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作风西化的“老豆”  

2008-12-10 23:42:27|  分类: 波子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风西化的“老豆”

 

   也许因为对廖新波的了解和脾性的习惯,在妻子女儿眼里的廖新波,一切都显得很自然,在几次博客门中,他们一家人甚至没有专门讨论此事,只有在饭局的时候,廖新波忍不住要发表一通看法。

   对廖新波的“天真”表示担忧的,大量的声音来自网友,如一位网友的跟帖所说:“老哥,看您也挺年轻的,干嘛做出这样冲动的事情呢?小心官帽丢了!我觉得这里对您来说充满危险!要不您就什么也不要说,尤其是真话,要不您就多说点假话!这样您觉得有意思吗?”

   相对于众多政府部门官员接受采访要层层请示,要通过宣传口径层层审核,廖新波开博近三年来,一直像个独行侠,游走于体制内外,对记者的采访积极配合,从不推诿。他不仅仅冒天下之大不韪,点破医院反哺政府的事实,谈论医改方案时,更像一介草民般将矛头直指政府的投入不足。时代周报记者请他他谈论担任副厅长四年来的“政绩”时,廖新波紧皱眉头,显得很为难,对自己四年来的工作几乎予以否定,因为,在他看来,医改没有突破性进展,就无从谈所谓“成绩”。

   今年5月汶川地震,廖新波率广东医疗队奔赴灾区,一举为他赢得了公众的赞许,这对“没有政绩”的廖新波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

   在灾区,廖新波处处亲历亲为,去最艰苦的地方,晒得最黑,睡得最少,他自称连长,像带领一场战斗一样全情投入救灾,还传出“杀猪厅长”、“厅长厕所”等等传奇故事。廖新波发挥他实干家的斗志,不仅亲手宰猪为队员们解决生存问题,还与教授们亲手“刨制”就地取材的“厕所”……

   廖新波和他的“蓝马甲”医疗队的故事,随后被出版成书,取名《废墟上的蓝马甲》。

   女儿至今记得廖新波出发前赶回家收拾行李的那短短的十分钟。急匆匆赶回家收拾行李的廖新波来不及和女儿多说,也来不及打电话给不在家的妻子,头也不回地准备出门时,女儿说了一句:“老豆,抱一下我!”廖新波眼圈红了,已经24岁的女儿,只有在小时候会说这样的话。

   而在女儿的眼里,她所能记得的关于“老豆”(广东话,“老爸”)的趣事,只有在她关于小时候的记忆里去搜寻,长大以后,她发现这个“老逗”太忙了。小时候,住房还比较窄,女儿的房间只有很窄的一条长方形,廖新波和女儿玩捉迷藏,无处可逃的廖新波,竟然爬上天花板,硬生生地用手脚支撑墙壁两侧,横空倒卧于天花板之间。女儿说,“属猴的,不奇怪啊!”

   相对于几乎不在公众场合谈论妻儿家庭的中国政府官员,廖新波的作风显得很“西化”,他很乐意介绍太太及女儿的状况。这或许和他早年曾经留学美国不无关系,西方人在办公室也会摆放全家福,在周末会告知朋友,“我要陪伴家人”,但也和廖新波的率直更有直接关系。

   有一次从北京开完会准备回广州的廖新波遇到飞机晚点三个小时,归家心切的廖新波在机场诗兴大发,写下这样的句子:“人生几多三小时,游子归家皆欢喜。千里迢迢不畏远,家中娇妻眼望穿。”朋友们在博客上看见这样的句子,评价说:“虽然这不是波子写得最工整的诗歌,但文字中那一以贯之的率真与现实中的廖厅毫无二致,从未改变过。”

    女儿考上大学后,读了一年医学,后来转系读新闻传播学院的设计专业。显而易见,学医将是一个更为顺畅的选择,父母都在医疗系统工作,今后的人生路径几乎就设计好了,但女儿终究发现自己还是喜欢设计专业,为此,廖新波和妻子联名写信给女儿,一家人就这样书信往来,摆事实,讲道理,最终,廖新波和当医生的太太对女儿的选择表示理解和尊重。

   而在女儿看来,父亲在官场的种种表现和几年来所经历的诸多风波,只是一种性格使然,她狡黠地说了一句:“我爹只是必然中的偶然而已。”并不表露忧虑也无沾沾自喜之意,颇有老廖的淡然随性之风。

 

被廖新波捅破的缺口
 

     2008年7月,广东规定行政首长言行不当可被免职。这是《广东省政府部门行政首长问责暂行办法》中的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对所属各部门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职责,或者政府部门行政首长在公众场合的言行不适当造成重大失误或不良社会影响的行为,将追究行政首长责任。

   虽然无从揣测此一规定出台的背景,但依此规定对照,廖新波的大胆言行无疑有点像在走钢丝,随时可能遭遇雷区。

   时代周报记者随机采访卫生系统的地方官员,无人表示愿意明确评价他们的上级领导----廖新波。某地市一位卫生局局长对记者的提问显得颇为警惕,“现在医改方案出台,正是敏感时期,我不能随便发表意见。”

中山大学行政管理学院的教授郭巍青认为,廖新波的存在,捅破了原本封闭的体制的一扇窗口,探出来“透透气”,与其说廖新波“出位”、“另类”,不如说他恢复了官员作为公民之一员的鲜活本性,去掉了过去体制内的那种一体化的话语方式,还原了个体的生活气息和本来面貌。

