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周老虎”现象是“官本位”必然结果…  

2008-08-22 08:23:00|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技人员带来发挥聪明才智的机会,像陈景润这些两耳不闻工作外的事人,全部身心在工作与研究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科研成果。随着科研工作和科研成果给大家的好处越来越多的时候,科技人员与“官本位”搭上线了,所有的科技人员都给冠以“某某长”“相当某某级”。由于这些是领导的关怀,也由于领导没有“成果”,因而科研成果就出现领导干部的名字,不管是放在前还是放在最后,因为作者也喜欢这样,也只有这样,才容易发表文章,才容易成名。还有很多很微妙的事情会跟在后面:不把领导的名字署上,领导审查时,全部按最低级别批;领导署名了,结果就按领导的级别往上报了;根本没有人来现场进行鉴定,就是在酒店里召开了一个鉴定会;吃喝玩乐后还有鉴定费拿,所以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们个个满脸笑容地签字了;再加上有哪个专家学者的成果不是这样鉴定的呢,全部是按领导定好的级别签字同意;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成果鉴定,也是我们社会公布的成果来源。 为何我们社会总是与“官本位”挂钩,原来是我们领导的权威决定的;因为我们的领导者既是行政领导,还是技术权威;所以领导的面子决定了成果也是领导的。不是领导的成果,领导审查就会“枪毙”;即使是领导的成果,还要按领导的级别定成果的级别。你是高级领导,你的成果才会进入部级以上的级别;所以我们社会的成果是先由领导确定“结果”,再由相关部门或人员组织“过程”。正因为如此,我们的“过程”是形式;只要不违反“结果”,任何形式都是可以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的成功者永远是领导;谁见过一个无名的老百姓得到过国家级成果吗。这不“周老虎”现象是“官本位”必然结果

 

今天读汪华斌《“假虎案”引发对中国成果的全面怀疑》非常有感触。

“周老虎”现象是“官本位”必然结果 今天读汪华斌《“假虎案”引发对中国成果的全面怀疑》非常有感触。 沸沸扬扬的“假虎案”尘埃落地,公安机关正式确认了这是一起人为的造假事件;当事人及其相关人员都受到了相关处罚,我们社会似乎从这个案件的终结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然而一些有良心的中国人,却透过“假虎案”看到了另一个社会问题;那就是我们社会产生的多于牛毛的成果,有真的吗? 是啊!周正龙炮制的虎照怪胎,从酝酿、产生、演变;始终渗透着相关部门和领导的“权威”意识,缘于他们普遍认为“拍到虎照是偶然中的必然”。然而我们就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领导的指示就是“真理”;于是“专家组”的鉴定也得维护领导的“权威”,因此这个成果就鉴定出来了。这次如果不是网络把它作为一个公众事件而公开,恐怕这个成果会成为林业部的特级成果;各级领导都会成为成果的负责人。 正因为如此,开始还是有很多人是“挺虎派”的;是啊!专家学者们的现场鉴定,政府机关的层层审查;各级领导的公开表态,难道会怀疑一个农民作假吗。要知道我们社会的各类成果,全部是这样的程序鉴定出来的;先是各级领导的审查,再就是专家学者的鉴定;最后成果就产生了。我们的科研成果是这样鉴定的,我们的管理成果同样还是这样鉴定的;我们社会每年多于牛毛的各类成果,全部是这样的程序产生的;没有发生过异议,这次形成国民异议的应该是第一次。如果不是网络上公开成“公众事件”,异议还不是没有任何作用;我们的实际情况也是如此,相关人员不是得到了相关奖励吗。 1978,科学的春天给广大科沸沸扬扬的“假虎案”尘埃落地,公安机关正式确认了这是一起人为的造假事件;当事人及其相关人员都受到了相关处罚,我们社会似乎从这个案件的终结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然而一些有良心的中国人,却透过“假虎案”看到了另一个社会问题;那就是我们社会产生的多于牛毛的成果,有真的吗?

是啊!周正龙炮制的虎照怪胎,从酝酿、产生、演变;始终渗透着相关部门和领导的“权威”意识,缘于他们普遍认为“拍到虎照是偶然中的必然”。然而我们就是一个“官本位”的社会,领导的指示就是“真理”;于是“专家组”的鉴定也得维护领导的“权威”,因此这个成果就鉴定出来了。这次如果不是网络把它作为一个公众事件而公开,恐怕这个成果会成为林业部的特级成果;各级领导都会成为成果的负责人。

正因为如此,开始还是有很多人是“挺虎派”的;是啊!专家学者们的现场鉴定,政府机关的层层审查;各级领导的公开表态,难道会怀疑一个农民作假吗。要知道我们社会的各类成果,全部是这样的程序鉴定出来的;先是各级领导的审查,再就是专家学者的鉴定;最后成果就产生了。我们的科研成果是这样鉴定的,我们的管理成果同样还是这样鉴定的;我们社会每年多于牛毛的各类成果,全部是这样的程序产生的;没有发生过异议,这次形成国民异议的应该是第一次。如果不是网络上公开成“公众事件”,异议还不是没有任何作用;我们的实际情况也是如此,相关人员不是得到了相关奖励吗。

