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集中招标采购制亟待改进  

2010-07-01 21:04:00|  分类: 医生哥谈医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讯】今天(7月2日)上午9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将主持召开“我为广东建设文化强省建言献策”网民代表座谈会,现场听取网民代表意见,并在线回答网民的相关问题。多个部门负责同志一并参与座谈交流。新华网、人民网、南方网将对活动进行全程直播。敬请广大网友积极关注,参与讨论。

   【点题】集中招标的概念本来是很好,这也是国际惯例,只要按照市场运作,结果是良好的。但是人们似乎没有去研究和发现我们集中招标过程中的缺陷加以纠正,因此,结果是不尽人意的。因此我读出结论:制度好,不一定执行得好!制度好,也不一定养好人!制度坏,也不一定养坏人!

集中招标采购制亟待改进

 

    不谈医改,很多网友心痒痒,觉得缺失什么似的。但是要谈医改,尤其在我们执行的过程中谈问题的实质的时候,很容易触雷!不得不小心。本月初,中国社科院的一份调查报告出台了,此项调研使报告负责人、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朱恒鹏教授红极一时。是什么事情令他名噪一时呢?原来他大胆地提出要破解看病贵必须取消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制度!

    这种提法大胆吧?这可是中央医改的一项大政策呀!我可不敢如此矛头直指。我没有看到这份调查报告,估计其权威性还是有的!朱恒鹏,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长期从事产业组织理论、卫生经济学方面的研究。

    看了一下媒体的采访录,我认为他说的基本是事实,也是我们必须用于面对的事实。如果处理不好,医改的问题会越搅越乱。

  朱恒鹏说:“不要一提回扣,就对医院和医生做道德评价。现行体制下,医院要生存,就必须以药养医。假设药品真是人们想象中的“零”差价,那医院就得饿死。医院是有运行成本的,而只有检查、卖药赚钱,其他很多服务都是亏损的。“

    这话说得很实在,而不是像一些权威颐指气使,不深入实际了解其规律。

  朱恒鹏举了一个例子:假设来了一名感冒患者就诊,症状不严重,不需要吃药打针,只要回家多喝水、多睡觉就能好。医生告诉他:“你回家喝水睡觉吧!”那只能为医院挣挂号费。假设他的挂号费是1元,一天看60个患者,一个月出诊22天,那他每个月才赚到1320元,除了他自己的工资,还要分给护士、行政人员……所以医生就要开药赚钱。他大概估计一下,一个患者得赚到300元的利润,医院、医生才能生存。这就是医院生存的基本条件。

  朱恒鹏的市场经济观认为:“你不让我从正常途径取得,我要生存,就得走非正常途径。”比如:假设一种药的出厂价是3元,在不给回扣的情况下,药厂拿3元;医院按规定加价15%,赚0.45元。这0.45元不足以维持医院的生存,怎么办?医院让药厂把价格定在10元,给医院6元回扣,这样药厂拿到4元;医院卖11.5元,利润是7.5元。有了这7.5元,医生、护士、病房、设备就可以正常运转。

  朱恒鹏说,在集中招标采购时,全国有4700多家药厂竞标,药品招标办就那么几个人,加上评审专家也不过三四十人。药厂为了中标要送礼,这个大家很熟悉。“假设你是招标办的官员,我为了中标给你10万元,你会说‘为了让百姓少花钱,我不要你的钱’吗?”哇塞!这又是朱教授的大胆言辞,直击时弊。

  因此朱恒鹏教授直言:“药品实行集中招标采购,绝对是个错误的制度!”他说,集中招标采购就是把医院买药、定药价的权利给了少数官员,必然导致药价虚高不下。

  “觉得院长买药价格可能太高,所以设立‘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办’这样的机构,解决不了问题。”朱恒鹏说,假设一个省有500家医院,药厂把这500个院长全部收买,让他们全都高价买药。但是这个省决定设立“招标办”,有5个官员,他们来决定买什么药、什么价格。“试想一下,药厂能把500个院长拉下水,那拉这5个人下水是不是太容易了?”朱恒鹏说。

  在各地调研中,朱恒鹏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儿,不少卫生院的院长在医院旁开了药店。这种事情,也有网友写信给我。

  为什么这么做?朱恒鹏说,在基本药物制度实施以前,只有二三级医院的药品进行集中招标采购,社区医院、卫生院则不在此之列。“那时,卫生院有一定优势,因为是医保定点机构。”朱恒鹏说,但是卫生院也实行集中招标采购后,为了吸引患者,它们只能进低价药,虽然一样可以拿到药厂的回扣,但与大医院相比,肯定不多。

  因为药品价格不占优势,为了生存,卫生院院长就让亲属在旁边开药店,然后告诉患者,“我们的药不好,你到外面去买吧。”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发现朱恒鹏说得很实在,也很认真。他是极力主张倡导的医药分开。他认为,医药分开,医院不卖药,就要提高服务价格,比如普通医生的挂号费可能涨到100元。还拿上面提到的感冒患者为例,医院赚了100元挂号费,医生告诉患者:“不用吃药,回家睡觉吧。”这样,患者不用买300元的药,医院也赚了钱。但是,政府不准提高挂号费。

     但是,服务价格回归可能也会引发一些新的矛盾,但是这并不可怕。医疗改革也不是一个轮子在自转,而是一个系统协同运转。比如:在挂号费、服务费提高的同时,患者拿着方子到药店去买了,这时候是否会出现医生和各药店联合拿回扣,可以说,一定有!关键就是我们的法律健全否?执行否?这样做,起码医生已经回到他真正的价值上了!

   此外我们还有可以很多措施在跟上,比如临床路径、单病种限价、按人头付费制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