语方式就与现实中的言语方式大为不同。一个在现实生活场域中经常被掌声、附和声和赞扬声包围的官员,在网络中则经常遭遇嘘声和骂声。这对听惯了附和赞美之声的官员来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网络还是个草根居多的平民集会。在当前社会问题较多、官员形象不尽如人意的社会状况中,网民在潜意识里有种“排官”倾向,使得那些真身入网的官员往往成为“假想敌”和情绪发泄对象。 同时,网络还有自己特有的话语和观念体系,上网者又见多识广,知晓社会常识和公认价值,当那些习惯了官场话语和观念体系的官员还以套话空话假话言说、还以违背常识和公认价值的观念示人时,就一定与网民格格不入。 而对那些思想开放、言语实在的官员来说,又要面对他们背后的习惯势力,面对谨言慎行的顶头上司。他们知道,在网络里体恤民情、说人话、说实在话将获得网民的好评,但他们担心从网络回到现实时,可能迎头撞上铁着脸的上司和同僚;他们怕授人以言柄,快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痛感。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

    网络是一个超空间、跨阶级的众说纷纭的公众平台,由于可以匿名和隐身,由于言说者超脱了言说对象的权力边界,由于有无数看不见的旁观者,网民的言语方式就与现实中的言语方式大为不同。一个在现实生活场域中经常被掌声、附和声和赞扬声包围的官员,在网络中则经常遭遇嘘声和骂声。这对听惯了附和赞美之声的官员来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言说对象的权力边界,由于有无数看不见的旁观者,网民的言语方式就与现实中的言语方式大为不同。一个在现实生活场域中经常被掌声、附和声和赞扬声包围的官员,在网络中则经常遭遇嘘声和骂声。这对听惯了附和赞美之声的官员来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网络还是个草根居多的平民集会。在当前社会问题较多、官员形象不尽如人意的社会状况中,网民在潜意识里有种“排官”倾向,使得那些真身入网的官员往往成为“假想敌”和情绪发泄对象。 同时,网络还有自己特有的话语和观念体系,上网者又见多识广,知晓社会常识和公认价值,当那些习惯了官场话语和观念体系的官员还以套话空话假话言说、还以违背常识和公认价值的观念示人时,就一定与网民格格不入。 而对那些思想开放、言语实在的官员来说,又要面对他们背后的习惯势力,面对谨言慎行的顶头上司。他们知道,在网络里体恤民情、说人话、说实在话将获得网民的好评,但他们担心从网络回到现实时,可能迎头撞上铁着脸的上司和同僚;他们怕授人以言柄,快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痛感。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    网络还是个草根居多的平民集会。在当前社会问题较多、官员形象不尽如人意的社会状况中,网民在潜意识里有种“排官”倾向,使得那些真身入网的官员往往成为“假想敌”和情绪发泄对象。

同时,网络还有自己特有的话语和观念体系,上网者又见多识广,知晓社会常识和公认价值,当那些习惯了官场话语和观念体系的官员还以套话空话假话言说、还以违背常识和公认价值的观念示人时,就一定与网民格格不入。

官员真名上网为何如此尴尬? 羊城晚报首席评论 何 龙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什么难以与群众对接?我们受群众欢迎的官员为什么反而因此影响了升迁? 官员在网上开博客或者开微博,大都尝到网上和现实中的酸甜苦辣。对这些“味觉”,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品味得最为深切。他近日在题为《官员博客与民众关心的那些事儿》的讲座中说:“我开博已经将近5年,可不能说我与上面保持一致,我讲的都是一些民众关心的事儿。我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可谓门门都是鬼门关!如果墨守官规,我想这样的博客就失去原有的魅力与意义了。” 廖新波的话让我们明显感觉到,在五味杂陈的网络经验中,酸苦辣应该远在甜味之上。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对这种况味体察一点也不比廖新波弱。这个宣传部门的官员在新浪微博里几度改名,几度宣布退出微博又“重出江湖”,显示了他“欲说还休”而又“欲休还说”的矛盾状态。 官员现身上网为何如此多艰?这里面有许多值得关注的问题。 网络是一个超空间、跨阶级的众说纷纭的公众平台,由于可以匿名和隐身,由于言说者超脱了

