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齐二药事件医院该不该担责  

2008-01-24 08:3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二药事件医院该不该担责

     今天报纸称,“亮菌甲素事件”唯一幸存者经过医院的治疗和抢救,包括肝肾联合移植,昨天不幸去世。至今官司未断,实属遗憾!

 

       两周前本人谈了《“消法”“医法”两法不融》,主要阐述的是《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简“消法”)不适宜在医疗活动中应用,今天继续谈一下医院该不该担责。

 

    这次事件是深刻的,一起很多人的思考。我们非常希望国家能够尽快制定和完善相关的制度。使今后类似事件的受害人的损失得到公正的赔偿,医院也免于陷入难缠的旋涡之中。

     
2006年4月22日广州市中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以下简称"中山三院)的多名重型肝炎患者在使用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二药")生产的假药“亮菌甲素注射液”后造成肾功能衰竭,导致13名患者死亡,两人病情加重。

 

      从2007年8月2日起,11起假药"亮菌甲素注射液"受害人及家属起诉中山三院,中山三院追加假药“亮菌甲素注射液”使用单位、假药生产企业和经营企业为共同被告的索赔案件,在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陆续开庭审理,11宗案件的总索赔金额高达2000余万元。

 

    一时间社会上众说纷纭,有人说医院应当承担责任,卫生部新闻发言人说医院不应代替责任主体承担责任。在此案中医院应否承担责任,我是比较同意以下北京某律师的观点的,我们是否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去认识(这只是我个人看法,不应成为我的行政依据,应该由法庭说话):

 

     非药品生产销售企业不应担责

    “亮甲素”事件受害人的损害事实非常清楚,齐二药应对此负全部的损害赔偿责任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假药“亮菌甲素注射液”的使用单位——中三院是否应在“亮甲素”事件中担责是否应成为诉讼对象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产品质量洁》第26、41条之规定由齐二药承担责任是无争议的,有争议的是该法第43条: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问产岛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销售者要求赔偿。据此许多人支持这样的观点受害人是在医院使用的药物,故医院就是法律规定中国销售者即受害者可以提出要求医院先行赔偿的诉讼请求,然后再由医院向产品的生产者追偿,但是也有人提出,医院并不是产品的销售者,医生的开药行为也不是销售药品,故不应向医院索要赔偿。医院内设立的药剂科与药店单纯卖药不同,是医院诊疗行为的延续,药剂人员负有指导医师正确用药和审核处方的职责,同时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给患者拿药的。特别是医院针对住院病人和危重病人的用药,更是医师诊疗行为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医院和患者一样也是药品的使用者,也是被假药欺骗的受害者。

 

    另外还有人认为,医院在购进药品后,价格上加入一定比例利润,这样也等同于销售药品。需要说明的是,医院在药品价格中加入加成率是国家给予的相关政策,用于补偿国家补贴的不足,来保障医院的正常运营。所以不能认为医院是销售者。

 

无过错方不应代过错方受过

      根据《药品管理法》第26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第26条的规定,医院在购进药品时只需对药品进行验收、表面识别,并对药品生产厂家合证资质、药品注册证、药品质量合格证进行审核即可,而不是对药品质量进行鉴定。中山三院在购进“亮菌甲素注射液”时,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是合法的药品生产企业,该注射液是具有药品批准文号的合格药品,医院的采购理序也是合泣的。那么医院在给患者使用“亮菌甲素注射液”治病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呢?本案患者以医疗损害赔偿案件为由起诉中山三院,医疗损害赔偿案件是属于一般侵权范畴,其适用的是过错责任原则。医疗损害侵权行为的构成要件,就是看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有过错,如用药适应症、用药剂量和治疗方案等方面有无过错,其患者的损害后果与医院的过错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如无过错依法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据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卫生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以及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组织专家分别对中山三院的诊疗行为作了鉴定,认为中山三院对11位假药“亮菌甲素注射液”受害人的治疗无过错。故中山三院在此次事件中,不应当承担医疗侵权赔偿责任。但中山三院是否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呢?我国《民法通则》第130条规定“两人以上的共同侵权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该法条明确指出承担连带责任的前提是共司侵权,中山三院在本案中已经相关部门鉴定不存在过错不存在与生产药厂共同侵犯患者权益的事实,不符合我国法律规定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形,故也不应在此事件中承担连带责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在假药“亮菌甲素注射液”造成患者损害时能及时发现、积极救治、主动报告、采取措施制止了损害事件的继续发生,正如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所说,“作为这样一个负责任的医疗机构,如果要承担一个不负责任的医药企业生产假药所造成的损害后果的话,这不公正”。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