是我们老百姓创造不了国家级成果,而是真的创造出了这样的成果;只要没有署名领导,全部被领导“枪毙”了;因为国家级成果永远是属于领导的。就如同我单位负责人对我说,“谁叫你的论文比院士都多,你不下岗还有谁会下岗”。 是啊!“假虎案”的终结不等于我们没有思考,反而对中国成果产生了全面的怀疑。因为这次是周正龙个人造假都这么难证明,那要是我们的领导造假呢;是不是更难证明。那要是集体造假呢,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如此说来,我们社会的成果的确使人怀疑;难怪这些不能成为生产力的成果,却是领导们名利双收的途径。这样的成果,我们社会是不是应该越少越好。 “假虎案”的终结,应该是我们成果造假全面整顿的开始;不然我们的成果比西方国家多,我们的生产力却永远比他们落后;我们该冷静了。1978,科学的春天给广大科技人员带来发挥聪明才智的机会,像陈景润这些两耳不闻工作外的事人,全部身心在工作与研究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科研成果。随着科研工作和科研成果给大家的好处越来越多的时候,科技人员与“官本位”搭上线了,所有的科技人员都给冠以“某某长”“相当某某级”。由于这些是领导的关怀,也由于领导没有“成果”,因而科研成果就出现领导干部的名字,不管是放在前还是放在最后,因为作者也喜欢这样,也只有这样,才容易发表文章,才容易成名。还有很多很微妙的事情会跟在后面:不把领导的名字署上,领导审查时,全部按最低级别批;领导署名了,结果就按领导的级别往上报了;根本没有人来现场进行鉴定,就是在酒店里召开了一个鉴定会;吃喝玩乐后还有鉴定费拿,所以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们个个满脸笑容地签字了;再加上有哪个专家学者的成果不是这样鉴定的呢,全部是按领导定好的级别签字同意;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成果鉴定,也是我们社会公布的成果来源。

为何我们社会总是与“官本位”挂钩,原来是我们领导的权威决定的;因为我们的领导者既是行政领导,还是技术权威;所以领导的面子决定了成果也是领导的。不是领导的成果,领导审查就会“枪毙”;即使是领导的成果,还要按领导的级别定成果的级别。你是高级领导,你的成果才会进入部级以上的级别;所以我们社会的成果是先由领导确定“结果”,再由相关部门或人员组织“过程”。正因为如此,我们的“过程”是形式;只要不违反“结果”,任何形式都是可以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的成功者永远是领导;谁见过一个无名的老百姓得到过国家级成果吗。这不是我们老百姓创造不了国家级成果,而是真的创造出了这样的成果;只要没有署名领导,全部被领导“枪毙”了;因为国家级成果永远是属于领导的。就如同我单位负责人对我说,“谁叫你的论文比院士都多,你不下岗还有谁会下岗”。

是我们老百姓创造不了国家级成果,而是真的创造出了这样的成果;只要没有署名领导,全部被领导“枪毙”了;因为国家级成果永远是属于领导的。就如同我单位负责人对我说,“谁叫你的论文比院士都多,你不下岗还有谁会下岗”。 是啊!“假虎案”的终结不等于我们没有思考,反而对中国成果产生了全面的怀疑。因为这次是周正龙个人造假都这么难证明,那要是我们的领导造假呢;是不是更难证明。那要是集体造假呢,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如此说来,我们社会的成果的确使人怀疑;难怪这些不能成为生产力的成果,却是领导们名利双收的途径。这样的成果,我们社会是不是应该越少越好。 “假虎案”的终结,应该是我们成果造假全面整顿的开始;不然我们的成果比西方国家多,我们的生产力却永远比他们落后;我们该冷静了。

是啊!“假虎案”的终结不等于我们没有思考,反而对中国成果产生了全面的怀疑。因为这次是周正龙个人造假都这么难证明,那要是我们的领导造假呢;是不是更难证明。那要是集体造假呢,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如此说来,我们社会的成果的确使人怀疑;难怪这些不能成为生产力的成果,却是领导们名利双收的途径。这样的成果,我们社会是不是应该越少越好。

技人员带来发挥聪明才智的机会,像陈景润这些两耳不闻工作外的事人,全部身心在工作与研究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科研成果。随着科研工作和科研成果给大家的好处越来越多的时候,科技人员与“官本位”搭上线了,所有的科技人员都给冠以“某某长”“相当某某级”。由于这些是领导的关怀,也由于领导没有“成果”,因而科研成果就出现领导干部的名字,不管是放在前还是放在最后,因为作者也喜欢这样,也只有这样,才容易发表文章,才容易成名。还有很多很微妙的事情会跟在后面:不把领导的名字署上,领导审查时,全部按最低级别批;领导署名了,结果就按领导的级别往上报了;根本没有人来现场进行鉴定,就是在酒店里召开了一个鉴定会;吃喝玩乐后还有鉴定费拿,所以参加会议的专家学者们个个满脸笑容地签字了;再加上有哪个专家学者的成果不是这样鉴定的呢,全部是按领导定好的级别签字同意;这就是我们社会的成果鉴定,也是我们社会公布的成果来源。 为何我们社会总是与“官本位”挂钩,原来是我们领导的权威决定的;因为我们的领导者既是行政领导,还是技术权威;所以领导的面子决定了成果也是领导的。不是领导的成果,领导审查就会“枪毙”;即使是领导的成果,还要按领导的级别定成果的级别。你是高级领导,你的成果才会进入部级以上的级别;所以我们社会的成果是先由领导确定“结果”,再由相关部门或人员组织“过程”。正因为如此,我们的“过程”是形式;只要不违反“结果”,任何形式都是可以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的成功者永远是领导;谁见过一个无名的老百姓得到过国家级成果吗。这不“假虎案”的终结,应该是我们成果造假全面整顿的开始;不然我们的成果比西方国家多,我们的生产力却永远比他们落后;我们该冷静了。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