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一次不寻常的告别  

2008-05-07 00:13:00|  分类: 波子诗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不寻常的告别

 

5月6日,这是一个难忘的告别日子。

这天一早,我疾驶番禺参加一位朋友母亲的追悼会。这是一次不寻常的告别。

我与逝者仅谋两次面。

去年的夏天,我接到有关部门的通知说一位在美国领事馆工作同志的母亲在广州病了,还挺严重的!叫我去看看,我去了,原来她患了不治之症。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病情有了好转。

在朋友母亲病情有了好转的时候,家人是多么的高兴呀!

朋友临离开广州会美国的时候,特意叫医院的工作人员到我办公室致谢!我又是多么幸福呀!因为我使人幸福!

天有不侧之风云,就在我朋友回美国后的不久,她打电话给我:“妈妈非常感谢您和您的医生们,但是最近总觉得上腹部牵拉痛,是疤痕还是什么?”她的心情我是知道的,无非就是要求我给她一个正确的答复。

我知道,她已经知道一二,这么急促地问我总是隐藏对我的一种信任与寄托!在我的脑海里,我始终没有去掉“癌复发”的主观判断,因为她不会相信!因为母亲总是这样的微笑和快乐。正是她母亲是如此慈祥、宽容和体谅,我不敢回答,因为我太无能了。

5月3日“沉痛哀告敝慈母昨晚辞世,特设灵堂在.......”虽然这是一个像陌生的信息,却又是如此的庄严、沉重,我不敢不回答,我即回“致以哀悼!”

5月4日“先母追悼会定在5月6日上午九点.....,特此布告。(名字)”原来是朋友的信息!噩耗使我浸入悲痛的哀思。我轻轻地敲打这键盘:“我尽量安排参加老人家的追悼会。”

“谢谢!先母生前一直盼望能见您一面。如能赴会,不胜感激!”

是的,朋友说的我相信!老人家在腹部胀疼不已的时刻,总在提起我的名字。也就在留弥红尘的前几天,朋友是这样恳求我的:“母亲很辛苦,您来见她一面可以吗?”当时听她这么一说,我的泪水噙满眼眶,我是什么人呀,这样令老人家想念!我要去看看她老人家,哪怕一句不真实的安慰语也好,也要让老人家得到安慰。

我没有去,百事缠身的我居然忘记了,真的忘记了!这是我的留给她老人家一件终身遗憾的事情。我相信她会原谅我的,会祝福我的!

我来,我准时地来看她了,她安详地睡着,她似乎也听到我默默地祈祷......

人的愿望就是这么简单的,正如她的儿子在悼念他慈母时说:“正当您对生活有了新希望的时候,您就走了,走得这么突然.......”一切的一切就是这么突然。

这是儿女的良好希望......

这么简单的期望我们却无能为力,却不能使人们从病魔中解脱出来,一切的一切就是这么简单。

“从悼词我更加感觉到履端老师的伟大,她培育了无数的英才,也培养正直、善良和有成的儿女,永远的怀念!”手机的容量就这么大,其实,手机容量再大,语言再多,也难以表达我对她的敬仰!

朋友回复了我。

她携带她两位幼小的儿女回美国了。

我依然记得我的使命!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