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医生哥波子

信和为贵

 
 
 

日志

 
 

中国医改需要一个远景  

2007-03-21 16:04:39|  分类: 医生哥谈医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医改需要一个远景 
 


   贝汉卫博士(HenkBekedam)从2002年8月开始担任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在今天出席的《中国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合作论坛2007》上做了一个《携手合作,改善中国人民健康》演讲。

   事实上,世界卫生组织确实是一名咨询师。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之一,中国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重要成员,一个俱乐部会员。咨询师向俱乐部会员提供咨询,但是俱乐部会员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以及如何采纳建议。

   两年前他就这样认为“在卫生问题上,指出问题很简单,但是如何去修正它往往很困难。”

   他对目前的中国医疗体制的评价是:近年来中国领导对卫生问题的重视程度有了很大提高。但认识到问题很简单,解决却困难多了。在卫生问题上,中国政府让市场走过头了。公共卫生不是一种普通的市场商品,只有政府才能提供最好的财政支持与服务,而现在政府撤退得太远。公共卫生显然是公共品,有很多方面是市场不能发挥作用的。比如疾病监测和预防,如果我得了肺结核,不被治疗的话,就可能传染给周围的人。这方面市场是不起作用的,政府必须介入。

   2002年,大约60%的医疗开支是由个人负担的;国家只承担16%;在城市,医疗保险大概负担了26%;而在1980年,个人承担20%,国家是40%,医疗保险为40%。尽管美国、欧洲、日本等地允许私营机构进入医疗市场,但至少也有44%的资金是政府提供的,几乎为中国的3倍。

   他认为中国卫生系统有三个主要问题。一是可及性(accessibility),现在有支付能力的人才去看病,没钱就没法看病。在农村,需要去医院治疗的人口中,40%的没钱负担。当然,过去几年里大多数医院的技术设施得到了提高。所以医疗服务是有的,但人们负担不起。

   第二个问题,医疗开支一直在增长。从2002年到现在,中国GDP的6%花费在卫生健康上。其他国家也一样。GDP的6%投入医疗绝对足够了,这意味着中国目前平均每人每年有60到70美元的医疗开支,我想这是很多钱了。

   要控制卫生开支,可以从三方面着手:政府、医疗保险和个人。政府和保险的开支是可以控制的。比如出台一些保险方面的政策,不再为昂贵的处方提供资金等等。难以控制的是个人开支,而这又是中国医疗开支中最大的一部分。所以,在目前的状况下,中国很难有什么机制可以去控制开支的增长。我担心,这样下去,在五年里,中国医疗开支会上升到GDP的10%,或者8%。

   第三个问题是不公平。在卫生问题上,你会发现沿海地区比西部好得多。但即使在东部发达地区,如北京、上海,流动人口在获得医疗服务方面仍有很多困难。所以不仅沿海与西部不公平,一个市区里也有不公平。这也是我们认为政府应该介入的一个原因。

   农村合作医疗在20世纪80年代被废除,可以说是因噎废食。合作社也许对经济发展作用不大,但可以帮助人们获得基本的医疗服务。曾经的赤脚医生,变成了药品销售人员,他们以此谋生,因为合作社不再提供工资。

   最近一些地区在试点“新合作医疗”。但现在的体制是自愿的,而且针对大病支付。这都有问题。

   由于现有的医疗保险只覆盖大病,得了病的一般只有3%到5%的人可以到医院治疗。也就是说,其它95%的人贡献了资金,但没有得到任何东西。而这又是一个自愿的体制。你想想,如果你很健康,一年里你得不到好处,两年也得不到好处,第三年,你就不会继续投保了。你会发现,只有那些经常得病的人才会留下来参加保险。这样的保险制度多半会破产。所以,自愿参加、对大病进行支付,这两者的结合效果很差。

   被低估的另一个方面,是保险的监督成本。当保险公司接到一个保险单时,他们会问“您真的摔伤腿了吗?他们为什么要检查这个,为什么费用这么高?”他们会有一些人来审核这些问题。这方面的费用被严重低估了。过去有合作社,行政管理成本几乎为零,合作社处理一切。因为群体很小,他们会知道,某某真的是摔伤了自己,必须去医院。

   如今是在一个县的级别进行评估,而一个县一般有50万的人口。所以,他们要花费大量时间、金钱去审核,谁将支付这些开支呢?

   他说,中国大概有11个政府部门对卫生问题承担很大的责任。其他国家通常会有一些部门负责,比如负责食品、水的安全的部门。但11个部门对卫生负责,这有点太多了。

   为什么不好?因为它太复杂了。如果你想改变医疗卫生的某一方面,11个部门都应该朝同一个方向行动。如果计划不清晰的话,这个部门往这儿走,那个部门往那儿走,最后哪里也去不了。所以机构方面也应有一些变化,

   我想,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政府在卫生问题上应该扮演什么角色,政府应该发挥什么作用,比如确保每个公民都能获得基本卫生服务,以及确认安全和开支控制方面的责任。

   我个人认为,重要的是提出一个远景。比如说,这是我们十年后将要达到的目标。如果不把这个远景描画出来,每个人都会向不同的方向行动。

   我想,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弄清楚政府应该做什么,市场的留给市场解决。

   我们相信,在如下方面,如疾病监测、安全等问题上政府应该介入,政府应该给这些部门提供全部资金,还有这些部门工作人员的薪酬。如果不给从事疾病监测、安全问题的人员很好的薪酬,他们就会去做其它事情,这很自然。

   其它方面则是公共卫生中具有优先性的一些问题,如艾滋病、肺结核、肝炎等。如果政府不是深度介入的话,问题会很严重。所以别把这部分交给市场。

   另外,必须给医疗服务提供者恰当的薪水。在公共卫生领域,尤其是预防方面,比如对儿童进行免疫,如果不给医生提供足够的薪水,他们多半会离开,或者,他们会对临床医疗更感兴趣。因为临床医疗可以收取费用,而预防领域得到的很少。

   在卫生问题上,想着病人是不够的,还要考虑卫生服务的提供者。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