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为什么文强亲人不愿设灵堂?  

2010-07-31 01:59: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的角落,没有主人的牌位、遗照,与其他骨灰盒形成强烈对比。 到了 “逢三”故人烧纸钱的这一天,文万琴和文伽昊等十几人将文强的骨灰盒抱出殡仪馆,草草祭奠后匆匆离去。 据媒体透露,文强临刑前,托在场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 文万琴叹息,文强的结局给兄弟姐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文强案发后,为他聘请律师前后花费共50多万元,都是由兄妹们凑的。这笔钱对他们是不是大数目,旁人不知道,但是在兄妹家庭内部曾引发不少分歧,他们抱怨:“他在位时没给我帮过忙,现在还要掏钱给他打官司。”作为大姐主动承担了文强案律师费中的大部分。 文万琴一个值得欣慰的是,文强没给我们兄妹任何关照,也让我们经受住调查,最终未被拖下水。文万琴对文强之死的评价是“性格决定命运”:他脾气火暴、太讲义气,让他在为官中失守原则和底线,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不是不愿意设灵堂的又一个原因呢? 在文家兄妹眼里,文强从“打黑英雄”沦为死囚,其妻周晓亚亦起了催化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强大嫂对着骨灰盒悲叹:“兄弟,下辈子你要好好选个媳妇!”这是不是又一个不愿意设灵堂的原因。 连文万琴也说周晓亚是一个“财迷”,素质差。多年来,周为什么文强亲人不愿设灵堂?

 

   文强判处死刑,人们人心大快这可以理解,但是纵使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在亲人眼里总有“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亲情呀!如果在“株连九族”封建社会,禁止设灵堂那是戒律,但是到了现在文明社会,文强的亲人们为什么不愿意为死去的文强设灵堂呢?我不明白,但是可以从7月19日的《时代周报》里读到文强家族里的一些瓜葛。

静的角落,没有主人的牌位、遗照,与其他骨灰盒形成强烈对比。 到了 “逢三”故人烧纸钱的这一天,文万琴和文伽昊等十几人将文强的骨灰盒抱出殡仪馆,草草祭奠后匆匆离去。 据媒体透露,文强临刑前,托在场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 文万琴叹息,文强的结局给兄弟姐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文强案发后,为他聘请律师前后花费共50多万元,都是由兄妹们凑的。这笔钱对他们是不是大数目,旁人不知道,但是在兄妹家庭内部曾引发不少分歧,他们抱怨:“他在位时没给我帮过忙,现在还要掏钱给他打官司。”作为大姐主动承担了文强案律师费中的大部分。 文万琴一个值得欣慰的是,文强没给我们兄妹任何关照,也让我们经受住调查,最终未被拖下水。文万琴对文强之死的评价是“性格决定命运”:他脾气火暴、太讲义气,让他在为官中失守原则和底线,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不是不愿意设灵堂的又一个原因呢? 在文家兄妹眼里,文强从“打黑英雄”沦为死囚,其妻周晓亚亦起了催化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强大嫂对着骨灰盒悲叹:“兄弟,下辈子你要好好选个媳妇!”这是不是又一个不愿意设灵堂的原因。 连文万琴也说周晓亚是一个“财迷”,素质差。多年来,周

   文强,是他姐姐文万琴最疼爱的一位弟弟,对他今天的沦落尤感痛惜。她根本不知道文强7日上午要被执行死刑。直到网上消息挂出来,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相信这是事实。事实上,在文强的兄弟姐妹心里,他罪孽深重难逃一死。文强也早有预料。文强曾经想她姐姐交代:“我身后一切从俭。”这是否就是不设灵堂的原因之一呢?

