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2010-09-14 05:20: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群众看病,政府赚钱?不可能。但目前我们就是这种“政府想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不花钱”的状况。因此,如果我们医改就在做医院公益性的回归,政府就必须在医改中给公立医院定好位,这是必须要明确的,不是似是而非的一种“无政府”状态! 有人也问,你太难得了,但是如果要把你调岗你怎么看。我很坦然,真的无所谓。人生苦短,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如果叫我去管生产,也许也会产生更新颖的火化。 只要我们解决了民生问题,我们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现在有经济实力了,该做了,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情。纵观各国,政府不只是抓生产的,而是关注民生,解决贫穷。 对于疫苗的科学性,要用科学的、客观的态度去看待。有没有好处?肯定有;有没有反应?肯定也有。但我认为流感就不用打疫苗。去年我就没打甲流疫苗。 现在我们不要走得太快了,停下来,等我们的灵魂,等回我们的灵魂。因为我们走得太快,留下的问题就越多。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高调吧?应该还是随性、率性。 我的做法得到很多外省朋友的青睐,认为廖新波的言行为当今的政府加了不少分,是否也是一种时尚呢?我看也是吧!只有广东,才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让我这么“出位”的人去开博客说话。我深深知道,在我们的民主还没有充分的时候,我们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的是文火,否则人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这种行为开一个头,哪怕是牺牲品也好,将会给后人一个思考,政府官员该如何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这不也是我们中央机关报和地方机关报一直在提倡的,政府官员如何积极投入到网络社会中一个很好的“典范”吗?看来,我不谦虚了,吧自己的称作为“典范”。 记者问,如果给自己这七年“官员生涯”打分该打多少分呢?我貌不客气地说:可以打90分。欠10分在哪里呢?就是我太过真了,太较真了,太率真了。官场的潜规则是不该讲的不要讲。但是如果不讲,我们可以能解决问题吗?事实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隐瞒呢?广开言路,积极面对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才是民主政治的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我的“致命伤”是在反映渠道这里。有领导说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是场合错了,不该上网去说。 还有人说:你不是场合错了,是立场错了,你是廖厅长,不是廖教授。我反问:廖厅长就该只报好的、不报坏的和存在问题给领导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啊,是吧?我现在一些医改观点可能与有关部门不同。但是我们领导如果开明的话,再过若干年,他会认为:哎呀廖厅,你不愧是个好干部。真知灼见!哈哈,事实上就是如此!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坚持我做的,因为我们党所倡导的,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我说这话够率真了吧,或者说“幼稚”。 医改的关键是政府为什么办医院

   若干天以前,一本叫做《时尚先生》的杂志采访我,顾名思义,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 廖新波 - 医生哥波子《时尚杂志》面对的是时尚男人(我没有研究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去翻翻)。毕竟在今年的9月号,我作为10个中国男人谈自己的职业准则——哪些应该做到的事,以及哪些不能做到的事。什么是时尚?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这本杂志选我做“时尚男人”的代表,一定不是站在影星和生活“浪子”的角度去选“材”。从它的题目就知道选我的理由:《公务员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以“医生哥波子”之名开设微博和博客》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若干天以前,一本叫做《时尚先生》的杂志采访我,顾名思义,《时尚杂志》面对的是时尚男人(我没有研究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去翻翻)。毕竟在今年的9月号,我作为10个中国男人谈自己的职业准则——哪些应该做到的事,以及哪些不能做到的事。什么是时尚?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这本杂志选我做“时尚男人”的代表,一定不是站在影星和生活“浪子”的角度去选“材”。从它的题目就知道选我的理由:《公务员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以“医生哥波子”之名开设微博和博客》。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呢?我认为没有必要“统一认识”,也没有必要“统一思想”。时尚,是以一个人的价值为取向。我在《时尚先生》的采访中说道: 我不是签字笔。就像人大代表不是一个举手机器嘛,是吧? 我四十八岁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如何“转行”呢?我并不是潜意识所说:当官,想办法当官。当时,组织要在大医院选一个人来当副厅长管医政,历年来广东省人民医院都有“代表”出任厅领导。按照这个“潜规则”,省医必须派人出任。在省医,其他几个副院长不愿意到卫生厅,后来才叫到了我。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官场的东西很难弄。院长说,阿波,你应该去,年轻,对管理又感兴趣,一定有出息。 我很随性。可以说,不会做医生,最后做了医生;不会管理,最后做了副院长;现在是不会做官,依然不会做官。当然,这个“不会”是加引号的。 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你说我懂不懂啊,我说懂一点,不是很精通。但是你懂那些干什么啊,太累了,干脆我行我素。我认为我正确的,我对得起人民的,对得起党和政府的,当然还要对得起良心,这是最重要的。 各种善意的提醒、招呼是有的,但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关博客。我们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呢?我认为没有必要“统一认识”,也没有必要“统一思想”。时尚,是以一个人的价值为取向。我在《时尚先生》的采访中说道:

