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美国立法缓解医患矛盾  

2007-04-23 11:15:59|  分类: 医生哥谈医院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立法缓解医患矛盾
 
   昨天将一篇《如何计算医生的价值》一文转摘发表,同时也提出我们的几个问题,也许引起了不同的“震动”,讨论一下也有好处。今天经过朋友的推荐,我将在文摘报上发表的一篇关于美国如何立法缓解医生与患者之间的医疗矛盾的事例。虽然在不同的国度人们对医疗行为的认识不同,对健康的价值认识不一样,但是,文章所提到的一些思维和对医疗纠纷处理的态度是很值得我们借鉴的。我说的借鉴并是“照搬”,“照搬”一定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也不能解决美国的所有问题。但是,“立法”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勇气的行为。


  医患纠纷已成为一个社会大问题。为了平息患者怨气,美国至少有27个州已经通过法案,鼓励医生为失职而道歉,同时不必担心道歉的话会成为呈堂证据。

态度不同结果迥异

  日前,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查尔斯顿市发生了一桩医患纠纷案。纠纷案主角名叫谢尔曼"赛兹莫尔,是当地一名老牧师。赛兹莫尔于2006年1月19日入院接受一个探测腹部疼痛原因的手术。

  当时,来自罗利麻醉协会的一名麻醉师和助手给赛兹莫尔注射了全麻麻醉药。但由于麻醉深度不够,直到手术开始16分钟后,赛兹莫尔才因全麻而失去意识。在此期间,他忍受了巨大的疼痛,但却无法移动或喊叫。

  术后两星期内,赛兹莫尔无法入睡,也不愿一个人待着,经常做噩梦。但是,他却从未被告知,他的痛苦记忆是因麻醉不当引起的。2006年2月2日,赛兹莫尔终于忍受不了巨大的精神折磨开枪自尽。

  赛兹莫尔两个女儿为此将罗利麻醉协会告上了法庭,并要求赔偿。她们的代理律师称:“术中的无助和疼痛显然给赛兹莫尔的心理造成了伤害。”

  与赛兹莫尔两个女儿的态度形成对照的是另外一起事件:罗得岛州普罗维登斯市的眼科整形医生迈克尔"米廖里最近给一名中年妇女做了提拉下垂眼睑的整形手术。

  第一次手术后,这名妇女的眼睑显得太高了。第二次手术之后,她的眼睑又显得太低了。面对这种结果,米廖里不得不告知这名妇女还需要做第三次手术,而他开头的话便是“对不起”。在接受第三次手术后,那名妇女的眼睑终于被整好了,而米廖里因为勇于道歉而没有遭到起诉。

“道歉”法案存争议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支持这样的“道歉”法案。有些医生还被警告说,永远不要向患者承认医疗事故,以防患者起诉。

  普罗维登斯市律师斯蒂芬"米尼库奇说,在打官司时,医生向患者表示同情几乎没有任何用处,道歉和承认失误反而能成为案件的关键证据。他说,如果一名医生出庭说:“对不起,我杀了你的母亲”,他不可能被免罪的。

  与此同时,另外一些律师也认为“道歉”法案不公正,可能将阻止一些医院内部关于医疗事故的报告成为呈堂证据。

  波士顿一家医生组织还散发传单,提醒医生不要说出“过失”、“失误”、“过错”或“疏忽”等词。该组织发言人称:“我们鼓励医生为医疗后果而道歉,但没有必要为任何可能发生的失误而道歉。道歉并不是认罪。”

[相关资料]
美国的医疗纠纷

盛玉红

 

   美国自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医患纠纷就逐渐步入了“医疗过失”或“医疗疏忽”法律诉讼时代。起诉医务人员案例直线上升,相应的法律法规和判例不断涌现,保险费率和赔偿金额不断攀升。

   为减少医疗事故并促使医疗机构和专业人员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美国国家质量保险委员提出建议,今后要让医生和医院公开报告他们的服务和治疗,并把病人的付费与他们的治疗结果联系在一起,就像消费者的一般消费一样,好则付费,不好则不付费或退货。这样会大大减少本可避免的死亡和因劣质医疗而付出的巨额开支。这种实实在在的监督可能极大减少医疗事故,并最大量地减少医疗事故,并最大量地减少医疗纠纷和人际的矛盾与仇恨。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