   文强火化后的当晚,文强的亲戚给文万琴打电话,询问是否设置灵堂。兄妹们十分为难,最后决定放弃。“哪里敢设嘛。文强被处死,大家都觉得大快人心,在这时候设灵堂,我们担心引起街坊邻居不满,更怕有情绪激动的群众来闹事。”文万琴说。这可能是不设灵堂的第二个原因。

晓亚成了横亘在文强与兄妹间的一堵墙。文万琴清晰地记得,父母在世时有次到文强家,周晓亚不理不睬,第二天连早饭都不给做,导致两位老人愤然离开。“母亲去世后,老人家当年陪嫁的雕花老床,周晓亚不打一声招呼就搬走了。” 不管文强的堕落是否与妻子有关,关键是自己的道德底线和欲望没有很好地管理好,“欲”膨胀,又缺乏权力监督,说他讲义气,却没有了亲情,从英雄最终沦为死囚,确让人扼腕唏嘘。最后落泊到连亲朋好友也没有为他送行的地步,连在精神病院治疗的文强七弟也忍不住批评:“三哥犯的错误太低级了!” 文强的亲人不为其设灵堂,可能原因远远不止这些。文强走到这一步有为何呢?

   其实文家人还怕被盗墓,也放弃埋葬方案。文万琴等亲友买了骨灰盒,装好文强骨灰,将其寄存在石桥铺殡仪馆。刻着“万古常青”四字的骨灰盒被安置在一个非常僻静的角落,没有主人的牌位、遗照,与其他骨灰盒形成强烈对比。

   到了 “逢三”故人烧纸钱的这一天,文万琴和文伽昊等十几人将文强的骨灰盒抱出殡仪馆,草草祭奠后匆匆离去。

   据媒体透露,文强临刑前,托在场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

静的角落,没有主人的牌位、遗照,与其他骨灰盒形成强烈对比。 到了 “逢三”故人烧纸钱的这一天,文万琴和文伽昊等十几人将文强的骨灰盒抱出殡仪馆,草草祭奠后匆匆离去。 据媒体透露,文强临刑前,托在场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 文万琴叹息,文强的结局给兄弟姐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文强案发后,为他聘请律师前后花费共50多万元,都是由兄妹们凑的。这笔钱对他们是不是大数目,旁人不知道,但是在兄妹家庭内部曾引发不少分歧,他们抱怨:“他在位时没给我帮过忙,现在还要掏钱给他打官司。”作为大姐主动承担了文强案律师费中的大部分。 文万琴一个值得欣慰的是,文强没给我们兄妹任何关照,也让我们经受住调查,最终未被拖下水。文万琴对文强之死的评价是“性格决定命运”:他脾气火暴、太讲义气,让他在为官中失守原则和底线,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不是不愿意设灵堂的又一个原因呢? 在文家兄妹眼里,文强从“打黑英雄”沦为死囚,其妻周晓亚亦起了催化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强大嫂对着骨灰盒悲叹:“兄弟,下辈子你要好好选个媳妇!”这是不是又一个不愿意设灵堂的原因。 连文万琴也说周晓亚是一个“财迷”,素质差。多年来,周

   文万琴叹息,文强的结局给兄弟姐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文强案发后,为他聘请律师前后花费共50多万元,都是由兄妹们凑的。这笔钱对他们是不是大数目,旁人不知道,但是在兄妹家庭内部曾引发不少分歧,他们抱怨:“他在位时没给我帮过忙,现在还要掏钱给他打官司。”作为大姐主动承担了文强案律师费中的大部分。

晓亚成了横亘在文强与兄妹间的一堵墙。文万琴清晰地记得,父母在世时有次到文强家,周晓亚不理不睬,第二天连早饭都不给做,导致两位老人愤然离开。“母亲去世后,老人家当年陪嫁的雕花老床,周晓亚不打一声招呼就搬走了。” 不管文强的堕落是否与妻子有关,关键是自己的道德底线和欲望没有很好地管理好,“欲”膨胀,又缺乏权力监督,说他讲义气,却没有了亲情,从英雄最终沦为死囚,确让人扼腕唏嘘。最后落泊到连亲朋好友也没有为他送行的地步,连在精神病院治疗的文强七弟也忍不住批评:“三哥犯的错误太低级了!” 文强的亲人不为其设灵堂,可能原因远远不止这些。文强走到这一步有为何呢?

   文万琴一个值得欣慰的是,文强没给我们兄妹任何关照,也让我们经受住调查,最终未被拖下水。文万琴对文强之死的评价是“性格决定命运”:他脾气火暴、太讲义气,让他在为官中失守原则和底线,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不是不愿意设灵堂的又一个原因呢?

