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什么是医生的职业情操  

2008-06-17 00:05:02|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医生的职业情操

   ——再次走进新浪聊天室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进入聊天室,今天来到聊天室的两位嘉宾是来自广东省卫生厅的两位代表,座在我旁边的是广东省卫生厅的副厅长廖新波先生。
    廖新波: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医政处主任科员孙炳刚先生。
    孙炳刚:大家好。
    主持人:汶川地震后,广东是最快派出救援队的省份,请讲一下具体的情况。
    廖新波:大家好,我终于回来了,我回来后大家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回来就好”,这反映出大家也知道这次救灾的艰苦性,让我讲什么时候出发的,什么时候回来的,在我的博客中充分的描述了。广东是反应最快的,最早出发的。从12日晚上接到卫生部的命令后,我们就迅速的组织了6支医疗队,整装待发。但是没有接到出发的命令,我和我们卫生厅党组非常着急的,因为灾情的时间就是生命,于是,我们主动跟卫生部主动的联系,在省委省政府的帮助下我们在13日晚上行程,当时大家是非常的兴奋和踊跃的,那种心情是很难形容的。
    如果看到我的博客,就知道当时有人就问我:“为什么还不出发?”网友的心情跟我们的心情是同样的,在这里我也向关心我的网友问好。如果说出发是艰难(主要是交通困难,见我的博文),实际上我们的行程更艰难,尤其在我们准备进入震中映秀镇的时候,我们更是想尽办法。我们在到达紫萍坝渡口的时候就已经开展了医疗救援,从这里开始就有很多的故事,要看网友喜欢听什么故事,我来回答网友的提问。
   我的身边是孙炳刚,是我最好的搭档,他在这次救灾中又是联络员,也是后勤,跑上跑下,既在现场,也在后方,后方是指跟指挥部取得联系,例如食物以及医疗队的派遣,都是由孙炳刚先生负责的。
    主持人:在此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在我们的手头上的资料显示出勇闯死亡谷、夜宿乱石滩,震中做手术,请两位跟我们分享一下救灾中的事情,有哪些事情是印象非常之深刻的?
    廖新波:勇闯死亡谷是广东医疗队走过第一关。我们是比较早进去的,与我们同时走路进去的就是重庆的医疗队,但是人数没有我们多,哪天是14日,当我们准备渡江的时候(只有一条水陆),当时有110多人,不可能一起同时渡江,我们带了很多的行李,有900多件,将近1000件,行李有轻有重,大部分是药品。渡船紧张,冲锋舟本来就是十几条,根本就无法将大量的物资运输过去,我们就化整为零,首先派出了医疗小分队,我就带领他们提前过去了。过了水库就是一片乱石滩和我们即将要闯的死亡谷,这些故事在我的博客中已经很详尽的,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死亡谷都有很大的风险,可以说我们走的不是路,白天看上去也不是路,晚上走上去就是乱石滩,前面走,后面的乱石就滚滚而下,下面就是滚滚岷江,队员如果一有闪失就会有危险,我们拍下了很多的惊险的镜头(如图),孙炳刚也拍了惊险的镜头。其中是一个护士滑下去,被人救起落了,但是护士紧紧的抓住医药箱,表现出了医务人员的职业精神。实际上,死亡谷在这个灾区到处都有的,去耿达这条路也被称之为死亡之路。为什么叫做死亡谷,因为哪里死了几个人,而且是老乡亲眼看到的,所以叫做死亡谷。这不是路,是泥石流形成的滑坡,非常危险。
