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为啥才知道“医院反哺政府”  

2009-02-15 18:22:56|  分类: 医生哥谈医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啥才知道“医院反哺政府”

    广东正在召开两会,两会期间,代表们踊跃发言,畅所欲言,其热烈程度并不比西方议会低,尤其时汪洋书记带头挑起大家的热情,主动邀请来自基层的代表“为民请命”,各省领导也到大会听取代表们到意见。

     我虽然不是两会代表,但是有网友揶揄地对我说:人大代表只有在会议期间才行使责任,你每天都在“为民请命”。我听了之后,确实有点不舒服,个人的能力确实很渺小。博客的影响力还没有达到“两会”的影响力。我不断地在联想,为什么呢?平时都知道的事情和问题,为什么要在“两会”期间才引起重视呢?

     两则消息,更是令人“浮想联翩”:

  消息一:

  “你来省里开会,有群众托你来反映意见和要求吗?”汪洋问。
  “有呀!”庄琴珍说,有的反映茅草房改建,我们村现在还有200多间茅草房,还有饮水问题等等。
  “还有吗?”汪洋一个问题紧接一个问题,关切地询问。
  “去年台风‘黑格比’冲垮了我们村周边的200多米海堤,5000多亩家田被淹没,现在还没有修好。”庄琴珍边说边把从村里带来的决堤灾情图片给汪洋递了过来。
  汪洋仔细地了解情况后表态:“我们几级党委、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共同努力,帮乡亲们把这个决口堵上!”
 “谢谢!”庄琴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汪洋接着说:“我今天要不点名让你发言,你哪里有机会"为民请命"啊,下次来开会,你可要学会抢话筒,把群众心声大声说出来!”

  “好!明年开会,我一定抢话筒!”

 消息二:

  “现在,我们总批评一些大学生觉悟不高,但设身处地看看,有不少家庭是东拼西凑借钱送子女上医科大学的,结果读完书一出来,你让他去一个连工资都发不了的小医院,他当然不愿意啦!你不能说他觉悟不好啊,觉悟是要的,但还有一个很重要,就是基本的生活保证。要吸引人才下基层医疗机构,从根本上不是靠觉悟来解决的,是要靠加强建设,保证人员的编制和薪酬……”——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

   委员们听到省长发话了,激动当场“爆料”

  “粤东很多病号,有事都往广州送,为什么呢?因为县医院都没有建设起来啊。地方不重视,领导只注重GDP,那你要说到钱的问题,就伤感情了!”昨日政协委员陈阳生紧抓广东省副省长雷于蓝下组听委员讨论的时机,大胆“爆料”。
  “我们要靠财政,几乎没有收入。我当院长5年多,除了非典给过30万后,上级财政至今一分钱都不给。我们县级医院都是靠自筹资金才建起来的,但还要承担很多社会责任,比如医治手足口病、结石儿童、急送的火灾伤者,这些全是医院自己掏钱,政府是不给的!”陈阳生说。
  “政府不给钱?你们有没有跟政府提出过要求?”雷于蓝很疑惑,忍不住问。
  “政府根本没钱,还跟我们借了300万元没还呢!”陈阳生一脸无奈。
  “政府借你们300万元?!”雷于蓝瞪大了眼睛,哭笑不得。
  “是啊——”
  此时,委员发言限时铃声响起。陈阳生不由得看看讲稿,有点着急。“让他讲完吧,我说话不能算在他时间里呀,呵呵!”雷于蓝“出面说情”,延时得允。
  陈阳生赶紧继续:“我建议省财政转移支付县医院的建设,提高人员工资待遇标准。拨款一定要拨到位,要是没有直接拨到医院,而是拨到同级财政,恐怕就完蛋了!”
  这最后一句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会场窃语声四起。
  “这你最好有个具体的东西(实例)给我,我们会管的。”雷于蓝当场拍板。
  “会管啊?”陈阳生面露欣喜。
  “当然!要是真的出现省级财政拨款,到了同级财政被吞了,我们要全省通报……”

  陈阳生是基层医院的院长,他瘦瘦的身躯也许反映出多少基层工作者为医院发展呕心沥血的艰辛。陈阳生这个问题新鲜吗?不新鲜!我早在2005年8月,就在我牛津班的论文《我国医疗体制改革中政府责任及职能定位》中总结出当前政府逐年减少对医疗卫生的投入的同时,还以各种理由从医院提取医院的发展资金,这就是“医院反哺政府现象”(看官可以在本博客2006年博客上寻找广东某些地方政府竟要医院反哺 (2006-01-07 11:58:44))。2006年1月4日羊城晚报头版以显著的标题报道了我的观点。我列举了很多医院反哺政府的现象。本来这些现象早应该引起各级部门的重视。但是,为什么要到了三年后的人大代表在会上反映才引起重视呢?事实上,我博客上网民反映的问题远远不止一个“医院反哺政府”的现象。比如,雷省长所担心的“要是真的出现省级财政拨款,到了同级财政被吞”的现象可能已经出现。

    群众所担心的政府加大拨款之后如何监管的问题不无道理!

    如何发挥网络的监督作用,政府部门又如何利用网络来监督,应该提到政府部门的重要议事议程中了。

   我也很为一些基层组织可怜,平时领导下基层调研为什么不实事求是地反映问题,而是滔滔不绝地歌颂呢?我到下面调查的时候,总是问一些问题,成绩“一目了然”无须多说。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