为什么文强亲人不愿设灵堂? 文强判处死刑,人们人心大快这可以理解,但是纵使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在亲人眼里总有“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亲情呀!如果在“株连九族”封建社会,禁止设灵堂那是戒律,但是到了现在文明社会,文强的亲人们为什么不愿意为死去的文强设灵堂呢?我不明白,但是可以从7月19日的《时代周报》里读到文强家族里的一些瓜葛。 文强,是他姐姐文万琴最疼爱的一位弟弟,对他今天的沦落尤感痛惜。她根本不知道文强7日上午要被执行死刑。直到网上消息挂出来,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她不相信这是事实。事实上,在文强的兄弟姐妹心里,他罪孽深重难逃一死。文强也早有预料。文强曾经想她姐姐交代:“我身后一切从俭。”这是否就是不设灵堂的原因之一呢? 文强火化后的当晚,文强的亲戚给文万琴打电话,询问是否设置灵堂。兄妹们十分为难,最后决定放弃。“哪里敢设嘛。文强被处死,大家都觉得大快人心,在这时候设灵堂,我们担心引起街坊邻居不满,更怕有情绪激动的群众来闹事。”文万琴说。这可能是不设灵堂的第二个原因。 其实文家人还怕被盗墓,也放弃埋葬方案。文万琴等亲友买了骨灰盒,装好文强骨灰,将其寄存在石桥铺殡仪馆。刻着“万古常青”四字的骨灰盒被安置在一个非常僻

   在文家兄妹眼里,文强从“打黑英雄”沦为死囚,其妻周晓亚亦起了催化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强大嫂对着骨灰盒悲叹:“兄弟,下辈子你要好好选个媳妇!”这是不是又一个不愿意设灵堂的原因。

   连文万琴也说周晓亚是一个“财迷”,素质差。多年来,周晓亚成了横亘在文强与兄妹间的一堵墙。文万琴清晰地记得,父母在世时有次到文强家,周晓亚不理不睬,第二天连早饭都不给做,导致两位老人愤然离开。“母亲去世后,老人家当年陪嫁的雕花老床,周晓亚不打一声招呼就搬走了。”

    不管文强的堕落是否与妻子有关,关键是自己的道德底线和欲望没有很好地管理好,“欲”膨胀,又缺乏权力监督,说他讲义气,却没有了亲情,从英雄最终沦为死囚,确让人扼腕唏嘘。最后落泊到连亲朋好友也没有为他送行的地步,连在精神病院治疗的文强七弟也忍不住批评:“三哥犯的错误太低级了!”

静的角落,没有主人的牌位、遗照,与其他骨灰盒形成强烈对比。 到了 “逢三”故人烧纸钱的这一天,文万琴和文伽昊等十几人将文强的骨灰盒抱出殡仪馆,草草祭奠后匆匆离去。 据媒体透露,文强临刑前,托在场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 文万琴叹息,文强的结局给兄弟姐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文强案发后,为他聘请律师前后花费共50多万元,都是由兄妹们凑的。这笔钱对他们是不是大数目,旁人不知道,但是在兄妹家庭内部曾引发不少分歧,他们抱怨:“他在位时没给我帮过忙,现在还要掏钱给他打官司。”作为大姐主动承担了文强案律师费中的大部分。 文万琴一个值得欣慰的是,文强没给我们兄妹任何关照,也让我们经受住调查,最终未被拖下水。文万琴对文强之死的评价是“性格决定命运”:他脾气火暴、太讲义气,让他在为官中失守原则和底线,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是不是不愿意设灵堂的又一个原因呢? 在文家兄妹眼里,文强从“打黑英雄”沦为死囚,其妻周晓亚亦起了催化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强大嫂对着骨灰盒悲叹:“兄弟,下辈子你要好好选个媳妇!”这是不是又一个不愿意设灵堂的原因。 连文万琴也说周晓亚是一个“财迷”,素质差。多年来,周

    文强的亲人不为其设灵堂,可能原因远远不止这些。文强走到这一步有为何呢?

 

  评论这张
 
阅读(8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