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甲流来了如何是好?  

2009-09-08 23:37:22|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媒体资料】这是媒体的看法,我不知道如何评价。请大家看完再说。

甲流来了如何是好?

——公共事件管理信息的重要性

2009年09月05日 11:12中国经营报

 

  “欲与我结为好友的朋友,谢谢您的爱戴,但很可惜,本人博客好友已满,请改加‘关注’以保持联系!”看到这样的抬头,你也许会以为这个博客的主人是哪位影视歌明星,或者是能教你买卖股票挣钱的人。但实际上,这位博客的主人和这些东西没有一点儿关系,而是被称为“博客厅长”,网名“医生哥波子”的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

   8月29日晚中央电视台播出的 《小崔说事》引起了众多“菠菜”的关注。这期名为“廖副厅长的网络事件”的主角正是廖新波,“菠菜”是他的粉丝们。事实上,廖新波出名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的职务,而是因为他的博客。而他开博客的原因,是因为刚到卫生厅任职时去信访局挂了三个月的职,从而认识到“沟通”是解决矛盾和问题的最好办法,并因此成为“博客厅长”,一发而不可收。

   身为副厅级高官,廖新波的公务并非像一些网友想象的那样“有时间”,但廖新波坚持做到“每日一博”并回复网友的问题。在他看来,“有些时候,以写博客的形式与公众交流甚至比自己官方形式的工作更有效果。”

   网名“医生哥波子”,他既以一名研究病例的医生的职业素养与网友交流对“病”与“治”的认识,还以一种更独立的立场来谈各种“医事”与“医政”。公共卫生事件中信息管理有多重要?“医生哥波子”通过自己的博客发表了一整套自己的系统看法。甚至,他对社会公共事件中的信息管理亦颇有见解。

   中国经营报》:在对抗SARS、禽流感以及甲型流感的过程中,我们对信息管理在公共医疗事件或公共事件医疗卫生问题中所起的作用,从认识上是否有了一些提高?

   廖新波:公共突发事件中医疗应急管理话题我们可能每年都会遇到,而且越来越多,尤其是21世纪以来,突发事件越来越频繁。在我看来,这些问题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公共卫生事件,像SARS、甲型流感、禽流感等;二是自然灾害,如地震等,都会衍生公共卫生问题;三是人为破坏与群体事件,也会涉及到医疗应急问题。

  我认为,对于上述这些事情的应急处理,要分四个层面来看待宏观结构与信息管理。首先,相应的一级政府是首当其冲的主角,其次才是我们卫生行政部门,然后是具体医疗卫生事务的操作者,再一个就是群众。这是一个架构或者相应的链条。

  公共事件发生后,政府应该如何响应呢?从SARS以来,我们在这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从事件发生的突然性、影响性、传染力,到最后我们的防御性、控制程度等等,我们在SARS的爆发和应对过程中积累了很多经验,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尤其是政府响应、部门响应和医院响应几个方面。比如SARS的时候,当时大家在抢购,抢米、抢油,以及其他一些生活用品,幸好这时候我们开始了积极的信息公开。记得当时我带领了一个宣讲队到省委组织部去给领导们做宣讲,因为我们是专业人士,首先让领导不要过于恐慌。我们告诉上级政府,虽然我们还没有弄清病源,但随着我们对疾病的了解,可以下结论,这个病是可治可防的。

   可治可防这个信号发出之后,人们的心态就平静了很多,可见我们的普教、健康教育有多么重要。在危机到来的时候,必须要听取科学家的意见,而不是盲目地自夸式的指引。必须让专家出来说话。

   《中国经营报》:在具体的公共卫生信息管理中,我们应该采取怎样的尺度,达到既不让大家麻痹大意,又不至于导致“集体恐慌”的目的?

    廖新波:我们在组织防治H5N1型禽流感病毒的时候,就把SARS里面取得的经验加以应用,也给了我们一些启发。对于像H5N1这种比较轻的传染病,首先官方应该有一个客观、准确的认识,既不能掉以轻心,也不可盲目恐惧。因为人们可能会形成一个心理反射,似乎世界末日来了。在这个方面,作为卫生行政管理人员应该做什么呢?你肯定要首先掌握这种病的规律,就是这个病发生、发展的规律。我是学医出身的,马上组织收集资料,从而得出一个禽流感不需恐慌这个观点。这个观点,我在我的博客里面也写了出来,点击量很大。

   从医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对于甲型流感也不必恐慌,因为像美国、墨西哥发源地,他们也像普通流感一样防控,死亡人数也在可控的范围。但是,以科学的观点,过于麻痹也是不可取的,因为病毒本身确确实实存在着变异的问题。因此作为卫生防疫部门来讲不可掉以轻心,要密切跟踪病毒的变异。所以,我们认为对甲型流感,应该形成一种“内紧外松”信息管理控制态势,内是我们医务人员,外是社会。

   《中国经营报》:在汶川大地震中,广东的医疗队是全国最先抵达灾区的救援队之一,你是当时医疗队的领队。在这次救援中,你有什么收获和遗憾?

   廖新波:在防治SARS、禽流感的过程中,广东与香港、澳门之间形成了一个联防联控的网络,一旦香港、澳门发生什么事会马上通知我们,内地发生事情也马上通知香港做好准备,与港澳形成了一个联防联动机制。从防控到平时的科研,从疫苗生产到使用以及边防的防疫,我们这次就形成一个很好的合作,并形成了体系。正是由于这个体系的建立,对于控制疫情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说制度化、法规化、常规化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对我们全国的联防联动很有借鉴意义。

   要说不足,其实从SARS、H5N1和汶川大地震,我们都存在组织的问题。比如汶川抗震救灾,我们在一点儿情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组织了6支医疗队,110个人用一天的时间就奔赴了现场。其实,我们除了有顽强、不畏生死的英雄气概,还缺少点儿科学态度。什么科学态度呢?对应的有关部门应当提供相关信息,包括灾区里需要什么自救的东西,需要什么行军的东西,需要什么住宿的东西,这些都没有。上面叫我们至少带两天的干粮和帐篷,因为那里没吃没穿。但是路怎么走呢?缺乏指引。我们可以说是连滚带爬地进了映秀,虽然距离不太远,但是非常艰难。我带领的那个救援队,昼夜兼程,而且周围还余震不断,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如何自救?也缺乏相应的指导。

   在信息不通的情况下,没人告诉我们该如何保持通讯。当时,有些医院考虑灾区没有信息准备了步话机,但大多数都没有。现在,我们在全省的范围内,也有没形成一套这样的系统,但这个系统非常重要。

   我们到灾区的时候,甚至连一个哨子都没有,其实,哨子在没有电的时候就是很好的信号沟通工具。电用完了,步话机也可能没有用。哨子就有用,吹一下就知道我在这里。如果制定了统一的号令,就可以形成很多信号。

   《中国经营报》:在应对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时,目前我们国家是否已经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应急体系?

    廖新波:可以说还没有。广东省乃至全国还没有形成一支完整的应急队伍。

   应急不单是建一座楼房,还要建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比如说人员的培训,基地的建设,设备的准备,药品的储备……这些都是投入,都有赖经费的保障。但正规的、常规的投入机制尚未形成,只有针对某个事件的发生而临时采取一些经验的做法。政府方面对应急到底要投入多少,经费一个是临时划拨还是长期投入,心中无数。

   就广东省而言,目前我们在很多方面投入不足。如医疗队的救护车、手术车、饮用水净化车等等这些都非常重要,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在投入机制方面,也有待改进。

  评论这张
 
阅读(358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