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人生如朝露  

2010-02-16 11:00:28|  分类: 波子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年蜗居读诗】   春节闲来无事,做做专业以外的事情,颇有兴致。虎年琴诗笑谈引来众多网友的跟帖,有欣赏和接龙的,更有对老画眉同志热议的,大家“谈笑”未必不可,但是语言过于激烈就有失文明了。

人生如朝露 - 廖新波 - 医生哥波子

【小注】屯蹇:《周易》上的两卦名,都是表示艰难不顺、艰难阻滞之意。奉时役:即指为上计吏被派遣入京。遣车迎子:作者离家入京时,其妻徐淑正卧病在其父母处。秦派车去接她,还给她写了一封信(《与妻徐淑书》)。子,尊称对方,“您”之意。匪席不可卷:匪,同“非”,《诗经·柏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来说明自己的思想意志不可改变。这里是借以说自己的忧愁无法收拾。

 

  本人从来没有读过秦嘉的作品,他的身世与思想不得深究,据查他是东汉桓帝时陇西郡的郡吏,秦嘉与妻徐淑都能诗文,这首诗就是他将往洛阳、而徐淑得病回娘家、夫妇不能面别,因而写来赠给妻子的。秦嘉三首《赠妇诗》甚为流传,今天蜗居一读,犹如清茶一杯,沁入心扉,如灌入脑。

 

  此诗不难读,语言极为通俗,但细读却隐藏了作者一种抱负,一种无奈,或一种失落。以“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开首,引读者即刻进入诗境,进入那如今相似的情景。作者何以感喟生命之短暂,又何以深感处世之艰难与险恶?非百姓之叹矣!

 

  “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忧多欢少,这不是居世多艰么?欢乐晚至,不更令人苦恨人生太短么?这二句将前二句意思延伸,呼应成一段落。

 

   秦官人何以感叹,缘出“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他将要奉命行役、上计京师、离开心爱的妻子了,为了临别时再见上一面、叮嘱几句,他特意派了车辆去接她,不料妻子染病,“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人生世上,为了仕途,为了国家,一位踌躇满志的青年(应该是青年吧)此时此刻知道仕途险恶,抽一刻与妻述情也很难为之,有人说这是“怨世道、怨人生”的原因,其实不然!如果是喜中“状元”,那种心情并非如此。“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此时此刻秦嘉看着妻子转来的情书,倍感怆然,凄不能下咽。至此又可为一层,写诗人迎妻不至时情状,出语极平朴,“空”字两出,“食”、“饭”义近,都不避不嫌。诗人只管述说心曲、无意斟酌字眼;然正因其无心择词,反见其至情流露。此种不须雕琢而自然感人的句子,读者若能深味之,则品评诗作将不致流于浅薄。

 

  末六句是诗的第三层,细说不得会妻后心情:“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长夜不能眠,伏枕独展转。”往日处世虽艰,但夫妇相互勉励、自多欢趣,却不难渡日。如今爱妻不复相伴,房栊空空、长夜悠悠,孤身一人,真不知如何捱日。念及于此,诗人伏在枕上翻来覆去,彻夜不能入眠。“忧来如循环,匪席不可卷。”那忧愁层层袭来,循环不尽,难以脱卸。如《诗经》中“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有人认为,作者为了夫妇间的短暂离别,居然把整个人生都抱怨了进去,倒似人生之乐只是夫妇欢会而已。这样写,似乎是用笔太重,小题大作,其实不然。人生,自应是“我”之人生,不是附庸给礼教、附庸给世俗的人生;人生之乐,也自应是“我”所寻得、“我”所断定的,又何必受圣人教诲的限定、受旁人议论的认可——这样大胆的叛逆念头,在秦嘉脑中固然还不会转得那么明白;然而,他以自己哀愁的多少,而不是以对朝廷、对圣教的裨益多少去衡量人生的价值,这不已经是“其心可诛”的叛逆心思么?惟因这种心思早已形成,故发而为诗,便情不自禁地把“人生”缩小为“我”的人生。

 

   感谢沈维藩先生给我读秦嘉诗之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6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