 

    我不是签字笔。就像人大代表不是一个举手机器嘛,是吧?

    我四十八岁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如何“转行”呢?我并不是潜意识所说:当官,想办法当官。当时,组织要在大医院选一个人来当副厅长管医政,历年来广东省人民医院都有“代表”出任厅领导。按照这个“潜规则”,省医必须派人出任。在省医,其他几个副院长不愿意到卫生厅,后来才叫到了我。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官场的东西很难弄。院长说,阿波,你应该去,年轻,对管理又感兴趣,一定有出息。

    我很随性。可以说,不会做医生,最后做了医生;不会管理,最后做了副院长;现在是不会做官,依然不会做官。当然,这个“不会”是加引号的。

。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高调吧?应该还是随性、率性。 我的做法得到很多外省朋友的青睐,认为廖新波的言行为当今的政府加了不少分,是否也是一种时尚呢?我看也是吧!只有广东,才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让我这么“出位”的人去开博客说话。我深深知道,在我们的民主还没有充分的时候,我们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的是文火,否则人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这种行为开一个头,哪怕是牺牲品也好,将会给后人一个思考,政府官员该如何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这不也是我们中央机关报和地方机关报一直在提倡的,政府官员如何积极投入到网络社会中一个很好的“典范”吗?看来,我不谦虚了,吧自己的称作为“典范”。 记者问,如果给自己这七年“官员生涯”打分该打多少分呢?我貌不客气地说:可以打90分。欠10分在哪里呢?就是我太过真了,太较真了,太率真了。官场的潜规则是不该讲的不要讲。但是如果不讲,我们可以能解决问题吗?事实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隐瞒呢?广开言路,积极面对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才是民主政治的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我的“致命伤”是在反映渠道这里。有领导说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是场合错了,不该上网去说。 还有人说:你不是场合错了,是立场错了,你是廖厅长,不是廖教授。我反问:廖厅长就该只报好的、不报坏的和存在问题给领导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啊,是吧?我现在一些医改观点可能与有关部门不同。但是我们领导如果开明的话,再过若干年,他会认为:哎呀廖厅,你不愧是个好干部。真知灼见!哈哈,事实上就是如此!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坚持我做的,因为我们党所倡导的,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我说这话够率真了吧,或者说“幼稚”。 医改的关键是政府为什么办医院

   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你说我懂不懂啊,我说懂一点,不是很精通。但是你懂那些干什么啊,太累了,干脆我行我素。我认为我正确的,我对得起人民的,对得起党和政府的,当然还要对得起良心,这是最重要的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若干天以前,一本叫做《时尚先生》的杂志采访我,顾名思义,《时尚杂志》面对的是时尚男人(我没有研究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去翻翻)。毕竟在今年的9月号,我作为10个中国男人谈自己的职业准则——哪些应该做到的事,以及哪些不能做到的事。什么是时尚?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这本杂志选我做“时尚男人”的代表,一定不是站在影星和生活“浪子”的角度去选“材”。从它的题目就知道选我的理由:《公务员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以“医生哥波子”之名开设微博和博客》。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呢?我认为没有必要“统一认识”,也没有必要“统一思想”。时尚,是以一个人的价值为取向。我在《时尚先生》的采访中说道: 我不是签字笔。就像人大代表不是一个举手机器嘛,是吧? 我四十八岁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如何“转行”呢?我并不是潜意识所说:当官,想办法当官。当时,组织要在大医院选一个人来当副厅长管医政,历年来广东省人民医院都有“代表”出任厅领导。按照这个“潜规则”,省医必须派人出任。在省医,其他几个副院长不愿意到卫生厅,后来才叫到了我。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官场的东西很难弄。院长说,阿波,你应该去,年轻,对管理又感兴趣,一定有出息。 我很随性。可以说,不会做医生,最后做了医生;不会管理,最后做了副院长;现在是不会做官,依然不会做官。当然,这个“不会”是加引号的。 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你说我懂不懂啊,我说懂一点,不是很精通。但是你懂那些干什么啊,太累了,干脆我行我素。我认为我正确的,我对得起人民的,对得起党和政府的,当然还要对得起良心,这是最重要的。 各种善意的提醒、招呼是有的,但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关博客。我们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

