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2010-08-08 23:31:00|  分类: 医生哥谈医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他认为中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

有权势者或者是集团的利益,或与主流观点相左,就被压下去了。但是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若干月或若干年后,当它迸发出来时,对整个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的损伤,破坏性的后果。它让“中国人在个人层次上、社会层面上那么多创造性的思维,不能进入正规的制度化渠道,这才是我们很多问题得不到及时处理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分析付出的代价后,丁学良称“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源泉正在逐渐萎缩”。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于三个轮子支撑。即外贸出口,国内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国内居民的家庭和私人的消费。但前两个轮子越来越大,越转越快,但第三个轮子却被压制得越来越小、转动越来越慢。“这种严重的不协调、不配合,将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越来越黯淡。” 但愿丁教授的话不会被认为是刺耳,希望能够有人听到,也有人重视。我想,现在着手解决改革带来的问题比以后解决容易得多。就好像拆违章建筑一样,早拆的成本比晚拆的成本低。同样,医疗改革面临的问题也是,早建立可高的医疗保障制度比晚建的成本要低。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 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他认为中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他认为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他认为中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他认为中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有权势者或者是集团的利益,或与主流观点相左,就被压下去了。但是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若干月或若干年后,当它迸发出来时,对整个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的损伤,破坏性的后果。它让“中国人在个人层次上、社会层面上那么多创造性的思维,不能进入正规的制度化渠道,这才是我们很多问题得不到及时处理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分析付出的代价后,丁学良称“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源泉正在逐渐萎缩”。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于三个轮子支撑。即外贸出口,国内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国内居民的家庭和私人的消费。但前两个轮子越来越大,越转越快,但第三个轮子却被压制得越来越小、转动越来越慢。“这种严重的不协调、不配合,将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越来越黯淡。” 但愿丁教授的话不会被认为是刺耳,希望能够有人听到,也有人重视。我想,现在着手解决改革带来的问题比以后解决容易得多。就好像拆违章建筑一样,早拆的成本比晚拆的成本低。同样,医疗改革面临的问题也是,早建立可高的医疗保障制度比晚建的成本要低。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他认为中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有权势者或者是集团的利益,或与主流观点相左,就被压下去了。但是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若干月或若干年后,当它迸发出来时,对整个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的损伤,破坏性的后果。它让“中国人在个人层次上、社会层面上那么多创造性的思维,不能进入正规的制度化渠道,这才是我们很多问题得不到及时处理的根本原因之一”。

式实行的过程中,取得了一些很重要的成就,这一点是不能抹杀的。抹杀这一点,我们就回到‘文革’时的那种立场。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不能站在‘文革’时候的立场来看待它,更不允许站在‘文革’的立场上来否定改革开放30年基本的成就。” 丁学良总结出在取得巨大成就同时获得两大类四方面的代价。我认为也就是改革中的副产品。按照领导人的说法就是改革中遇到新问题。丁教授所说的四大代价是什么呢: 第一类是物质性的成本: 第一个代价是体现在对中国的相对弱势群体、相对弱势地区、相对弱势领域的持续不断的剥夺。 第二个代价是:对中国深层的环境生态系统进行持续的剥夺、掠夺和损伤。 第二类代价是非物质性的,是体制性质的: 第三个代价是:掌握公共资源部门(既包括官员也包括其他的非政府、非行政系统的公共部门)里持续、大面积,而且是不断的精致化的不规则行为。这些不规则行为中包括腐败,但比腐败更广。 第四个巨大代价是:在整个中国模式推出和不断的贯彻执行的时间内,中国公共政策领域受到的限制越来越严格,使得在一连串非常重大的公共政策上无法进行公开的、持续的和富有前瞻性、开创性的讨论。 丁教授所列举的四大代价可以从中央的有关文件中搜出来,而且我党也在正视这些问题,对于这些问题,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而是要制定一些长效机制来解决。 丁教授认为:“像中国这么巨大的国家,每人每天都会遇到很多问题,如果有公开、理性的公共空间讨论、探索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就能对那些显性的和隐性的重大问题进行及时的处理,以创新的思路来进行重要的社会层面上的实验。但是很遗憾,这方面的空间在大部分的时候都受到了限制。这样就导致原来并不太大的问题,在产生的初期就被掩盖起来了,而这些被掩盖的问题就会被发酵、就会被膨胀和恶化,至爆发时将成控制不了的问题”。 丁学良说,中国发生的很多突发性危机,实际上在很多年之前,就已经被人提出来了,当时被提出来之后,因为它不符合当时