   在郭巍青看来,广东是最有条件产生这类官员的一个地区。毗邻香港的广东人,很早就接受了香港电视台中官员讲话不打官腔、媒体随时对政府提出尖刻批评的氛围。同时,广东人的精神特质,也一直是一种平民气质,将官员称为“波子”而不是“厅长”,这是广东的语言特色。

    学者郭巍青就是一个资深网民,2008年4月17日,郭巍青以网友的身份,受邀参加了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与网民的见面会,在会上为广东的发展建言献策。因此,郭巍青对廖新波的存在不仅理解,而且赞赏,在他看来,廖新波有底气破坏所谓的官场“潜规则”,在于他是一位学者型的官员,以学术、医术见长,不依赖于行政体系中的官场教科书、空话、套话。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学系教授毛寿龙在赞成官员博客的沟通意义之后,也提出了一些不同意见。毛寿龙认为官员博客可能存在隐忧。他提出,在私人性的博客空间里,讨论一些公共性问题,可能导致公私不分。具体说,就是官员意见可能会受到网友影响,从而使公共权力偏离公众性。毛寿龙进一步提出这样的观点:“政府官员开博客,目前‘制度建设意义不大’,不如完善政府公众网站来体现民主。

    但在廖新波看来,等待政府公众网站收集民意,不如自己主动出击,建立个人渠道、个人平台更加切实可操作,耿直的廖新波已经不愿意再等待。廖新波在新浪网和人民网的博客,均由自己掌握,亲自发帖,网友的每一条意见,对他来说,都弥足珍贵,他不仅回复,而且收集到了他的博客丛书当中。

    2008年12月1日,往京城开会的廖新波,在飞机上完成了一篇博文,题目是《医改,不是省油的灯》,再次捅破体制中所谓征求意见一般流于形式主义这层窗户纸。

  “新方案即将出台,大家对‘四梁八柱’的讨论似乎失去旧日的热情,因为普遍认为‘指导意见’可能就是‘新方案’了,再说也无济于事。现在大家的焦点又集中在投入多少的问题上。”

   这篇文章发表时间是23:31分,直到凌晨两点,记者MSN上“医生哥”的头像一直亮着。短暂的招呼之后,“医生哥”忙着写一下篇博文。网友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论及医改了,但仍能够从他的系列文章中看出,廖新波一直“固执”地在追问:政府究竟能否在医疗卫生方面,投入得更多?

 

对话廖新波:

 

时代周报:有人说你善于利用媒体?
廖新波:媒体也很会利用我啊!从我身上挖掘了不少新闻,完成了他们的工作。我觉得这种“利用”是褒义的,正面的。当然,有时候互相之间也会有误会,甚至媒体会为了制造新闻断章取义,这个我都能够理解,只要不是大问题,我采取的态度是淡然处之。

时代周报:也有人说你不适合做官,主要指你的性格不符合官场的既有套路和游戏规则。
廖新波:我不是不适合做官,适合不适合是一个客观的说法,我是不会做官,主观上,我对职位看得比较淡,我说我就把这个职位放在桌面上了,随时来取!我是明的,而别人是暗的,我只能做我自己所能够做到的,我敞开胸膛任人评判,有人以为我是作秀,我只是一个普通公民,尊重事业,不昧良心,做我所喜欢的事情而已。

时代周报:有人暗示或提醒过你,不要发表过多言论,或者示意你关闭博客吗?
廖新波:明确的是没有,各种提醒、招呼是有的,但至少没有领导明确要求我必须关闭博客。最近汪洋书记也说了,要打开“言塞湖”,我所做的,就是广开言路,这没有什么不好。我们缺的是,官员在群众中树立人格魅力,而不是权威,是要靠文化、知识、能力和人格让群众信服,让群众敢于反映真实的情况,说出公众的期望。我们是没有任何思维定势的,实事求是地来做事,就无愧于心。

时代周报:经历多次风波,有过顾虑吗?有人认为虽然你没有被要求关闭博客,禁止发言,但是仕途也许会受影响,也许就“到此为止”了,给你这个有限的空间“让你自个玩儿”。
廖新波:有人善意提醒我的时候,会思考一下,但最终我还是弄明白一个问题,我害怕的是群众不满意,也害怕医生不满意,我是爱面子的人,所以我很看重群众是否满意。职位谁也不会完全没有考虑,但我目前在这个岗位工作很满意,基本上能够发挥我的特长。

时代周报:你对新一轮医改方案的批评很尖锐,这是卫生系统的工作,你不为本系统说话,基于什么立场?
廖新波
:官员也是群众的一员,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不能用僵化的思维来看待这个问题,都是在为国家为群众做事,这个立场是一致的就足够了。具体的工作要分具体问题来看,只要是从专业的态度去看的,就可以发表不同意见。

时代周报:有人说你说话像“愤青”的态度,比如毒奶粉事件中对三聚氰胺的控诉。
廖新波:可能因为我和网友接触很多,很多网友跟我联系,对我提出意见,早期的时候,还对我的博客内容和文章提出批评意见。跟他们接触多了,我的语言就是比较随意的,没有条条框框束缚的。网民有的感情,我也一样有,网民心痛的,我也一样心痛。

时代周报:你认为自己是一个好的官员么?在争议声中有没有感受到压力?
廖新波:我认为我基本上是一个合格的官员,要努力做一个好官。我们社会为什么不能有活着的好官呢?压力也是一种动力,我的人生信条就是要充实地度过每一天。

 

 不会做官的廖新波  之一:菠菜园”的水手

 不会做官的廖新波 之二:博客风波与狮子座厅长

 不会做官的廖新波 之三:作风西化的“老豆”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