    各种善意的提醒、招呼是有的,但?为群众看病,政府赚钱?不可能。但目前我们就是这种“政府想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不花钱”的状况。因此,如果我们医改就在做医院公益性的回归,政府就必须在医改中给公立医院定好位,这是必须要明确的,不是似是而非的一种“无政府”状态! 有人也问,你太难得了,但是如果要把你调岗你怎么看。我很坦然,真的无所谓。人生苦短,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如果叫我去管生产,也许也会产生更新颖的火化。 只要我们解决了民生问题,我们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现在有经济实力了,该做了,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情。纵观各国,政府不只是抓生产的,而是关注民生,解决贫穷。 对于疫苗的科学性,要用科学的、客观的态度去看待。有没有好处?肯定有;有没有反应?肯定也有。但我认为流感就不用打疫苗。去年我就没打甲流疫苗。 现在我们不要走得太快了,停下来,等我们的灵魂,等回我们的灵魂。因为我们走得太快,留下的问题就越多。 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关博客。我们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高调吧?应该还是随性、率性。

    我的做法得到很多外省朋友的青睐,认为廖新波的言行为当今的政府加了不少分,是否也是一种时尚呢?我看也是吧!只有广东,才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让我这么“出位”的人去开博客说话。我深深知道,在我们的民主还没有充分的时候,我们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的是文火,否则人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这种行为开一个头,哪怕是牺牲品也好,将会给后人一个思考,政府官员该如何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这不也是我们中央机关报和地方机关报一直在提倡的,政府官员如何积极投入到网络社会中一个很好的“典范”吗?看来,我不谦虚了,吧自己的称作为“典范”。

 

    记者问,如果给自己这七年“官员生涯”打分该打多少分呢?我貌不客气地说:可以打90分。欠10分在哪里呢?就是我太过真了,太较真了,太率真了。官场的潜规则是不该讲的不要讲。但是如果不讲,我们可以能解决问题吗?事实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隐瞒呢?广开言路,积极面对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才是民主政治的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我的“致命伤”是在反映渠道这里。有领导说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是场合错了,不该上网去说。