    

不要轻视改革付出的代价 中国改革30多年了,在两年前的30周年庆祝年中我们已经做了充分的总结。最近,似乎对我们欣赏取得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对存在的问题越来越重视了。在2009年的时候,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维为给中国30年总结出八大特质、七大理念和四大成就。我没有去聆听张维为教授的演讲,不知道他有没有正视我们改革存在的问题和提出解决的办法。但是,我注意到8月7日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做客岭南大讲堂时讲了中国模式取得巨大成就的四大代价,我觉得他的报告非常诚恳也非常客观。只有客观地面对目前存在的问题而不是对过去的成就沾沾自喜这才是科学的态度。任何发展模式都有两面性,对于出现的问题消极对待只能是积重难返,成为前进的障碍。先人说“不要走得太快,等一等我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的。 岭南大讲堂是省委宣传部主办的社会公众讲堂,凭我印象,已经有6年,开办的初期和去年我也应邀讲了两次。这个大讲堂还是很受群众欢迎的。那丁学良教授在昨天讲了些什么呢?我把他的一些摘录下来,供大家思考。 有人说丁教授书生气十足,他上台以抱拳作揖的方式来回报听众的掌声,现场互动热烈,有人统计他以平均每五秒一个肢体语言的方式完成了整个过程。他不时左手拉弓,不时右手在头上晃动,或双手在体侧有节律地摆动,或右掌快速地拍在胸口。也许害怕别人误解他的观点,他一再强调,成就不能低估,但付出的成本代价更不能低估,前进的政策创新来源于对问题的反思,不对中国模式中成本代价系统进行实事求是的全面检讨和反思,将会堵塞对中国模式进行重要的调整和修正的创新来源。 他认为中国模式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中国也为这些成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成本。针对国内外关于“中国模式”的讨论越来越热的现状,丁学良教授非常客观地告诫大家:“在讨论过程中,绝对要反对绝对主义、极端主义。一定要理性,要尽可能避免太意识形态化、太片面地讨论中国的发展政策。” 丁学良一开始就表明立场:“在中国模    在分析付出的代价后,丁学良称“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源泉正在逐渐萎缩”。

 

有权势者或者是集团的利益,或与主流观点相左,就被压下去了。但是压下去并不等于解决了,若干月或若干年后,当它迸发出来时,对整个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的损伤,破坏性的后果。它让“中国人在个人层次上、社会层面上那么多创造性的思维,不能进入正规的制度化渠道,这才是我们很多问题得不到及时处理的根本原因之一”。 在分析付出的代价后,丁学良称“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源泉正在逐渐萎缩”。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于三个轮子支撑。即外贸出口,国内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国内居民的家庭和私人的消费。但前两个轮子越来越大,越转越快,但第三个轮子却被压制得越来越小、转动越来越慢。“这种严重的不协调、不配合,将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越来越黯淡。” 但愿丁教授的话不会被认为是刺耳,希望能够有人听到,也有人重视。我想,现在着手解决改革带来的问题比以后解决容易得多。就好像拆违章建筑一样,早拆的成本比晚拆的成本低。同样,医疗改革面临的问题也是,早建立可高的医疗保障制度比晚建的成本要低。     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于三个轮子支撑。即外贸出口,国内的基础建设投资,以及国内居民的家庭和私人的消费。但前两个轮子越来越大,越转越快,但第三个轮子却被压制得越来越小、转动越来越慢。“这种严重的不协调、不配合,将会导致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越来越黯淡。”

 

    但愿丁教授的话不会被认为是刺耳,希望能够有人听到,也有人重视。我想,现在着手解决改革带来的问题比以后解决容易得多。就好像拆违章建筑一样,早拆的成本比晚拆的成本低。同样,医疗改革面临的问题也是,早建立可高的医疗保障制度比晚建的成本要低。

 

  评论这张
 
阅读(85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