   我故事讲的已经很多次了,大家也许会听的不耐烦的,实际上我们还有很多的故事,让孙炳刚讲一、二个感受最深的故事给大家听一下。
    孙炳刚:去了汶川和映秀让我最感动的几个方面是记忆犹新的,我特别感动医务人员在灾区不怕牺牲的精神,听起来比较简单,实际上到了汶川后危险是随时都有的,到处都泥石流,医务人员还要到废墟中救人,当时的废墟只有30厘米左右,只允许身材瘦小的人进去,高大的人进不去,如果有余震就会被压在里面。队员都是这样钻进去的,一只手撑在地上,另外一只手去救人,十几分钟体力就耗尽了,而且要趴着,当时医生手触到伤者的手很凉,医生就安慰病人说,你已经坚持了三天三夜,我相信你也可以出去的。(这里记录不完整。)
    廖新波:队里还有很多感人的故事,我的博客中讲了截肢的事情。余震的时候,医生一直在现场坚持为病人处理,没有离开岗位,还是继续的抢救伤员。其实,我回来后看了一些报纸,我发现报纸上也刊登了一些医生舍生忘死的日记,其中一篇就是,一位医生在救一位孩子的时候,听到女儿在喊“爸爸,我没有死!爸爸,救我”,结果这位爸爸救一个酸一个,别人的孩子同样宝贵。后来他的女儿死了,“我对不起女儿,可那时候听到别的孩子喊救命,我怎么见死不救呀!”这些都是动人的故事。
   广东队的医疗技术是不成问题的,我们去的都是技术骨干,技术是精湛的,作风硬朗,因此在医疗方面我们是不担心的,最令我们担心的就是物资供给的问题,因为我们去了哪里,哪里是一无所有的,带什么东西,反正二、三天的东西不能少,不管是吃的还是喝的,这种情况下我就告诉大家,我们的医生带的都是医疗品,包括药品和器械。
   有些队员听说要轻装过江到映秀,就着手术衣服,那是没有皮带的,这边的物资无法运输过去的,他们就拿绷带做裤带。孙炳刚也曾经拿着纱布做皮带的。这些小小的故事,例如在我的博客中,我跟孙炳刚各拿了半条香蕉,就是21条香蕉73人分。
    主持人:你们只是带了医疗物品没有食品吗?
    廖新波:也带了,但不可能带得很多的物品。我们闯死亡谷的时候,我背了很多食物,到了后来没有办法就开始减负,扔了一些压缩饼干。但是水不能扔的,我们不知道那里的水是否有污染。刚去的时候,那里是没有水的,水是在三、四公里处小溪,没有化验,也不知道是否可以喝。后来山上掩埋了尸体,水开始污染了,从开始轻度污染到中度,最后宣布不能饮用。我么就到另外一条小溪,那里的水很干净,仍然是可以喝的,但也有3-4公里远。

   除了简单的食物,医生带的当然是武器弹药,弹药就是药品,武器就是手术刀,虽然要求我们带二、三天的食品,实际上很多人带的都是一天左右的食品,甚至有的人没有带,为什么会出现一块饼干两个人分,这本来是不可思意的,但是确实真实的故事。因为有的人没有充分思想准备,没有带足干粮,后来又不好意思向别人拿。他们想,这些是人家用生命扛过来的,怎么好意思呢?也出现,两个人干啃一块方便面的故事,这些都是真实的故事,实际上反映了我们的艰苦,这样的故事不少。
    主持人:医生每天耗费很大的体力救人,是否会在食品缺乏的时候,影响到自己的体力。
    廖新波:我们都是城市中长大的,尤其是70后,80后的人,我是50后的人,多多少少经历了一些,但是也从来没有经历如此的严峻、艰险的考虑,没有吃的时候当然会影响到情绪,作为指挥官的我,医疗技术不用我操心,我要解决的就是吃的问题。我就跟指挥部联系是否有东西吃,是否有东西分,结果指挥部的答复说:“没有!”“我们部队也是两天一瓶水,几天都是吃稀饭”,因此我们就不再好意思向指挥部拿东西。当时,很多的救灾物资运不到,可以运得到的东西也是很少的,很多的东西都是需要运的,例如帐篷和防寒的服装,抢救的药品和食品等等,一时供应不上的,大家就只能自己想办法,自己救自己,也就出现了杀猪的故事。
    主持人:在你们去之前,在广东的时候是否想过当时的情况?
