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2010-10-13 19:51: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淡定就好,尤其您这样的高级官员,如果能从骂声中发现问题的结症,不是很好的事吗?事出一定有因,可能整体上骂错了方向,但病因一定在里面。 我:哈哈,我理解你的意思。其实这个社会很奇怪,娱乐麻痹精神,不善于思想。一个不善思想的民族,容易意志涣散,被奴化!小则祸国,大则亡国。 燕小夕:廖厅,人心浮躁,关键之处多被忽略。而大家会觉得那些“缝屁眼”“见死不救”是和自己相关的事,而所谓“意义”不是民众可以发言可以左右的东西。(10月11日 23:04) 我回复@燕小夕:理解。同时,有决策权力的人也不会来这里溜达,对吗? 燕小夕:没有这个意思,呵呵,觉得廖厅很亲切的,可以在这里听大家的声音已经难得了 大棵葱:总觉得社会步入重大危机才能唤醒芸芸众生,是不是太过悲观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10月11日 23:02) 澜视界:同意 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 2010-10-11 08:10 你需要孩子为你做什么?2010-10-10 09:20 医改中政府的责任2010-10-08 07:58 医改理论仍于混沌状态 2010-10-06 00:2 医改是和谐社会建设锐器 2010-10-04 20:50

澜视界:同意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

你关注的仅仅是娱乐? 双节前,我多篇“理论性”的博文连续被推荐到博客首页、新浪首页和健康博客首页。节中,我也没有“放弃”写博,发表了数篇我的医改观,但是没有被新浪“青睐”(也许休息了)。相比之下,节后我的《政府如何在医改中定位》一文,被推荐到博客首页。虽然我不知道被推荐在哪一个方块,但是敏感的凡人医生确发现了一个这样的现象: 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即使被推荐到了新浪首页或健康频道首页,也远远比不上“缝屁眼”“见死不救”等话题的点击率。同胞们可能意识不到,关注、探讨、践行这种真正有价值的话题,恰恰最有助于推进切实解决他们所关注的“缝屁眼”“见死不救”问题,远比跟着记者骂街撒泼、人云亦云要有实际意义。 看了凡人医生的这段话,心理确实有点不知滋味。人们对医改已经麻木了?有些推荐的文章比不推荐的点击率还差;有些“无厘头”的文章只要题目吸引人的,点击量就飞涨!人们对一些关系到问题与现象的根本性理论不关心?凡人医生可以说是非常认真研究我博客的网友之一。虽然我的理论功夫不够深,但是确实可以引起一些人的注意。有些网友,比如醉卧商场虽然也在批评我只有理由没有实践,甚至“骂”我:“永远都是那么多正确的废话,哪怕来那么一点实际的都好。”我不责怪,我一个人的能力很有限,体制也决定我这样。人们总想希望一些实际的东西我是理解的,但是没有正确的理论作为行动的纲领,我们将付出的代价会更大。我们不是说摸着石头过河吗?现在的现象是摸着石头也不过河。或者过了河也不知道要做什么?不是吗?经济发展了,我们该做什么呢?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就是城市化了吗?类似社会的问题一定是我们当今要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的抱怨绝对不是因为新浪编辑的问题,相反,也正是新浪对我的青睐,给我带来这么多的网友与粉丝,他们有坚持不懈的,有“前赴后继”。有了网友们的宠爱,我的缺陷被包容了,也使我感觉到做“领头羊”的艰难。但是,看到网友如下评论,有时候也觉得,何必如此认真呢?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有些原则还是要放弃的,不要迂腐。暂时的放弃并不是永远的退却。 森森小珠 学术刊物早就堕落了!领导不知道呀?!骂也是一种关注或关心。 钱明照zing 娱乐于教可能会比较大影响。 马梁晴天:廖厅,不是每个人都能体会到这种有深层价值的话题的重要性的,相对来说“缝屁眼”“见死不救“这类话题跟容易受普通读者的关注。
英文:新浪的小编们可没有波仔哥的境界。他们推荐和删除的都是80后的观点。 TV哇哇说:这个不能责备媒体,媒体本来就是娱乐的、庸众的,严肃的文章不要追求关注的数量,而在乎质量。如果我们的核心学术刊物不堕落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有价值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我觉得:是呀!有时候骂街也成了娱乐!这种骂街包括骂任何人和事! Larkar:哥波子兄名气越来越大了 高胜行: 严肃关注您提到的现象! 引天行:系啊,而家几多评论,都含有骂嘅成份,可能解决唔到实际问题,但如果连呢一点都唔做,咁就真系乜都无啦。因为声嘶力竭咁大叫大喊,居然无人理会,咁唯有骂叉佢啦。 有关人不守关: 你对娱乐的定义。。。应该也包括你自己吧。 Li_PH: 大多人都无聊化、虚拟化、骂街话,很少把时间花在思考上~ 默克雪兰诺: 世事洞明,求真务实,着眼解决问题,而不是求全责备。 楚东篱:大家多半“不明真相”,有什么办法?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致力于“建设”,发泄完了就洗洗睡了,哀莫大于心死。 麦粒儿2010:莫非当政者从来没有点击过一位主要负责医改的厅级领导的博客?我从未见过有中央的领导对寥厅的博客留言. TLR4:医疗改革实为万丈深渊。上次听国务院领导座谈,听下来的感觉是,上层啥都知道,但是啥都改变不了。中外都是这样。国外的克林顿夫妇,多么聪明的一对,在这上面也栽跟头。阁下位列中层,恐怕只有两头受气的份。 村巴佬: 非常支持您发微博!谢谢!有用么?中国社会的所谓精英不少吧,我觉得可以让P民消遣下) 涂尔干日记:支持波哥!厅长能在微微之博表达观点,不容易!我一直关注中国的医疗发展,医生,首要的不是仁术,而是仁心… 简象:对于很多人来说,随便骂街肯定比提有价值的建议更容易,也更擅长。 鬼臼毒:亲民的,自然为民关注;亲学术的,自然为学者所关注。各有侧重罢了。而学者少,而民多,所以点击量如是。“意义”也因人而异,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3900亿这个数字,并不如他医保卡内的金额这个数字更有“意义”。(10月11日 23:22) 陆吴双:您不知道现在粉丝最多的是娱乐明星吗?政策不是由民众决定的,舆论要引导。(10月11日 23:20) TV哇哇对我说:怀宇:人们倾向娱乐化

  评论这张
 
阅读(269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