。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高调吧?应该还是随性、率性。 我的做法得到很多外省朋友的青睐,认为廖新波的言行为当今的政府加了不少分,是否也是一种时尚呢?我看也是吧!只有广东,才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让我这么“出位”的人去开博客说话。我深深知道,在我们的民主还没有充分的时候,我们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的是文火,否则人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这种行为开一个头,哪怕是牺牲品也好,将会给后人一个思考,政府官员该如何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这不也是我们中央机关报和地方机关报一直在提倡的,政府官员如何积极投入到网络社会中一个很好的“典范”吗?看来,我不谦虚了,吧自己的称作为“典范”。 记者问,如果给自己这七年“官员生涯”打分该打多少分呢?我貌不客气地说:可以打90分。欠10分在哪里呢?就是我太过真了,太较真了,太率真了。官场的潜规则是不该讲的不要讲。但是如果不讲,我们可以能解决问题吗?事实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隐瞒呢?广开言路,积极面对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才是民主政治的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我的“致命伤”是在反映渠道这里。有领导说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是场合错了,不该上网去说。 还有人说:你不是场合错了,是立场错了,你是廖厅长,不是廖教授。我反问:廖厅长就该只报好的、不报坏的和存在问题给领导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啊,是吧?我现在一些医改观点可能与有关部门不同。但是我们领导如果开明的话,再过若干年,他会认为:哎呀廖厅,你不愧是个好干部。真知灼见!哈哈,事实上就是如此!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坚持我做的,因为我们党所倡导的,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我说这话够率真了吧,或者说“幼稚”。 医改的关键是政府为什么办医院    还有人说:你不是场合错了,是立场错了,你是廖厅长,不是廖教授。我反问:廖厅长就该只报好的、不报坏的和存在问题给领导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啊,是吧?我现在一些医改观点可能与有关部门不同。但是我们领导如果开明的话,再过若干年,他会认为:哎呀廖厅,你不愧是个好干部。真知灼见!哈哈,事实上就是如此!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坚持我做的,因为我们党所倡导的,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我说这话够率真了吧,或者说“幼稚”。?为群众看病,政府赚钱?不可能。但目前我们就是这种“政府想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不花钱”的状况。因此,如果我们医改就在做医院公益性的回归,政府就必须在医改中给公立医院定好位,这是必须要明确的,不是似是而非的一种“无政府”状态! 有人也问,你太难得了,但是如果要把你调岗你怎么看。我很坦然,真的无所谓。人生苦短,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如果叫我去管生产,也许也会产生更新颖的火化。 只要我们解决了民生问题,我们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现在有经济实力了,该做了,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情。纵观各国,政府不只是抓生产的,而是关注民生,解决贫穷。 对于疫苗的科学性,要用科学的、客观的态度去看待。有没有好处?肯定有;有没有反应?肯定也有。但我认为流感就不用打疫苗。去年我就没打甲流疫苗。 现在我们不要走得太快了,停下来,等我们的灵魂,等回我们的灵魂。因为我们走得太快,留下的问题就越多。

。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高调吧?应该还是随性、率性。 我的做法得到很多外省朋友的青睐,认为廖新波的言行为当今的政府加了不少分,是否也是一种时尚呢?我看也是吧!只有广东,才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让我这么“出位”的人去开博客说话。我深深知道,在我们的民主还没有充分的时候,我们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的是文火,否则人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这种行为开一个头,哪怕是牺牲品也好,将会给后人一个思考,政府官员该如何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这不也是我们中央机关报和地方机关报一直在提倡的,政府官员如何积极投入到网络社会中一个很好的“典范”吗?看来,我不谦虚了,吧自己的称作为“典范”。 记者问,如果给自己这七年“官员生涯”打分该打多少分呢?我貌不客气地说:可以打90分。欠10分在哪里呢?就是我太过真了,太较真了,太率真了。官场的潜规则是不该讲的不要讲。但是如果不讲,我们可以能解决问题吗?事实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隐瞒呢?广开言路,积极面对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才是民主政治的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我的“致命伤”是在反映渠道这里。有领导说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是场合错了,不该上网去说。 还有人说:你不是场合错了,是立场错了,你是廖厅长,不是廖教授。我反问:廖厅长就该只报好的、不报坏的和存在问题给领导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啊,是吧?我现在一些医改观点可能与有关部门不同。但是我们领导如果开明的话,再过若干年,他会认为:哎呀廖厅,你不愧是个好干部。真知灼见!哈哈,事实上就是如此!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坚持我做的,因为我们党所倡导的,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我说这话够率真了吧,或者说“幼稚”。 医改的关键是政府为什么办医院    医改的关键是政府为什么办医院?为群众看病,政府赚钱?不可能。但目前我们就是这种“政府想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不花钱”的状况。因此,如果我们医改就在做医院公益性的回归,?为群众看病,政府赚钱?不可能。但目前我们就是这种“政府想在公立医院改革中不花钱”的状况。因此,如果我们医改就在做医院公益性的回归,政府就必须在医改中给公立医院定好位,这是必须要明确的,不是似是而非的一种“无政府”状态! 有人也问,你太难得了,但是如果要把你调岗你怎么看。我很坦然,真的无所谓。人生苦短,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如果叫我去管生产,也许也会产生更新颖的火化。 只要我们解决了民生问题,我们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现在有经济实力了,该做了,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情。纵观各国,政府不只是抓生产的,而是关注民生,解决贫穷。 对于疫苗的科学性,要用科学的、客观的态度去看待。有没有好处?肯定有;有没有反应?肯定也有。但我认为流感就不用打疫苗。去年我就没打甲流疫苗。 现在我们不要走得太快了,停下来,等我们的灵魂,等回我们的灵魂。因为我们走得太快,留下的问题就越多。 政府就必须在医改中给公立医院定好位,这是必须要明确的,不是似是而非的一种“无政府”状态!