    廖新波:谁都没有想得到实际的情况,大家都会想到是比较艰苦、艰险的,因为有地震就会有余震,但是没有想到这么艰苦!那里什么都没有,路没有,信息没有,水没有,电也没有。因此跟电有关的都不能用了。例如最初的三、四天信息不通,家人焦急我们也焦急。19日后才有网络断断续续的信息,但是当时还是电话打不出去的。信息不灵,更不要说要送东西过来,路也是没有的。
    孙炳刚:路和桥梁都塌了,通讯也中断的,没有电,我们就是生活在孤岛上,后期的物资也没有上来的,这种条件还是艰苦的。在艰苦的条件下,灾区人民用善良感动了我们。我们到达映秀的晚上,老乡听说我们来了,当时我们是巡诊,当时是一对刚刚失去孩子的中年夫妻就做了一桶稀饭给我们吃,我们非常的感激他们这种善良的行为。
    廖新波:也有自愿帮我们做饭的。
    孙炳刚:在医疗队员巡诊的过程中,在大量余震的情况下,看到一个小女孩,只有五、六岁,知道女孩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肉了,正好有一个队员有一根自己没有舍得吃的火腿肠,就送给小妹妹,结果后面冲过来一个小男孩,“跟你说不要随便的吃别人的东西”,我们想难道警惕里面有药还是怎样?我们就问了这个小男孩,小男孩说我妈妈说了你们这么远来给我们看病,自己也没有吃的,不能吃你们的东西。因此,我们非常体谅到灾区人民的淳朴与善良,我们怎么会不好好的救助他们。
    廖新波:说到老乡的淳朴,例如他们看到穿蓝马夹的,他们就说同志们辛苦了,没有吃的吧,到我家去拿吧,这些香肠你们就拿去吧!说到这些,真的热泪望肚子里流。实际上他们家也没有什么东西吃的,他们家也倒塌了,我就问他们“你们也没有的吃呀”,她就说,我们习惯过年杀猪,做了很多的腊肠腊肉。现在人也没有了,家也没了,我们也要走了。这还有酸豆角,你们都拿走吧,我们也搬不动的。凄婉的声音令人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这么说,我们也不敢问他们家里发生的事,只好默默的接受。
   猪也是她们叫我们杀的,没有它她们的“劝说”,我们是不敢杀的,不管怎么是有组织纪律性的,有感情的。我们知道灾区人民很痛苦也很艰苦,在这个时候可以给他们解决一些问题,我们就会尽量的去做。他们是很可另的,也很淳朴,我们杀猪后给他们钱,他们不要,他们有钱吗?他们是没有钱的,但是他们震前的生活是很安逸的。从很多迹象表明,他们正在准备步入小康水平。就这时候在这个村里,突然来了天灾,他们的心里是很难受的。映秀,是一个美丽的名字,在这里,鸟语花香,小溪是很美,水很清纯,一场地震后什么都没有了,就象他们的村长说,没有了,我们的森林也没有了,我们漂亮的风景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但是他们表面看是无所谓的,有些人问我去了以后有怎样的感想,我说感想很多的。最让我感动的是灾民那种听天由命或者是灾后表现的很坚强,求生欲很强,还有重建家园的信心。
   例如叫他们出去,他们不走,他们说这是我们住的地方,不会走的,有很多的灾民住在很危险的小山涧中,他们求的是什么,没有什么求的,求的就是安稳的日子,我们也是没有什么可追求的。有人问我这时候的医生想的是什么?我说,医生就是救人的,就象解放军就要冲锋陷阵的。教师的天职是什么?你应该知道吧?不会是“跑”得快好世界吧?

