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血头考问无偿献血机制的缺失  

2007-04-17 00:25: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期10天的全省血液管理检查已经结束,但是在我脑海的思考还没有停止。虽然说全省绝大部分地区没有存在象人们顾虑的揭阳现象,但是,揭阳事件已经给我们各级部门和政府敲响了警钟:血液安全事关人民群众的生命和健康,事关国家的声誉,事关各级政府的的执政水平,也给我们的监督和管理机制提出新的挑战!正当我在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一位叫“医的眼”的朋友撰写了一篇具有一定深度的文章给我,我没有加任何的修改和评论转摘在此,供大家思考和评论。
 
血头拷问无偿献血机制的缺失
 

   揭阳市出现血头疯狂组织卖血的事件,确实叫人触目惊心。人们除了指责不法分子利欲熏心、一些监管人员玩忽职守外,是否还应该看到:这一表面上偶然的现象,隐含着目前无偿献血有效的激励机制缺失导致的必然结果呢?

     血头能够组织起来卖血说明当地的血液来源并不是非常充足。如果当地的群众都能自觉献血,能充分满足临床用血需要,何来卖血行为?1998年10月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明文禁止血液的买卖行为,实行无偿献血的政策,切断了一些专业卖血人员的后路,保证了血液的质量和安全,肯定是一个进步。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个很现实的矛盾:以后怎样来保障血液的正常的临床供应量呢?《献血法》只是提倡18-55岁的健康公民自愿献血,无偿献血更多的是一种自觉的个人行为。虽然各个机关、大学、部队等会有组织地光荣献血,但毕竟还含有些许行政干预的味道,还含有些许迫不得已的意思。有个别单位给献血者奖励休假、旅游,我很明白正常的献血行为对身体无害,我如果在该单位,肯定每次都积极报名,岂不快哉!可是不是每个单位都有这个条件的。看来无偿献血并没有上升为每个人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自觉的高尚行为。我国的经济水平、思想道德水平、法律水平等都还没有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出现这种情况实在不足为奇。

     所以我们要充分、现实、客观地看待这一现实。如果无偿献血没有任何激励机制,临床用血肯定还要紧张。少数纯粹利他主义者的行为确实是高尚而值得崇敬的,但也不能根本扭转现状。献血法也规定了有关部门应该对积极献血者给予以精神为主的奖励,但如何奖励并没有统一标准,更没有统一的政策。广州市规定如果个人献出合格的血量超过1000毫升,其本人、配偶、子女、父母用血是可以免费的,实际上是免去用来采血、检验等需要付出的成本。而且当用血紧张时献血者可以优先于非献血者获得临床用血。毫不掩饰地讲,个人(不是单位组织)到血站献血的许多人正是冲着这点去献血的。我们不必要去指责这些人太势利,他们的行为客观上就是对他人、对社会有利的,我们就应该肯定。他们的行为最起码比不愿献血者要高尚得多。让公民牺牲个人利益去成就一项基本没有任何回报的事情是不公平的,自然在现实生活中这类事情往往难以行得通。我们应该承认个人利益的固有性,按照资源最优配置的公平原则,在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前提下,给予献血者及其亲属充分的照顾,保护其积极性,最重要的是有利于整个社会的最大利益。

     尽管广州市有了这种激励措施,但并没有充分的事实表明临床用血已经充足,闹血荒的事还时不时会发生。除了献血无害的观念还没有真正深入人心外,还要反思我们的激励措施是不是已经到位。显然,作为个体来说,特别是适合献血的年轻的健康的个体来说,需要输血的机会还是很少的,也就是说,用血的优惠权、优先权很难用得到。正因为如此,无偿献血的积极性就受到了影响。我建议,优先权还要适当扩展到医疗以外的地方去。比如说排队优先。排队几乎是每个人都要碰到的事情。中国人太多了,办很多事都要排队。春节买车票要排长队,而且往往好不容易排到自己了又没票了;到银行要排队,高峰时要等上几个小时;买基金、买股票要挤着排队;办各种证也要排队,到邮局要排队,等等。假如不用排队献血者就买到了火车票,他是多么骄傲啊,他这个普通人也享受了领导和明星级别的待遇。买基金也不用排队了,他比别人多了更多的实惠。别人羡慕吗?那就跟我一样拿出行动来吧。政府不能强制人们献血,但政府可以鼓励可以引导而且也应该在政策上对献血者有更多的倾斜。这样体现了对作出表率的人的支持和鼓励,体现了对作出贡献者的尊重和奖励,政府也并没有投入多少,成本是低廉的,效果应该是好的。对社会风气有益,对自己有益,对他人有益,何乐而不为?而且这样做跟无偿的理念并不冲突,政府并没有直接给钱给物,政府不过是给献血者创造了更多的机会。相信此举会充分调动无偿献血者的积极性。当然要提防有人会钻空子,但只要制定一个好的管理、监督办法,完全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

     一直以来,人们总是下意识地将无偿献血披上了高尚道德的神圣外衣,而实际运作中真正体现者仅限于捐献者,对医疗机构等中介组织的约束却不多,隐含着极大的不公正性。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种做法,不能淡化人文关怀,对无偿献血者予以足够的重视。优先权的提出始发因素是为了增加临床用血和医疗科研的供应量,但是最终目的是为了拯救生命。必要的补偿与血头交易不能等同,补偿主要作为一种精神抚慰与社会鼓励手段,不会导致所谓的亵渎人格的问题,不违背“无害、有利、尊重、互助、公正”的医学伦理学十字原则,而且更体现了一种人文关怀。

   献血是这样,捐献骨髓、肾脏、肝脏等器官,以及身后捐献眼角膜、遗体等也是这样。只是志愿身后捐献者应该将优先权提前至生前享用。

     献血无害的宣传还要深入,人们观念的更新还要加强,包括给予优先权的法理观念。这样,无偿献血才能走上健康的道路,临床用血才不会频频告急,血头才不会再次出现!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