。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想,这不是高调吧?应该还是随性、率性。 我的做法得到很多外省朋友的青睐,认为廖新波的言行为当今的政府加了不少分,是否也是一种时尚呢?我看也是吧!只有广东,才有这样一种宽松的环境,让我这么“出位”的人去开博客说话。我深深知道,在我们的民主还没有充分的时候,我们不能操之过急,需要的是文火,否则人们一时接受不了。但是我也希望通过我的这种行为开一个头,哪怕是牺牲品也好,将会给后人一个思考,政府官员该如何参与公共领域的讨论。这不也是我们中央机关报和地方机关报一直在提倡的,政府官员如何积极投入到网络社会中一个很好的“典范”吗?看来,我不谦虚了,吧自己的称作为“典范”。 记者问,如果给自己这七年“官员生涯”打分该打多少分呢?我貌不客气地说:可以打90分。欠10分在哪里呢?就是我太过真了,太较真了,太率真了。官场的潜规则是不该讲的不要讲。但是如果不讲,我们可以能解决问题吗?事实存在的问题为什么要隐瞒呢?广开言路,积极面对问题,用心解决问题,才是民主政治的的意义所在。 我知道我的“致命伤”是在反映渠道这里。有领导说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但是场合错了,不该上网去说。 还有人说:你不是场合错了,是立场错了,你是廖厅长,不是廖教授。我反问:廖厅长就该只报好的、不报坏的和存在问题给领导吗?我认为不是这样,应该实事求是。实事求是是我们党的一贯原则啊,是吧?我现在一些医改观点可能与有关部门不同。但是我们领导如果开明的话,再过若干年,他会认为:哎呀廖厅,你不愧是个好干部。真知灼见!哈哈,事实上就是如此!所以,我非常有信心坚持我做的,因为我们党所倡导的,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我说这话够率真了吧,或者说“幼稚”。 医改的关键是政府为什么办医院   有人也问,你太难得了,但是如果要把你调岗你怎么看。我很坦然,真的无所谓。人生苦短,能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如果叫我去管生产,也许也会产生更新颖的火化。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若干天以前,一本叫做《时尚先生》的杂志采访我,顾名思义,《时尚杂志》面对的是时尚男人(我没有研究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去翻翻)。毕竟在今年的9月号,我作为10个中国男人谈自己的职业准则——哪些应该做到的事,以及哪些不能做到的事。什么是时尚?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这本杂志选我做“时尚男人”的代表,一定不是站在影星和生活“浪子”的角度去选“材”。从它的题目就知道选我的理由:《公务员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以“医生哥波子”之名开设微博和博客》。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呢?我认为没有必要“统一认识”,也没有必要“统一思想”。时尚,是以一个人的价值为取向。我在《时尚先生》的采访中说道: 我不是签字笔。就像人大代表不是一个举手机器嘛,是吧? 我四十八岁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如何“转行”呢?我并不是潜意识所说:当官,想办法当官。当时,组织要在大医院选一个人来当副厅长管医政,历年来广东省人民医院都有“代表”出任厅领导。按照这个“潜规则”,省医必须派人出任。在省医,其他几个副院长不愿意到卫生厅,后来才叫到了我。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官场的东西很难弄。院长说,阿波,你应该去,年轻,对管理又感兴趣,一定有出息。 我很随性。可以说,不会做医生,最后做了医生;不会管理,最后做了副院长;现在是不会做官,依然不会做官。当然,这个“不会”是加引号的。 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你说我懂不懂啊,我说懂一点,不是很精通。但是你懂那些干什么啊,太累了,干脆我行我素。我认为我正确的,我对得起人民的,对得起党和政府的,当然还要对得起良心,这是最重要的。 各种善意的提醒、招呼是有的,但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关博客。我们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    只要我们解决了民生问题,我们这个社会会越来越好。因为我们现在有经济实力了,该做了,该做政府该做的事情。纵观各国,政府不只是抓生产的,而是关注民生,解决贫穷