   有人跟我说,廖厅52岁才从事军旅生活,我说这是锻炼的机会。医生和战士在这样的情况下是没有什么两样的,部队也是冒着生命危险,我们的医生在余震的时候也没有退缩。
    新浪网友:请廖厅讲一下进入灾区的路线和沿途的情况,例如救了多少人。
    廖新波:救了多少人,在我的博客中有的,总共是7000多人。进入灾区的路线是从佛山、深圳、广州、中山等城市集合了医生后到达白云机场,到了半夜12点我们就出发了,在飞机上得到了南航所有乘务员的敬佩,尤其是机长,现在回想他给我发的信息,真的很感激他们,他们也表示崇敬,希望我们一路好走,为更多的灾民服务。
   到了成都的时候,是半夜两点多,离开成都机场是2:40分,到了酒店时是4:00点左右,有的人彻夜未眠,我是差不多5点睡觉的,7点就起床了,联系了当地的卫生厅,当地的卫生厅看到我们这么早就进入成都,非常的感动。事后,有一封专门写给广东卫生厅的慰问信,由衷的感谢我们,这么早的进入灾区,为灾区人民提供医疗抢救服务。当天上午九点我们就离开酒店,当时的成都仍然是受到威胁的,没有几个酒店是安全的。我们当时住在卫生厅的招待所,总共是五层楼,还算是安全的,我们随着支援大军一直向着都江堰进发,越走人越多,车辆越来越多,红色消防、绿色部队,蓝色马甲的就是广东的医生。(因为我们不能穿白色大褂,不适宜抢救,所以我们就身穿蓝马夹)。我们都是停留在都江堰紫萍坝上准备渡江,部队可以乘坐直升机,我们不可以。跟我们同期到达的军医大,是空降下去的,他们住的是大帐篷。我们没有后勤供应,可能就得更加的艰苦。在紫萍坝,我们停留了二、三个小时,最后就渡过了紫坪库水库。14日晚上就停在映秀镇的外围的乱石滩。当时天已经黑了,晚上9点左右,总部让我们在下午三点到达映秀镇看来我们无法完成。这段路,确实令人难忘!当时老乡说只有四、五公里就到的,我们就感觉远远超过了四、五公里,因为背包很重,路就觉得越来越难走。我们就在乱石滩度过了寒冷的夜晚。我们目睹在这死亡路上,很多人都是匆匆忙忙地来,匆匆忙忙地去,走出去的都是逃命的,走进去的是支援大军,他们在这条不是路的空间中往返,确实别有一番感触。

    人们描述灾区充满一片凄凉的哭声,但是当我们进入映秀镇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听到哭声,在我们的眼前就是一片的伤员,就是躺在乱石滩哪里,等候飞机运走;再往前走就是一具具的尸体,惨烈的情景让我们永生难忘。随着日子不断地过去,尸臭就出现了。一般认为,大灾之后是大疫,但是由于防疫大军和医疗队伍的进入及时地了疫情的发生,这也是了不起的,当时外界媒体说发生了不明原因的皮肤炎和瘟疫都是一派胡言的,我们身在其中,都是好好的,不过当时的恶劣的情况和惨烈的场景让我们终身难忘。
    新浪网友:孙炳刚在博客中推荐了廖新波的一篇文章,写这篇文章时是怎样的心情。
    孙炳刚:在映秀镇战斗了十几天,有很深刻的感情,而且也不舍得离开队友,因为有重要的任务就回到了广州,走了以后,仍然怀念映秀和我的占有,当时的心情是复杂的,廖厅看了以后就写了一首长诗。
    廖新波:两种不同的感受,虽然在现代化的城市中花天酒地,熙熙攘攘,似乎很充实。但是当你到了那个境地,什么都不用想的,钱是没有用的。为什么我深有感触的说“我只是连长”呢,别人也很赞扬我,一个厅长都能呆这么久,说什么最高级的官员,最早期的进入的人等等,我都听惯了,我就是管111号人的连长,而且这个连长比正规的编制还差劲,就是一个连长,和他这样一个所谓的通讯员、参谋长,没有炊事班和勤务员。当时大家问我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我就是担心大家的身体,我告诉大家一个小的故事,我们没有饭吃,队员们烧水煮稀饭,有一个队员是深圳的叫做丁强,是山东人,不知道在博客中是否有写。
    孙炳刚:有写。
    廖新波:他就毛手毛脚的煮稀饭,当时直升机飞起来了,灰尘很大,大家就忙着盖盖子,盖子被吹起来了,后来灰尘就进去了,后来大家在上面盖石头,石头就掉了进去。我就说不要捞起来了,有人就说要捞起来,很恶心的。这个石头是从瓦砾中飞过来的,当时的丁强就说我来捞,他就提起80多公分的大锅,我就说,不能这样做,如果烫伤了你怎么办,不但是苦了你,也苦了我,这种情况下,不管在现场抢救,还是日常生活中鸡毛蒜皮的事情,我都要关心到,我最后自豪的跟他们的院长说,我将你的队员完整补缺的交给你,我就放心了,这个时候,昨天是父亲节,有人发信息给我,我认为做父亲就是难,尤其是当有引号的父亲。作为“连长”梦回映秀,也反映了另外一种心态。回来就好,什么都不要想了,英雄是暂时的,慢慢的就会被忘却的,我还做回我自己。大家也知道,我是一个性格开朗,直率的人,为什么我要开博客,直到昨天我的女儿告诉我一个故事,她说她的一个同学在跟一个某部长吃饭的时候,我女儿的同学就问,你们是否认识她(我的女儿)的父亲,她的父亲是谁,说是廖新波,他们就会说是最出位的厅长。我有我的执着,尤其是经过抗震救灾,我更不会说大话,也不喜欢说大话,感受就是回来就好,一切恢复原来的状态。
    新浪网友:在您的博客中提到,灾区的第一间医院已经建立起来了,现在的情况是怎样的?