    而对那些思想开放、言语实在的官员来说,又要面对他们背后的习惯势力,面对谨言慎行的顶头上司。他们知道,在网络里体恤民情、说人话、说实在话将获得网民的好评,但他们担心从网络回到现实时,可能迎头撞上铁着脸的上司和同僚;他们怕授人以言柄,快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痛感。

言说对象的权力边界,由于有无数看不见的旁观者,网民的言语方式就与现实中的言语方式大为不同。一个在现实生活场域中经常被掌声、附和声和赞扬声包围的官员,在网络中则经常遭遇嘘声和骂声。这对听惯了附和赞美之声的官员来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网络还是个草根居多的平民集会。在当前社会问题较多、官员形象不尽如人意的社会状况中,网民在潜意识里有种“排官”倾向,使得那些真身入网的官员往往成为“假想敌”和情绪发泄对象。 同时,网络还有自己特有的话语和观念体系,上网者又见多识广,知晓社会常识和公认价值,当那些习惯了官场话语和观念体系的官员还以套话空话假话言说、还以违背常识和公认价值的观念示人时,就一定与网民格格不入。 而对那些思想开放、言语实在的官员来说,又要面对他们背后的习惯势力,面对谨言慎行的顶头上司。他们知道,在网络里体恤民情、说人话、说实在话将获得网民的好评,但他们担心从网络回到现实时,可能迎头撞上铁着脸的上司和同僚;他们怕授人以言柄,快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痛感。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什么难以与群众对接?我们受群众欢迎的官员为什么反而因此影响了升迁?

    美国学者曼纽尔·卡斯特在《网络社会的崛起》一书中认为,作为一种历史趋势,信息时代的支配性功能与过程日益以网络组织起来。网络构建了我们社会的新社会形态,而网络化逻辑的扩散实质性地改变了生产、经验、权力与文化过程中的操作和结果。虽然社会组织的网络形式已经存在于其他时空中,新信息技术范式却为其渗透扩张遍及整个社会结构提供了特质基础。

言说对象的权力边界,由于有无数看不见的旁观者,网民的言语方式就与现实中的言语方式大为不同。一个在现实生活场域中经常被掌声、附和声和赞扬声包围的官员,在网络中则经常遭遇嘘声和骂声。这对听惯了附和赞美之声的官员来说是一种严峻的挑战和考验。 网络还是个草根居多的平民集会。在当前社会问题较多、官员形象不尽如人意的社会状况中,网民在潜意识里有种“排官”倾向,使得那些真身入网的官员往往成为“假想敌”和情绪发泄对象。 同时,网络还有自己特有的话语和观念体系,上网者又见多识广,知晓社会常识和公认价值,当那些习惯了官场话语和观念体系的官员还以套话空话假话言说、还以违背常识和公认价值的观念示人时,就一定与网民格格不入。 而对那些思想开放、言语实在的官员来说,又要面对他们背后的习惯势力,面对谨言慎行的顶头上司。他们知道,在网络里体恤民情、说人话、说实在话将获得网民的好评,但他们担心从网络回到现实时,可能迎头撞上铁着脸的上司和同僚;他们怕授人以言柄,快感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痛感。 中国共产党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密切联系群众”,“与群众共呼吸同命运”也是中国共产党宣示的重要执政理念,而网络应该是目前最便捷最低碳最真实的联系群众的渠道,可是我们现在的观念体系与话语体系为

   网络社会通常被认为是虚拟社会,但当网民超过4亿时,当“网络逻辑”正在渗透并改变现实生活逻辑时,我们还能说这是个完全虚拟的社会吗?我们还能如此反看官员的网络形象吗?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