    对于疫苗的科学性,要用科学的、客观的态度去看待。有没有好处?肯定有;有没有反应?肯定也有。但我认为流感就不用打疫苗。去年我就没打甲流疫苗。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若干天以前,一本叫做《时尚先生》的杂志采访我,顾名思义,《时尚杂志》面对的是时尚男人(我没有研究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去翻翻)。毕竟在今年的9月号,我作为10个中国男人谈自己的职业准则——哪些应该做到的事,以及哪些不能做到的事。什么是时尚?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这本杂志选我做“时尚男人”的代表,一定不是站在影星和生活“浪子”的角度去选“材”。从它的题目就知道选我的理由:《公务员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以“医生哥波子”之名开设微博和博客》。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呢?我认为没有必要“统一认识”,也没有必要“统一思想”。时尚,是以一个人的价值为取向。我在《时尚先生》的采访中说道: 我不是签字笔。就像人大代表不是一个举手机器嘛,是吧? 我四十八岁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如何“转行”呢?我并不是潜意识所说:当官,想办法当官。当时,组织要在大医院选一个人来当副厅长管医政,历年来广东省人民医院都有“代表”出任厅领导。按照这个“潜规则”,省医必须派人出任。在省医,其他几个副院长不愿意到卫生厅,后来才叫到了我。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官场的东西很难弄。院长说,阿波,你应该去,年轻,对管理又感兴趣,一定有出息。 我很随性。可以说,不会做医生,最后做了医生;不会管理,最后做了副院长;现在是不会做官,依然不会做官。当然,这个“不会”是加引号的。 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你说我懂不懂啊,我说懂一点,不是很精通。但是你懂那些干什么啊,太累了,干脆我行我素。我认为我正确的,我对得起人民的,对得起党和政府的,当然还要对得起良心,这是最重要的。 各种善意的提醒、招呼是有的,但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关博客。我们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

    现在我们不要走得太快了,停下来,等我们的灵魂,等回我们的灵魂。因为我们走得太快,留下的问题就越多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 若干天以前,一本叫做《时尚先生》的杂志采访我,顾名思义,《时尚杂志》面对的是时尚男人(我没有研究是不是这个意思,大家可以去翻翻)。毕竟在今年的9月号,我作为10个中国男人谈自己的职业准则——哪些应该做到的事,以及哪些不能做到的事。什么是时尚?确实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世界观。这本杂志选我做“时尚男人”的代表,一定不是站在影星和生活“浪子”的角度去选“材”。从它的题目就知道选我的理由:《公务员廖新波: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以“医生哥波子”之名开设微博和博客》。 公务员以何为时尚呢?我认为没有必要“统一认识”,也没有必要“统一思想”。时尚,是以一个人的价值为取向。我在《时尚先生》的采访中说道: 我不是签字笔。就像人大代表不是一个举手机器嘛,是吧? 我四十八岁来到了广东省卫生厅。如何“转行”呢?我并不是潜意识所说:当官,想办法当官。当时,组织要在大医院选一个人来当副厅长管医政,历年来广东省人民医院都有“代表”出任厅领导。按照这个“潜规则”,省医必须派人出任。在省医,其他几个副院长不愿意到卫生厅,后来才叫到了我。我说,我没有这个能力,官场的东西很难弄。院长说,阿波,你应该去,年轻,对管理又感兴趣,一定有出息。 我很随性。可以说,不会做医生,最后做了医生;不会管理,最后做了副院长;现在是不会做官,依然不会做官。当然,这个“不会”是加引号的。 官场上的那些潜规则,你说我懂不懂啊,我说懂一点,不是很精通。但是你懂那些干什么啊,太累了,干脆我行我素。我认为我正确的,我对得起人民的,对得起党和政府的,当然还要对得起良心,这是最重要的。 各种善意的提醒、招呼是有的,但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关博客。我们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同志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

 

  评论这张
 
阅读(17577)|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