    廖新波:建医院可以说是我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当时指挥部的设想是建战地医院,我认为但了(5月底)这个时候不存在“战地”两个字,我认为是恢复,“战地”就是抢救,我认为应该尽早恢复原来卫生院的功能。因此就在第二批救援队到了之后(5月27日),我就将这个计划列入我的议事日程。

    第一批走了以后,第二批做什么,我们来的都是顶级专家呀!我就思考,没有抢救任务,在哪里是傻干,是浪费。我的(恢复卫生院功能)想法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赞同,尤其是当地的指挥部的赞同。用了几天就建设了医院,大约是二天的时间,实际上在建的过程中,我们是一边设计,一边施工,一边布局,一边就诊开业。我们定了是在10日开业,所有的工作都是顺利的进行,我们也如期的开业,开业后得到了卫生部陈部长的赞赏,他昨天还说映秀的卫生院将成为灾区医疗卫生体系重建的模范。大家很关心映秀友好的医院建设,抗灾之后我们就要想如何恢复和重建,而不是永远停留在悲伤的环境之中。
   主持人:目前映秀的医院是否有广东的医护人员。
    廖新波:主要是广东省卫生厅管辖的医院的医务人员在哪里,我们的医疗人员越来越少,目的是将当地的医务人员尽快的招过来,尽快的恢复常态,现在回来的医务人员很多,原来是46个人,现在已经达到了40个人了,庆幸的是,只有几个医务人员只是受了一些小伤害,这是万幸的,他们走向正常后我们就推出映秀,留下的人越来越少,现在主要是由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六个专家协助他们进行灾后的重建。
    新浪网友:广东的医疗队被当地人称之为最有之战斗力的医疗队,你们听了以后有怎样的感受?
    廖新波:当然是很高兴的,我们得到了正确的评价,并不是我很高傲,实际上我们做了很多当地医院能做没有做的事情,例如指挥部将任务给我们,跟我说,你们的工作最有效果,你们是实力最强的,也是最能吃苦耐劳的,因为我们是最早进去的,因此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我们。
   也有很多后续的医疗队伍去,他就说广东医疗队做了很多的事情,你们也可以做一些,广东的继续巡诊,因此最有战斗力的是没有错误的,准确的说应该是最有战斗力之一的队伍,还有很多勇敢的士兵,我们也我做了士兵该做的事情。
   例如余震来的时候,医务人员没有走,职责所在。相对而言,余震来的时候,正在搜索探索生命的人员没有必要留在现场,因为没有必要做无谓的牺牲;但是医生不行的,他不能终止手术离开。实际上有很多小故事,例如在灾区中,有一个医生为孕妇做剖腹产的手术,丈夫本来在后面等待,这个时候地震来了,丈夫却跑了,医生跟孕妇说,“不要怕,有我在”,最后将孩子顺利的拿出来,才一起离开现场。这就是医生的高尚情操!丈夫都可以抛妻弃子,但医生却与患者一起,这就是天职,应该大颂特颂!因此说我们是最有战斗力的队伍是从各个方面的体现的,不仅仅是救人。
   主持人:灾难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其中有很多值得感动的小故事,我们在短短的时间内,没有办法跟大家全部的分享,我相信廖新波和孙炳刚会通过各种途径,例如博客和文章记录当时的小故事,大家可以继续的关注,现在最关键的就是重建生活,请两位嘉宾最后用一句话跟大家表达心情。
    廖新波:这次灾难是因爱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爱养育了你,也养育了我,希望大家继续关注灾区的建设。
    孙炳刚:灾区现在不需要眼泪,需要更多的关爱和支持,用我们的爱和一点点的力量帮助灾区重建。
    主持人:谢谢两位嘉宾今天跟我们一起分享灾区的故事。
    廖新波:谢谢大家。
    孙炳刚: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